广论三部曲

广论班要不要远离“色情10P性交大师”?

字号+ 作者:本地风光 来源:未知 2015-04-16 07:56 我要评论( )

许多人努力在学藏传佛教的《广论》,当有人劝他应当离开藏密时,他则回答说:“我不会去修藏传佛教的双身法,我不会邪淫的。”或是说:“那(双身



  许多人努力在学藏传佛教的《广论》,当有人劝他应当离开藏密时,他则回答说:“我不会去修藏传佛教的双身法,我不会邪淫的。”或是说:“那(双身法)是有修行的人才能修的(我现在修行不好,我不会去修的)。”然而不论直接说“我不修”,还是婉转地说“我条件不够”,这样的人事实上已经都了解宗喀巴是属于人类中难得一见的“10P色情大师”,是位服膺《时轮本续》双身法灌顶无上瑜伽修行的藏传佛教徒。如果是辩说:“我们《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没有讲双身法。”他若不是不懂《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止观,就是装迷糊。对于宗喀巴在菩提道的《广论》止观不了解的人,其实也可以从他的密宗道的《广论》中,读到他如何教导弟子在佛殿中放肆上演“活春宫”来亵渎诸佛菩萨,还表演“吞淫液”等A片情节;这些于“福智广论研习班”、“佛光山人间卫视之收视的广论班”、“佛光山分支道场教授的广论课程班”、“佛陀教育基金会广论班”的学员竟然还是老神在在,充耳不闻,这色情10P性交的宗喀巴永远是他们心目中神圣而无可取代的上师、至尊!

  因为他们心里面都有一个潜伏的炸弹,永远有一个根深柢固的种子,就是认为:“只要是大修行的人,他们要怎样都可以,都没有关系;和弟子上床作爱,这个算什么?他们是人间难得的大师欸!”他们从来没有检验自己老早就有这样的邪见,他们过去生就是因为不精勤持戒,犯了很重的淫欲行,这就是无法脱离的本业所酿成的恶因,所以今生学佛才会遇到“传淫欲法”的藏传佛教大师!

  佛陀无远弗届的“百世必淫”的阿鼻地狱的悬记

  对于如是耳闻、或阅读评论而了解宗喀巴是色情大师,但却宁死也都不肯脱离藏传佛教,一直坚持待在“广论班”修学而纹风不动的人;佛陀直接以金口悬记果报,很特别的是 佛陀并不是“告诫”,这是很少见的情形!

  佛陀说即使这样的藏传佛教学人的意志坚定,忍耐不淫欲;然而继续轮回,到了第九辈子之后,有的人就会动摇,还是会来“修学”密宗道,一定会和上师一起进行这污秽的无上瑜伽性交灌顶!若是慢的人呢,终究早晚还是会来学这个双身法,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世;在末法一万年之间,只要时节变坏,就会来修!因此,这些亲近藏传佛教《广论》的人未来世中无一幸免,最后还是要倒大楣。末学不得不于此大声疾呼,佛陀于经中表示:我今日于法会上,悬记如是之人一定会入阿鼻地狱【以下为小注→《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九:“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CBETA, T19, no. 945, p. 151)←本小注到此结束】,无一例外!

  请问“广论班”的教导师、听课的学员,既然你也说自己学的是佛法,对于 佛陀的金口:“从此生九辈子到一百辈子之间,地狱大门等你大驾光临”,如是悬记诸位,你们哪一位能够出来应答呢?如果真不服气,哪一位可以代表藏传佛教,站出来呛声来反对佛教的 佛陀啊?

  唉!所造的孽过重─亲近藏密时,不愿听劝悔改,反而继续鼓励亲朋好友来听闻《广论》,注定是无法脱离 佛陀的悬记!不论是出家在家、修与不修,佛陀的“百世地狱悬记”已是定论,任何一位真正佛教中的贤圣都不会也不可能插手干预!甚至身上穿著台湾佛教的袈裟,却胆敢教导《广论》,摆明了就是将本师 释迦如来的话当作是过耳的东风!因此,面对这样嚣张还自称是“出家的释子”,请问有哪一位“不识相的菩萨”胆敢插手违逆 佛陀的悬记?

  《广论》学人就是密教学人,往往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了一场超越数千年的世纪大风暴;佛陀从两千五百年前就已经预记了今日此时此刻,而这些人还是悠哉悠哉、还是无所谓,硬著头皮,就是要刻意试著淌这一场浑水,尝一下会不会真的导致后世如此果报,真是令人莫可奈何!好好的人生,你随便去过都行,何必干犯 如来绝对真实的预记呢?何必干犯诸贤圣们的“众怒”呢?真是何苦来哉!

  说别人坏话的人,也不是好人?偏偏佛陀就是那“说别人‘坏话’的人”

  这些密教学人还流传说:会说人坏话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愚人听起来似乎有道理;然而我们考察下来,原来这句话就是特别针对 佛陀祂老人家说的!

  佛陀于两千五百年前,就已经预记了各种名目的出家人开的、在家众办的“广论班”而亲近藏传佛教,都是违背 如来的嘱咐;如果说这样是说坏话,那么 佛陀这样无可变更、也绝对不会变更的悬记,就应该是超级特大号的“诅咒”。而这样所谓的坏话,正是我们最慈悲的 佛陀,这个愿意出现于这个惨绿人间来救护众生的佛教教主所说的。

  这样的话,你们藏传佛教还要当作是“坏话”,显然连教主在经典上白纸黑字的话都不想听,请问你信的是哪门子的教啊?应该是你从身体的每一根骨头都爱上藏传佛教吧!你每一寸肌肤都在呼喊著我是藏传佛教的信徒!每一滴血都流著喇嘛的基因吧!

  我们仔细端详历史,没有任何一个时期可以像台湾目前这个节骨眼,这么了解藏传佛教有双身法,因为拜达赖喇嘛大力推销之赐,告诉台湾民众:“我们需要双身法!”【以下为小注→ 达赖喇嘛,《藏传佛教世界 - 西藏佛教的哲学与实践》:“当行者在密宗道达到较高层次时,他们会被要求去寻找明妃或勇父以作为入道的动力,当进行双运时,男性行者有较高的证量就可以帮助女性行者证悟佛果;同理,女性行者如果有较高的证量也可以协助男性行者证悟。因此不论行者的性别,其效果是互补的。”,立绪,2004、页110。←本小注到此结束】然而华人世界都是基于和佛教一样的人伦理念,和谭崔意识走向欲性是无法共通的!

  然而如同英国作家狄更生在《双城记》所说:“那是最美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我们同时在这样了解藏传佛教的真正面目时,遇见了业重的众生,他们完全被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的贪爱符咒控制了身心,他们一步一步加强他们对于喇嘛双身法的信受;他们人格的堕落,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而且竟有这样多的学人不顾社会的舆论,奋力修学《广论》,开始他们宿命的恐怖悬记旅程?不知道未来数十年之后的台湾情景是如何,那时我们这一世代的人或许已经全都凋零了,而我们未来的接棒者又将是以怎样的心情来迎接明日的天空呢?又是以怎样的心情来看待这群走不出自己生命之道路的人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