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三部曲

三大阿僧只劫成佛变成了即身成佛

字号+ 作者:佛教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4-16 07:57 我要评论( )

佛陀说菩萨要经历几十个阶位的修学,于无生法忍的亲证后,即生到如来家之后,还要经过近两大无量数劫的修行,然后十方如来才会予以灌顶而受法王子


  佛陀说菩萨要经历几十个阶位的修学,于无生法忍的亲证后,即生到如来家之后,还要经过近两大无量数劫的修行,然后十方如来才会予以灌顶而受法王子职。假使有菩萨利根而又精进,勇猛不懈,可以化长劫入短劫,很快成佛,把别人钝根又不精进而历经三大无量数劫修完的三乘菩提,在快速的短劫中修完,还是一丝一毫都无有所遗漏,才能成佛;因此,化长劫入短劫的大精进利根菩萨,看似缩短了成佛的时间,也仍然要修完三乘菩提的全部,成就如来藏妙心中的一切种智以后,才能成佛。

  然而即使是佛教大乘利根菩萨的精进而能够短劫成佛,藏传佛教的学人则是一点都不欣羡,他们可是万万都无法接受的,为什么呢?

  一来、他们可不想要无量劫的修行,他们一刻也不能等,他们要的是“马上成佛”、“即身成佛”。

  二来、他们可不想修习三乘菩提深妙法道,他们需要既快速又简单的法可以即身成佛,而三乘菩提中连最粗浅的声闻菩提断我见,在经典中说都需要作勇猛的四加行,如此思惟观行精进不懈,然而藏传佛教的学人于过去生熏习的佛法正见很少,对于三乘菩提的义理难以接受,心中疑见不断,当然全都无力修习,更别说是实证了;即使当他们开始实修三乘菩提,不论是哪一乘,都必须断除我见,必须重新检视意识与身识,确认其为生灭之法,那么藏传佛教所修持的,也是最引以自豪的双身法乐空双运淫乐境界,就会跟著成为生灭法,再也无法弘扬了,也无法再有理由勾引女信徒合修双身法来享乐了,藏传佛教密宗就必须全面废除而回归佛教了。

  三来、藏传佛教喇嘛们要的可不只是灌顶成为法王子而已,藏传佛教在法义上如此辛苦的扭曲与布局,就是为了要“即身成佛”,因此他们将《菩提道次第广论》最后提到的“止观”联结到《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印度教谭崔瑜伽的双人合体“灌顶”,因为他们所要的是一灌顶就是究竟“即身成佛”!透过双身法的修行,达到第四灌第四喜高潮的时候,那时候乐空双运而不漏精液,那就是成就至高的无漏法,就是即身成佛。

  如是遐想,不肯老实修行,无法安忍菩萨的无量劫修持圣法,无法安忍菩萨应该修习的全部佛法而另外创造新佛法,这样的致命性的法见谬误,就是造成这部《菩提道次第广论》无可避免于荒腔走板!

  《广论》藏传佛教的双身法“止、观”变成了禅定、般若波罗蜜?

  宗喀巴认为要说到止观,就应该回到声闻地来修学,他认为 弥勒菩萨所说的《瑜伽师地论》中的“菩萨地”的“摄决择分”中所谈的“止观”,就是在说“声闻地”的“止观”【以下为小注→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又庄严经论及无著菩萨,于菩萨地大乘对法摄决择分解彼意趣。又摄决择分于止观二法,指声闻地,故声闻地解释最广。”(福智之声,民94.3,页379)←本小注到此结束】;然而我们看到《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一的“摄决择分”,开宗明义,便点明“菩萨法”和“声闻法”如此不同:“阿赖耶识”不同于“意识”,如来并且先声明这样殊胜的第八识:“我于凡愚不开演。”如来不在凡夫和愚痴的声闻圣人面前,开演这样殊胜的法,因为恐怕他们智慧微浅,又误会阿赖耶识真我,将会返堕常见之中而重新执取意识等生灭我,误以为阿赖耶识如来藏就是他们所认知的“世间我”、“意识我”【以下为小注→ 《瑜伽师地论》卷五十一:“问:前说种子依,谓阿赖耶识,而未说有有之因缘广分别义,何故不说?何缘知有广分别义?云何应知?”

  “答:由此建立,是佛世尊最深密记,是故不说。如世尊言:‘阿陀那识甚深细 一切种子如瀑流 我于凡愚不开演 恐彼分别执为我’复次,嗢拕南曰:‘执受初明了 种子业身受 无心定命终 无皆不应理’”(CBETA, T30, no. 1579, p. 579)←本小注到此结束】。所以,如来的“最深密记”之法义如此不同,如何说大乘的止观、小乘的止观可以相同?

  再者,整部《瑜伽师地论》在“声闻地”的“止观”名相只使用了十四次,其余二十八次都是出现在大乘法的讲授里面,足足多了一倍的数量的“止观”都不是在“声闻地”所说。为何宗喀巴认为谈到“止观”时,都必需要回到“声闻地”?

  所以,我们可以了解,这只能说明当时宗喀巴虽然故意要让人觉得他要锐志改革藏传佛教,其实他真正的目的乃是要以改革的表相来遮掩双身法过于浮滥的弊端,也是要为意识境界的双身法取得合理的空间;因为当时藏传佛教其他派别广修双身法已经泛滥成灾,这样下去恐会祸及整个喇嘛的生态与存在,但是他既不能否定藏传佛教的核心修行—无上瑜伽双身法,而他自己又很喜爱双身法的快乐境界;因此他必须要展现出改革的样子,先写了《菩提道次第广论》来建立意识为常住不坏心,先建立意识心为可以来往三世的结生相续心;但是暗地中却又继续推广双身法,所以他又继续造了《密宗道次第广论》,教授男女交合求乐的无上瑜伽双身法。

  然而为了掩人耳目,因此他必须要把正统佛教中的法义名词拿来包装;但他并没有深入了解佛教的经论,其实是读不懂;又为了符合藏传佛教六识论的主张,因而刻意将大乘和小乘的止观混为一谈,执意要回到声闻地来谈“止观”,刻意排除大乘佛菩提道中的止观;因为这样就可以避开藏传佛教无力实证第八识的困局,就不必受困于无法实修大乘第一义谛止观的窘境;也因为声闻地所谈的法都是蕴处界等世间法,从不涉及法界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当宗喀巴以声闻道取代佛菩提道时,藏传佛教就可以免除实修佛菩提道的必须性了;然后再把声闻道的法义反转过来演说,把 如来说的意识是生灭法的圣教反过来,坚持说意识是常住法,可以出生世世的名色而指称为结生相续识,然后欺瞒众生说,他们已经修完菩提道才开始修学密宗道,所以佛教(显教)远不如密教。

  在 佛陀时代,声闻弟子都是在信受 佛陀开示有一个入胎识—第八识—的前提下,再来观行蕴处界的无常、苦、空、无我等二乘四圣谛的法要。因此声闻解脱道一向是在蕴处界等世俗法范围中用心修证止观;而菩萨除了对于声闻所修蕴处界的止观修证以外,还有对于第八识法界实相心的止观修证。宗喀巴因为宗本于六识论的断灭见,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因此他能够观行的部分也只有蕴处界的局部,他无法现观法界实相心第八识,因此他不得不特别强调声闻地的法;因为他的能力也只能抄袭这个部分,虽然抄错得很离谱,但是毕竟比较起来,只有这一部份的义理可以抄袭。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