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一)

15 第十四篇:刘惠莉居士

字号+ 作者:佛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4-16 09:02 我要评论( )

第十四篇:刘惠莉 见道报告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 观世音菩萨 南无 萧导师平实菩萨 大约一九八七年,家兄请来《佛说阿弥陀经》给我读


  第十四篇:刘惠莉 见道报告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 观世音菩萨

  南无 萧导师平实菩萨

  大约一九八七年,家兄请来《佛说阿弥陀经》给我读,当时并不是很认真读;后来因为工作忙,也就中断了。大约六年前,平常很少联络的堂妹,突然来我家住了一星期;有“非人”附在她身上,由此因缘,我开始素食,并且很认真的读经、持名念佛,想要了解详情。某个因缘,在素食店看到《无相念佛》,看了很欢喜。书后提到 萧老师将宣讲《楞严经》,我就来到了正觉讲堂,并且报名“禅净班”。两年多以来,上课未曾缺席,进出讲堂亦不喜攀缘。

  由于对 导师书中所写的法义很有兴趣,我就请了整套书回家读,并且一边读、一边作笔记,因此才有日后的《萧导师著作名相索引》的诞生。

  之前,我是持名念佛 (心念心听) ,行住坐卧心中默念佛号。这时只要把心中佛号声音去掉即可,所以和无相念佛还蛮相应的。

  当进入看话头阶段,走路、等车时,我就看话头,并且把话头定在前面行人脚上。在学校没事时,我就把话头定在学生身上,因为小学生好动,身体动来动去的,话头就比较活。有时候,会觉得行人、学生好像是没有声音的动画;建筑物看起来好像是影像。星期二上课时,我也把话头定在 导师的脸上、佛像上,所以我喜欢凝视佛像。

  有一天回娘家,母亲和中风躺在床上的父亲吵架。我在一旁,却发现自己的内心很清明、平静,丝毫不受父母吵架的影响。回家时,在台北火车站月台上等捷运,突然听到捷运车进站的“呜”声,很奇妙的,声音缩小了,跟平常听到的声音不一样;听法也不一样,是用“心”听,不是用“耳朵”听。这缩小的声音在心里就好像“片云点太清”似的。当时很震撼,生平第一次这样听声音。回到家后,电视的声音,也是用“心”听的;楼下小朋友嬉戏的声音 (我家住在第十四楼) ,也是用“心”听的。这种感觉,言语很难描述。当时我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后来看了 导师的书,以及上星期二的课,才知道这些都是意识心的变相;往内反观的是证自证分;缩小的声尘是内相分。

  我的话头主要是用“○○○○○?”有时用“○○○○○○○○○○”;有时用“真心是什么?”来参究。当我○○○○○○○○时,就用“○○○○○○○○○○”。有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有一位老师走进教室问大家:“真心是什么?”然后转身就走。有一位女同学站起就说:“什么跟什么嘛!说了一声‘真心是什么’转头就走掉。我告诉你们:就是妄心啦!”醒来后,我将这个梦告诉儿子,儿子说:“妈妈!这可能是有什么暗示。”我就开始思惟……然后我想到“真妄和合”,难道○○○○○○○○的,就是了?可是当时我还不敢承担。

  这段期间,脑海经常浮现《金刚经》的一首偈子: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有一天,我参得头很痛,心想:“算了!先放下,去逛街好了。”我就去逛百货公司。逛了半天下来,身体累了,回家洗个澡,没事坐在书桌前就拿起《心经》来读;当我读到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时,我恍然大悟了!真所谓“日用而不知”啊!正如《金刚经》所说: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我就开始读 导师著作《公案拈提》系列的书,并做笔记,也检核自己所悟的:对?不对?

  学了这个法门后,我就很少看报纸,也很少看电视。除了拜佛,我就一直反覆的读 导师的著作。在学校没课时,我也不跟同事聊天,我经常躲在学校图书馆读 导师的书,也许是兴趣吧!读 导师的书,有不懂的,我就暂搁一旁;因为我想这些都是 导师的证量的流露,我不可能完全看懂的。但是我发现:读 导师的书,遍遍有不同的领悟。

  上课时,张老师曾对大家说:“禅三时,得口说手呈说服 导师。”禅三快到了,我就开始琢磨要怎么“口说手呈”比较完美。手呈:○○○○,整座金山都在这里,体相用具足;如来藏是本体、无形无相、神妙无方、没有方所、随缘应物,○○○○是相和用,黄龙禅师说:“我手何似佛手,禅人直下荐取。”口说:以经典来证明,最有份量。《胜思惟梵天所问经》云: “有为法住无为性中” ,有为法中即有无为法,无为法不能单独在三界中现行,须依附于有为法中显现出来。《金刚经》云: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动静二相皆是虚妄的,不能落在动静二相上,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藏。《心经》云: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即是色身,空是如来藏。亦如“水不离波,波不离水”,离开海水,就找不到海浪;欲觅海水,须沿著海浪而寻。

  禅三小参时, 导师说:“这是教上说。但我看是○○○○○,你从理上说给我听听看。”另外一道题目是:“十八界出生的先后顺序。”

  心中很笃定自己所参出来的答案是对的,与经教、 导师的著作所说无异。 导师要我从“理”上说,这“理”是什么?我不解。可是 导师说很简单。就我反省:哪里遮障住了?愿也发了 ( 誓死扞卫正法 ) ;定力:看话头功夫也有了;慧力: 导师的书也读遍了,而且不是只读一遍;福德:义工也当了,护持款也捐了。我反覆思索:到底是哪里遮障住了?我就一边拜佛,一边口说:“弟子贪瞋痴深重,今对 佛前求忏悔。弟子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 佛恩。愿○○○○○正觉寺,帮助正觉寺顺利建成,让正觉同修会有自己的禅三道场。”就这样一边拜佛,一边念了一段时间。坐下来休息时,脑筋豁然想通了:“理”就是道理嘛!色阴是四大所成,色身会败坏、变异无常。○○也是生灭法,意根作意○○○,○○○,意根作意○○○○○○,○就○○;种子流注时,前念落谢,后念踵继,如此念念生灭;识阴觉知心也是如此,都是念念生灭;但是如来藏是本体,不生不灭,○○○时,如来藏还是○○○○,否则○○○○。但是,如来藏无形无相,必须○○○○○○○,才能在三界中现行。

  至于第二题“十八界出生的先后顺序”,是在忏悔前就整理好的:六根先有,再来是六入,最后是六识。意根带著如来藏进入受精卵,前世意识就永远断灭了。此时的“名”只有意根,“色”就是受精卵。如来藏的大种性自性作用,藉著四大元素以及母亲体内的营养,胎儿五根渐渐具足;随著五根渐渐具足,六识才出生。“根、尘、触处生识”,眼根对色尘产生色入,眼识出生;耳根对声尘产生声入,耳识出生;……意根对法尘产生法入,意识出生。此时母亲的子宫是胎儿外世界的全部。眼根所见外色尘是外相分,如来藏则相对应现一模一样的似色相分,称为内相分。外色尘是物质色法,六识不是色法,故不能直接触外色尘,只能触如来藏所变现的内相分色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04 第三篇:林钦源居士

    04 第三篇:林钦源居士

    2015-04-16 09:05

  • 05 第四篇:邱美芳居士

    05 第四篇:邱美芳居士

    2015-04-16 09:05

  • 06 第五篇:谢秀蓁居士

    06 第五篇:谢秀蓁居士

    2015-04-16 09:05

  • 07 第六篇:刘正琴居士

    07 第六篇:刘正琴居士

    2015-04-16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