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一)

17 第十六篇:叶经纬居士

字号+ 作者:佛教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4-16 09:02 我要评论( )

第十六篇:叶经纬 见道报告 萧导师慈鉴: 印象中,生命究竟的意义,一直是自幼以来常埋内心的疑问,但这个疑问不曾阻碍我的步履。及长后,因为


  第十六篇:叶经纬 见道报告

  萧导师慈鉴:

  印象中,生命究竟的意义,一直是自幼以来常埋内心的疑问,但这个疑问不曾阻碍我的步履。及长后,因为过慢习气使然,再加上理工教育的训练,从来不肯轻易“信服”来到我面前的宗教机缘。

  公元一九九二年回台任职至一九九九年,前后七年多的时间,这个疑问一路伴随我在世事中打滚,它虽仍不是个阻碍,但却日益黏著、浓厚。我慢慢开始觉得,即便能坐拥世间全部的知识,若不踏出“入信”的第一步,将难以窥知宗教在解决这个疑问上的关键。因此公元二○○○年的六月,我依著一位情同手足的同事的推荐,皈依密宗。由于密宗讲究依止上师,因此一年多来,每日均尽可能依照上师所传仪轨持咒事相努力修行,并研读上师的著述;唯于佛传经典,仅读过《金刚经、心经》,并于《金刚经》印象深刻。

  在密宗里的这一年多来精进的修行,尽管在入门知见上似乎颇有体会,然而心中的疑问却不减反增:“大乐”、“气、脉、明点”与《金刚经》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的意旨明显不符;而应成派中观所说的“缘起性空”、“无常”、“放下一切,不执著”等世俗法上的事相之理,岂是佛教独有、不共外道之究竟真理?断见外道也同样有这种说法。尽管心中疑问越来越深,我仍勉以自己道行浅薄,仍须精进,不敢妄加评断。

  公元二○○一年的四月,一位同事热心的送给我达赖喇嘛在林口体育馆开讲《心经》的全程入场券。为了此一法会,我特地腾出四天的时间,全程谛听。但四天下来,却始终觉得(达赖所说的法)与道不契,难道 世尊辛苦奔走破斥外道之微妙正理就只是如此吗?还是我根器太差,无法领会其弦外之音?四天的法会就在怅然若失的心情中结束。随著漫漫人潮步出林口体育馆时,见到二位师姊在拥挤的人群中发结缘书,我想应该是进一步帮助人们理解达赖喇嘛开示的著作吧!因此随手接过一包。〔编案:当时由会中学员主动发心送书,主要为《邪见与佛法、宗通与说通、狂密与真密一至四辑、甘露法雨》等书,想救西藏密宗学人。〕

  当晚回家翻开一看,吃了一惊,原来这些书不仅不是护持,反而是大加挞伐达赖喇嘛的知见。但是我仔细的看下去,越看越佩服,合上《邪见与佛法》时,忍不住击节叹赏;那一刻,长久以来乃至法会时的疑团尽释。是的, 世尊辛苦教导的就应该是这个!这一信服,就展开了会内共修的岁月。

  共修期间,由一个默默上课的边缘学员,慢慢成为具足正确参禅知见、体会郑师姊与诸义工菩萨维系道场的苦心,并关注同修会状况的入门学员;在修行上也有许多点点滴滴的体会,如在几次境界中清楚见到慢心如狂风骇浪般显现,上课时苦思十二因缘法而豁然见到亲教师○○○○时的诸般示现,以及明了逻辑推演在明心见性上的落处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知菩提之路已慢慢在我面前展开,因为我越来越能真挚恳切地发愿,并且愿越发越大。是以今年初春之际闻逢法难,我除慨叹正法难遇难得,并感念游老师一肩挑下教导定慧阙如的我们的沉重责任之外,无所动摇。

  十月二十六日禅一起,即依游老师指示、开始参究。一边参究,一边重新细读《禅──悟前与悟后》《心经密意》,以预先备妥“莫邪剑”斩却邪路。隔日晚上在○○○○时不经意触证了祂的存在,但因理路不清,所以先搁下。再隔二日,晨起参话头,并往阳台走去,在疑情中一边观照念头,一边○○○○○○时,登时明白;再用 导师的开示检验,几乎可以笃定就是祂!不过没经过禅三的考验,仍不敢大意;因此收到禅三录取通知后,每日仍继续精进拜佛、参话头。

  十一月十四日起三,除拜佛、拜忏外,就是参究;我心里有些焦虑,万一要是错了,得赶紧斩个干净才好!第二天中午过堂时, 导师施设机锋,点到我回答后, 导师说:“倒是有一些屎臭味!”我因谨遵 导师在《禅──悟前与悟后》之教诲,悟前不读公案,所以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只当作是 导师训我“慢心太重”;后来才知道是赞许之意。下午终于轮到我小参,我详细向 导师报告参究过程及心得, 导师只是一直微笑,开示一些知见,并交代我整理:“○○○祂在做什么?”出了小参室,觉得有些诧异:不就是了吗?何以还要整理?难道另有蹊跷?

  不管了,参加禅三需有婴儿行, 导师说整理我就整理吧!但不确知如何才是“整理”,于是三言两语向监香张老师报告,被张老师训了一句:“怎么那样粗糙!”并提示方向。感谢张老师!至此我方知如何叫做“整理”。回到位子后便仔细用功,这才了解为何需要整理。当天晚上十一时许,原想明早再排小参向张老师报告,孰料打开禅堂纱门外出喝水时,张老师冷不防一个箭步冲上来,问我整理情况,原来她一直记挂著每个学员的状况!我随即向她报告,并获认可。

  第三天仍是等到下午才轮到我小参,我如实报告, 导师仍是一边微笑,一边开示知见,最后再交待向张老师报告,并整理喝水心得。咦!明明就是,怎么仍旧没说我对了呢?出了小参室,见了张老师,她向我恭喜,我还没意会过来;她见我杵在那里,才又加了句:“过关了啦!”不过因前一天的经验,我深知整理的重要,因此也没怎么记挂过关的喜悦,赶紧专心一意的喝起水来。这杯水从傍晚开始喝,喝到隔天中午,才开始领受“知其微妙”的喜悦。

  下午时,眼见尚未破参的学员,以意志力苦撑著疲惫不堪的身躯,为求生命实相,奋力拜佛参究到最后,他们每个人都在我眼前示现了生命淬炼的火花,令我感动不已!只得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大家都能过关。

  一路走来,要感谢的实在太多:感谢佛菩萨一路加持庇佑,感谢 导师以及监香老师的辛苦引领,感谢义工菩萨的贴心照顾,感谢郑师姊以及游老师在共修期间的教导,更要感谢家里同修的护持,让我得以持续两年半的共修,乃至参加禅三。过了禅三,修行之路才正要开始。荷担如来家业的责任尽管沉重,但身为佛子,岂有旁贷、岂能退缩?只有殷重践履在 佛前所立的誓愿,方能报答佛菩萨再造之深恩!

  佛弟子 叶经纬 敬书

  公元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