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论三部曲

《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密意

字号+ 作者:如来藏 来源:未知 2015-04-16 07:57 我要评论( )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冠首,先说明自身和“空行母”、“空行佛母”的密不可分的关系,来作为伏笔;紧接著提到学人必须将“上师”当作是“


  宗喀巴于《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冠首,先说明自身和“空行母”、“空行佛母”的密不可分的关系,来作为伏笔;紧接著提到学人必须将“上师”当作是“佛”,又应该以“妻子”、“命根”,来奉献服侍自己的“三昧师”以示真心向道,并舍弃正统佛教的戒律,改以藏传佛教独设的“三昧耶戒”作为学密者的根本戒律,以及真正的依归之处。再来则以“一人”或“双修”乐空双运,明说世间人会觉得难以接受这两者之间的差异,然而藏传佛教的“智者”却能了解教法是有“开遮”上的不同;又说女阴“智慧”和男阳“方便”不可须臾分离,智慧明妃与方便勇父必须常常结合而“止观双运”,表示双身修法并不违背藏传佛教戒律。其中还有另一个清楚明白的指示:《菩提道次第广论》应以《密宗道次第广论》为依止,菩提道只是密宗道的前行准备的方便学习的功课。

  宗喀巴极力阐扬密宗,因此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书末,清楚明白地提出藏传佛教所引以为傲的“灌顶”:如何于灌顶之中,产生“天身”来实践“天瑜伽”;在乐空双运的相应方面,要学人特别注意“三昧耶相”─“骨鏁”、“骨杖”,在尸骨以及其所制成的法器中寻找真谛。

  其中又点出六、七世纪才崛起的“密咒大乘”来和“波罗蜜大乘”作为相对,最后则说明集密教大成的“金刚乘”的殊胜,是超越佛教的教主 释迦牟尼佛所说的“大、小乘法”;以上《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伏笔,强烈突显出所谓藏传佛教的密宗道双身法,是和 释迦牟尼佛所宣示开演的佛教迥然不同,与 佛陀的教理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以下为小注→ 不能说使用佛教的名相就是佛教,例如:当 释迦牟尼佛宣扬佛教的义理时,和当时印度大陆所流传的教法完全大相径庭,而 佛陀则将之前的各哲学、修学、修行都说是外道法,要大家来归依三宝,然而在这其中,佛陀使用了当时印度所认为的修行的名相:涅槃、阿罗汉、如来、梵、有、三界、轮回、业等等,祂却很清楚表示,那些口说这些名相者实际上都不清楚这些名相的真正意义,只有祂所说的佛法才是真正的正理,并且加以一一阐释其中的义理意趣差别。反观密教崛起之后,却是回归印度教的意识心我见的常见外道,却还要恋栈借用佛教的种种名相,可是对于其中的义理却无法宣说,却还要大言不惭说自己还是佛教!如果这样单纯使用佛教的名相的密教,也可以称之为“佛教”,那 释迦牟尼佛还没有示现于人间之前,这人间不就是已经有外道婆罗门、沙门所宣扬的“佛教”了吗?难道这道理可以讲得通吗?所以只有名相,不能说是那名相表征的教理,更何况,密教从来没有真正能够宣说佛教教义以及名相之人,如何说有任何一点一分的佛教的内涵呢?又如世间的一贯道也大量使用佛教的名相,难道这就是佛教吗?所以佛教名相会被这些别有居心的人来使用,无非是要来利用佛教的招牌来吸取佛教的资源,如同世间的商标仿冒永远层出不穷。←本小注到此结束】。

  《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的这些“语句”,从“空行母”、“妻子”、“三昧师”、“三昧耶戒”,到“双修”、“止观双运”、“灌顶”、“天瑜伽”,这些所要表达的真正意涵,必须回归到藏传佛教的核心经典《密宗道次第广论》,才能将其中所隐含的真正意旨,予以清楚详尽的解密;才能令藏传佛教的学人豁然开朗,前后呼应,而了解整个密教、密宗、藏传佛教所传承的“无上瑜伽”,以及所教示“即身成佛”的秘密奥义。

  然而,所谓的密宗道的这些奥义,却和 释迦牟尼佛所传的三乘菩提的佛教的根本义理是截然不同的,而且大异其趣!这些被藏传佛教夸耀为超越 释迦牟尼佛的教理而却非 释迦牟尼佛所传授的“即身成佛”奥义,正是宗喀巴、达赖喇嘛、日常法师所最殷切期盼学人深入了解、修学的密宗道。

  说白了,宗喀巴的意思是:《菩提道次第广论》是密宗道的前行方便,是为了修学密宗道而精心施设的,要到了《密宗道次第广论》才能发显藏传佛教所要教导的真义。宗喀巴将佛教 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佛法,归纳为《菩提道次第广论》,然而他对于 释迦牟尼佛“三乘菩提”的深广教义是不能领略受用的,并且因为不能如实理解,反而是大大地有意见!甚至 释迦牟尼佛所得证的“佛菩提道”的究竟无上殊胜的佛地果位,对于宗喀巴的密教来说,还是不够殊胜。因此他继续撰写《密宗道次第广论》,将“密宗”放在“佛教”之上,说“密宗道”胜过 佛陀的“菩提道”,认为“密宗”胜过“佛教”,是真正究竟无上之法!

  但是如果直接拿“密宗”和“佛教”来评比,会直接冒犯了佛教徒的大忌讳,也将显示“密宗”是“佛教”之外的信仰与宗教;因此历史上的密宗弘扬者就说“佛教”是“显教”、“显宗”;而“密教高超胜过佛教”的说法,就会变成“密教胜过显教”或“密宗胜过显宗”,而“显密”两者都同样是佛教,就不会令人觉得突兀而产生疑窦【以下为小注→ 这样的说法是唐朝翻译当时在印度崛起的密续典籍的一行、不空等人,他们所造成的结果,从此“佛教”就变成了“显教”,相对于密教而存在;最早的“显教”的意思都是“显示教理”,“显”是动词的意思,然而到了密教别有居心的人翻译密续之后,“显教”就变成了专指正统佛教的专有名词,这些的证据还在今日的大正藏三藏十二部经教里面,藉由电脑以及中华电子佛典CBETA的经文语汇搜寻系统的协助,可以证实“显教”的意义在唐朝遭受到扭曲。←本小注到此结束】;如此说久了,以讹传讹,积非成是,以至于后来的佛教文献,后来的佛教修学者,就很自然接受了“显、密”并立的说法,以为佛教一开始就有“显密”两宗的区别,以为这“显密之说”是本师 释迦牟尼佛的说法,如此便将原本子虚乌有的“密教”纳入到佛教的体系来。

  有人因此被密教的教义所吸收,成为忠实的信徒,也对于密教以及现今的藏传佛教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死心塌地信受密教所宣称的双身法所证的佛果才是真正的报身佛,显教所证的佛果只是化身佛,使得“佛教”被彻底贬抑而成为“谭崔密教”的附庸。这群不知底细的学佛者便信以为真,跟随弘扬密宗的上师开始崇密而抑显,走入意识境界的外道法中。如果你对于以上的说法,一时不能接受而感到强烈的质疑,觉得笔者是不是无的放矢?不实的指控?那先请稍安勿躁,冷静一下,不用急著下定论,我们再继续往下来看看更多的证据。

  引人侧目的“即身成佛”

  密教─今日的藏传佛教所最自鸣得意的殊胜教法,就是“即身成佛”,自认为远远胜过佛教所弘传的三大阿僧只劫辛勤修学才能成就的佛果;一般藏传佛教、密教最普遍流传的说法是:佛教(显教)太浅【以下为小注→ 实际是并没有什么显密的说法,在印度半岛大陆块所发生的历史事实是:密教将佛教长期蚕食而逐渐消灭了。←本小注到此结束】,必须等到佛教(显教)修学好了,才能修学密教(印度的谭崔无上瑜伽)而即身成佛。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附录:

    附录:

    2015-04-16 07:56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