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箭呓语

自 序

字号+ 作者:真心 来源:未知 2015-04-14 21:47 我要评论( )

邪箭呓语----破斥藏密外道多识喇嘛《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正元居士著- --------------------- 佛教近数十年来



  邪箭呓语----破斥藏密外道多识喇嘛《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正元居士著-

  ---------------------

  佛教近数十年来在台湾之发展,由于四大名山等藉企业化之方式经营,表面看来是十分兴盛,佛教徒号称有数百万之众。又自1997年达赖喇嘛首次来台“弘法”后,加以台湾许多大法师,竞相夤缘藏密(应称为喇嘛教)喇嘛以自抬身价,更因不知喇嘛教底细,误以为喇嘛们真的如同他们自己所称的实证佛法了,便转向喇嘛教求法,导致近十年间之藏密喇嘛教发展十分快速,许多佛教徒更因大法师之转向而追随修学藏密,如今喇嘛教信徒亦当有数十万人以上。

  然不但所谓四大名山之所传仅为表相佛法及世间法,毫无真正触及佛法之二主要道——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不知大乘佛法与经典中的种种所说都以如来藏的实证为核心;亦不知二乘佛法的实证,仍是以相信佛说有如来藏常住不灭为大前提,方能使无余涅槃成为真实、常住不变而不落入断灭境界。二乘法中所有无学圣人,都是以本识如来藏常住作为中心思想而断我执,但不必亲证如来藏;佛教从释迦牟尼佛创教以来就以如来藏为核心,初转法轮时就已经如是,《阿含经》中处处记载著这样的实例,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七册中已明确的举证《阿含经》中是如何的说明这个事实。此外,大多数佛教信众及一般社会大众更不知:喇嘛教之法,只是将佛法名相套用于彼等“祖师”从外道所学得之世间法中,喇嘛教的所有修证内容,其实都是外道法的世间境界相,套用佛法实证的名相来笼罩佛教徒,本质绝非是佛之教法,而是外道法。一般人不但如此,且受未悟者及媒体宣传之蛊惑,让广大信众误以为喇嘛教是更胜于显教之究竟成佛的法门。如此李代桃僵之结果,恐将又重演古天竺佛教灭于密教之历史。

  平实导师此世以无师智自参自悟以来,因不忍表相佛法似极兴盛,实是圣教衰微,犹如悬丝,故挺身出世弘扬正法,以振兴世尊正教为己任,以唯一佛乘之实质,开演阿含、般若及唯识等三转法轮经论之真义;故于见此佛教逐渐走向藏密喇嘛教化之趋势,而教内竟无人知此演变之严重性,故蒐集汉译藏密书籍262册,佐以往世所了知之喇嘛教法义秘密,针对其中重大之错谬与邪见,撰写了五十六万字之《狂密与真密》,于2002年初开始分四辑出版,将一般人所不了解喇嘛教之索隐行怪的内涵,完全揭发出来,已证成:

  ●喇嘛教乃是索隐行怪之宗教,继承天竺密教所蒐罗的种种奇奇怪怪之世俗邪见法门,渗入佛法中,再以之作为佛法修行法门。如:甘露法、迁识法、灌顶、修练拙火、宝瓶气、观想中脉明点……等,这些其实只是将常见外道法,套上佛学名词的外衣而说之为佛法,再将彼外道法高推,诳谓更胜于佛法,其实与佛法之修行完全无关,本质绝非佛法,而是外道法。

  ●喇嘛教之所以称“密”,以其有两重秘密:法性秘密与缘起秘密。法性秘密是谓明空双运之“解脱道”;缘起秘密是谓藉男女合修双身法之淫触为缘、而观乐空不二,妄想藉以证得解脱,实行贪欲为道之法。如是二种秘密,皆以意识境界之修证为其即身“成佛”之“果位修行法”,未尝丝毫关联于法性,亦未尝与佛法有丝毫关联,完全悖离三乘经典之真实义理,皆是妄想者之行门,与佛法修证完全无关。

  ●喇嘛教诸祖背离诸法无我法印,同于凡夫颠倒见,坚执离念灵知心为“常不坏我”,因此而使自续派中观见同于常见外道,故其本质实为常见外道。

  ●喇嘛教应成派诸祖之中观见,不知般若中观所说乃是第八识如来藏之中道性,妄谓“无如来藏”、“一切法空”,主张没有如来藏可实证的无因唯缘论的缘起性空观,而不是如同佛陀以如来藏为中心的有因有缘论的缘起性空观;完全误会般若正义,为不知不证般若之外道断灭论、无因论邪见者,谤菩萨藏、破坏佛法根本,皆为佛所说之一阐提人。

  ●又应成派之中观见,主张“无第七、八识”妄谓最究竟了义之一切种智唯识真义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为不了义法;将唯一佛乘本来完整之三乘佛法任意切割得支离破碎,是破坏佛法最严重者。

  ●喇嘛教以其所谓的“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淫合的乐空双运之法,作为佛法正修,妄谓可因之即身成佛,皆是凡夫之大妄想及大妄语;竟以性高潮时一心不乱名之为等至,与佛所说解脱道、佛菩提道完全抵触、背道而驰;乃是破毁菩萨重戒、声闻戒者——双身修法是故意邪淫之法故。

  此辨正喇嘛教法义之举,乃为导正误信、迷信喇嘛教者回归佛之正法教,驱逐喇嘛教所崇奉之外道邪法使之远离佛门。若喇嘛教不愿摒弃其外道法者,则当令其脱离佛教,划清界线,令世尊圣教从此永安、长久流传无虞,不受喇嘛教外道法之干扰,并希望佛教界能认清喇嘛教之真面目,今时后世一切学人皆能因此理解其邪谬所在,不再从正法转入邪道,渐渐消除古今佛教学人遭其遗毒,误入歧途、久修无证,或错修谬证、犯大妄语业而导致舍寿入地狱受苦之情况。

  《狂密与真密》一书至今已印行多版,流传海内外,令许多学佛人(尤其是喇嘛教学人)逐渐警觉,回归正教。但此举却也令只迷恋喇嘛教邪法而不以真正佛陀教法为依归者,如多识喇嘛(多识.洛桑图丹琼排“活佛”)[注1]及索达吉等之喇嘛教人士,对于大善知识平实导师欲导正喇嘛教“一盲引众盲”之恶行,欲救喇嘛教学人免于“相偕入火坑”的大悲警钟之举,心生瞋恚;不但不知藉此机缘定心思惟:喇嘛教之法义、行门与佛教为异为同?双身修法的“无上瑜伽”真的更超胜于显教佛菩提道?出家学佛目的何在?应修学佛道抑或学喇嘛教外道法?反而不自量力,执意欲为喇嘛教强出头,诬谤平实导师。

  ─────────────────────────

  [注1]藏文“仁波切”意为“一是转世高僧而被认证;二是学问堪为世人楷模者;三是此世有很高修行的成就者”,一如喇嘛教以完全相反的义理盗用佛法名相一般,譬如藏密喇嘛所称之“成就活佛、成就报身佛”,实际上于佛法的定位,此乃成为“一阐提、那落迦种”。故喇嘛教非佛教,而藏文“喇嘛”意为“上师、僧侣”,而喇嘛教法的内涵与佛法内涵不同,喇嘛即属喇嘛教之上师,名之为“喇嘛”较符合实情,故本文中称之为“多识喇嘛”或称“多识”,因其本为喇嘛教徒故,非佛教徒故。

  如多识喇嘛于2005年11月出版之《破魔金刚箭雨论》书中,自诩为喇嘛教护法鬼神——大威德金刚,长篇呓语欲以毫无章法之“乱箭”回应《狂密与真密》,但却唯能以恶意栽赃及恶口谩骂的方式,以极为粗鄙之言语,将破邪显正救护众生之平实导师谤为恶魔、外道之流,自以为如此即可对迷信的喇嘛教信徒作交待,正是所谓“作贼的喊捉贼”;其所回应之文更是自曝其短、自相矛盾,同时也显示多识乃见薄识浅的假学者本质,将自身喇嘛教之外道见狐狸尾巴撩向天际、昭告天下;偏偏多识于造了谤佛、谤法、谤贤圣僧之无间地狱重罪之际,却仍茫无所知、洋洋自得,让有识之人不得不摇头叹息——如此愚痴无智,甘造普天下最重之罪的人,怎配得上“多识”之名?〔编按:还真是符合喇嘛教“李代桃僵”的特质!〕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