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三部曲

第二部曲 意识境界的执取─教化篇:建立三士道取代佛道

字号+ 作者:如来藏网 来源:未知 2015-04-16 07:57 我要评论( )

宗喀巴以《菩提道次第广论》来总结 佛陀的一代时教,然而他却故意忽略 佛陀所证得的一切种智、唯识种智;成佛之前所要断尽的所知障,却被他曲解


  宗喀巴以《菩提道次第广论》来总结 佛陀的一代时教,然而他却故意忽略 佛陀所证得的一切种智、唯识种智;成佛之前所要断尽的所知障,却被他曲解为“烦恼障的一部分”,变成了“烦恼障里面的习气种子”,于是宗喀巴和他率领下的《广论》学徒们,全都不必求证真如心如来藏了,不必追求开悟明心,也就不必打破所知障,因为这开悟对一切学佛人都太困难了,对于完全不懂佛法般若的宗喀巴而言,当然是更加困难了;所以只要把所知障合并到烦恼障中,解释为烦恼障,他和所有藏传佛教法王及信徒们的困难就一次解决了,但却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只是掩耳盗铃,终究还是难逃明眼人的破斥。

  本来这二障是截然不同的两者,但藏传佛教就是有办法可以东拉西扯全面改造,来笼罩初机的学人,硬著头皮也要将这体性差异这么大的两者,合并成为一个烦恼障,让成佛前应断的“所知障”凭空消失!也就是说宗喀巴一开始的如意算盘,就是将二障混同为一障,他从来没有打算要讲解 佛陀的“佛道”,因为他愚痴的心灵真的不懂什么是 佛陀所说的“所知障”!

  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宗喀巴继承了阿底峡以六识论邪见而建立的“三士道”,以此来阐扬总结佛教,他更大剌剌地声明他是以“声闻地”来作为他“止观”的重心。我们随后将会发现,“三士道”本身具备了许多独特的“恶见”,而且它表面上确实是侧重于声闻的二乘法,单单《瑜伽师地论》中的“声闻地”就引用了六十二次,包括最重要的“上士道”的“止观双运”,也几乎是基于撷取“声闻地”部分文字,来暗地为未来密宗道双身法铺陈。又为何宗喀巴谈论到应该是“大乘法”的“止观”的时候,必须要回到小乘法的声闻地来谈呢?难道这《广论》中的“止观”不是“大乘止观”?或是他误会了佛法的“止观”?甚或是这两者都被他所误会了?这些疑点,我们将会在后文一一加以厘清。

  下士道—归依的凡夫;中士道—小乘解脱法;上士道—回归止观?

  我们先从《广论》的“三士道”来谈起,宗喀巴以为的下士道,是应当亲近善知识,应当于恶道的业果生起极度的畏惧,因此能灭除消弭种种于现法上的追求,应当思惟人身无常,进而归依三宝,修持不共世间一般人的戒法律仪,勤修十善业道,灭除十不善业,这就是“下士道”【以下为小注→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今当略说道之总义,谓于最初道之根本,即是亲近知识道理,故于彼上当善修炼。次于暇身,若起真实取心要欲,彼从内策令恒修行,为生彼故当修暇满。次若未灭求现法心,则于后世不能发生猛利希求,故当勤修人身无常,不能久住,死后流转恶趣道理。尔时由生真心念畏,便能诚信三宝功德,安住皈依不共律仪学其应学。次于业果当由多门引发坚固深忍信解,是为一切白法根本,勤修十善灭十不善,相续转趣四力之道。如是善修下士法已……”(福智之声,民94.3,页555)←本小注到此结束】。

  宗喀巴的中士道,则是阐扬二乘声闻人的解脱道,劝令学人应当多多思惟轮回中的过患,而心生厌离,再来观察因为“烦恼”以及“业”而有生死,因此应该“乐于断除”;于“戒定慧三学”能够产生“决定信解”,特别对于所受的“别解脱戒”,应该勤加修学【以下为小注→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当多思惟,若总若别生死过患,总于生死令心厌舍。次观生死从何因生,当识烦恼及业自性,发起真实乐断之欲,便于真能解脱生死三学总道,能引定解,特于所受别解脱戒,当勤修学。如是善学中士法已……”(福智之声,民94.3,页555)←本小注到此结束】。

  宗喀巴要大家如何进入上士道呢?学人应该要发起“大菩提心”,要听闻菩萨的广大行,如法受持“心律仪”,要“学习六度、四摄”,宁可舍命也要防护根本罪。在修学六度中的最后二度时,应当于静虑上引发正定,然后要生起“无我的正见”,于静虑、般若上,分别安立“止、观”名,最后修学“止观”而成就上士道。这就是宗喀巴所引为傲的总结 佛陀教法的“菩提道”中的“三士道”。

  混淆不清的三士道—十二有支

  宗喀巴对于如是的三士道【以下为小注→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此复是说,思惟恶趣十二有支流转还灭为下士类。次进思惟二善趣中十二有支流转还灭为中士类。如是比度自心,推想曾经为母有情,亦皆由其十二支门漂流生死发生慈悲,为利彼故,愿当成佛,学习佛道为大士类。”(福智之声,民94.3,页186)←本小注到此结束】,他归纳为:“思惟恶趣十二有支”的“流转还灭”是为下士,更进一步来“思惟二善趣中十二有支”的“流转还灭”则是为中士,最后“推想”自身曾经作过“众生有情的母亲”而因为“十二支门”的“漂流生死”苦海而“发生慈悲”,为了利益大众,所以“愿当成佛”,这个就是“上士”。

  能够思惟恶道、善道、佛道而能“流转还灭”,这个就是宗喀巴所谓的三士道的区别。《广论》中这些文字乃是抄袭经论而来,然而,宗喀巴所说内涵为何?实际上到底应该如何,才是 佛陀所说的流转还灭呢?

  首先,应该要认识这“十二有支”的缘起法,这是具备“缘觉种性”根器的人,才能受用这样十二有支缘起法的教导。因此宗喀巴的三士道将凡夫性的世俗人,一股脑儿都归入到“十二有支的缘起法”中修学,是个相当含糊笼统的说法,也是不懂种性的愚人,其实是用来笼罩不懂佛法的一般人。否则,以刚刚来归依佛教的人而言,如是“下士道”的人,若是问他什么叫作“十二有支的缘起法”?结果十之八九都不晓得,这样还说什么“流转、还灭”,如何还更区分为“恶道”、“善道”、“佛道”呢?

  佛陀说:人天五乘—人、天、声闻、缘觉、佛菩萨,而此中说有三乘菩提—“声闻、缘觉、佛”菩提,这样就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佛道中的区分与要旨了,实在无劳宗喀巴另外花费精神剪贴经论文字来随意编造一个新而不同的“三士道”!

  根据 弥勒菩萨于《瑜伽师地论》卷六十一提出了二十四次的“下士、中士、上士”【以下为小注→ 举《瑜伽师地论》卷六十一:“复依修习思惟方便,建立三人:一者、有人唯得励力运转思惟,二者、有人有间运转,设得无间,要作功用方能运转;三者、有人已得成就任运思惟。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又依己得修差别故,建立三人:一者、有人已得内心奢摩他定,未得增上慧法毘钵舍那,二者、有人已得增上慧法毘钵舍那,未得内心奢摩他定;三者、有人俱得二种。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又有三人:一者、有人已得有寻有伺三摩地,二者、有人已得无寻唯伺三摩地,三者、有人已得无寻无伺三摩地。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又依住修差别,建立三人:一者、有人住染污静虑,二者、有人住世间清净静虑,三者、有人住无漏静虑。初名下士,次名中士,后名上士。”(CBETA, T30, no. 1579, p. 643-p. 644)这中间也可以看出,弥勒菩萨的止观继续讲到三摩地。←本小注到此结束】,这可能是宗喀巴继承阿底峡创立“三士道”的灵感的来源;他藉此创新三士道来浓缩佛教的“三乘菩提”,然而 弥勒菩萨所说的“三士”却是根据种种的法来依次递进各各分成三士,代表种种的根器上中下品差异,哪里是宗喀巴几乎都解释不清楚的三士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广论三部曲 前言

    广论三部曲 前言

    2015-04-16 07:57

  • 第一部曲 意识境界的变相分支─理论篇:走向细意识的永恒

    第一部曲 意识境界的变相分支─理论篇:走向细意识的永恒

    2015-04-16 07:57

  • 第三部曲 意识境界的终曲─实践篇:双人行淫的止观双运

    第三部曲 意识境界的终曲─实践篇:双人行淫的止观双运

    2015-04-16 07:56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