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一)

13 第十二篇:林育才居士

字号+ 作者:真心 来源:未知 2015-04-16 09:03 我要评论( )

第十二篇:林育才 见道报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萧导师、 张老师! 阿弥陀佛! 弟子谨以最恭敬、诚挚的心,记录弟子学佛及此


  第十二篇:林育才 见道报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萧导师、 张老师!

  阿弥陀佛!

  弟子谨以最恭敬、诚挚的心,记录弟子学佛及此次破参的历程。

  回首来时路,若无佛菩萨慈悲摄受引导,弟子绝无可能踏入正觉,进而能够参加禅三,并得破参明心。感谢诸佛菩萨慈悲摄受加持,感谢 萧 老师施设如此胜妙的法门,也感 谢张 老师两年半辛苦的教导。

  弟子这一辈子的经历,不论是求学、工作、家庭等,都算平顺,很少经历波折。记得在美国念书时,曾有一位学弟跟其妻在学佛,那时的我还天真的认为:“宗教都只是在劝人为善”而已,也不曾起过任何想要尝试接触的念头。七八年前,那时年约三岁半的大儿子,有两次看到了我所看不到的“人”的奇异经历,虽然当时心中并无畏惧之感,但因好奇,以及为了一探究竟,开始有了宗教方面的接触。

  而就在那个时候,学校的一位同事请了一位法师 (后来才知是惟觉法师的弟子) 每星期来校一次,介绍打坐修行之法,从此之后弟子便每星期固定参加聚会、练习数息、打坐,在家时也会抽出时间练习。有一阵子绷得很紧,半夜醒来硬是逼自己打坐数息,非得学出个名堂不可,有几次还吓到半夜醒来的同修。不过越学妄念越多,无法对治;那时以为能将妄念压得越少、功夫就越到家,一直在跟妄念抗衡。但因所学目标、方向都不明确,学得不甚相应;而这位法师也只来了一个学期就不再来了,因此也就难以为继了。从那时起,学校一位学佛的同事,见弟子对佛法有兴趣,就不断的介绍、提供弟子相关的书籍;弟子也不断的请阅、购买各种书籍:东南亚的、日本的、印度的,以及国内四大道场、现代禅、梁乃崇、南怀瑾等。不过看是看了,就是觉得很虚幻、很缥缈,无法抓到核心,对佛法的诸多困惑也一直都无法消除。

  开始学佛之后半年,学校不定时会有校外人士或法师来校演讲,弟子也从不缺席,而当中就有一次是经由同学介绍而请来的正觉同修会的老师。老师除了说法之外,也带来了几册 萧 老师的结缘书跟大家结缘,弟子也请了几本回去看。虽是小小的册子,但是越看越有味,很能相应:有方法、有目标,对“怎么做,会如何”等修行上的问题与过程,描述得相当详细,若非过来人的亲身体验,如何能写得出这般刻划入微的书籍?书末的见道报告又是这么的真实与令人心动,让人忍不住跃跃欲试。之后又请了一大册当时还是赠阅版的《禅──悟前与悟后》拜读,从此之后,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再也看不下任何其他大德、法师的著作了!而若有机会上书局,也一定会看看是否有 萧 老师的新书出版,以便一睹为快。

  如今回想起来,那一年对弟子而言,真是生命的转捩点。说也奇怪,也只在那一年校内才有密集的邀请法师、大德前来演讲的活动,以后就很少有如此的机缘了。要不是有小犬那事的因缘,以及随后一两年的密集接触,弟子大概也不会有因缘修习了义正法,真是何其有幸,这一辈子竟能有此因缘入正觉熏习第一义正法!而当初一起参加修行、打坐、听演讲的同事们,只有弟子学了无相念佛,甚至参加了共修;其他同事则各有各的因缘,这冥冥之中,似有定数。

  弟子自从读了 萧 老师的著作之后,便欲开始自行练习拜佛,可惜在此之前从没跑过道场,对佛事亦一窍不通,连最基本的拜佛动作都不会;又因慢心深重,怕被笑说连拜佛都不会而耻于问人,因而蹉跎再三,一直仅止于拜读 萧 老师大作而已。后来不知在哪一本书中提及 萧 老师在度完一百零八位同修见性后就要闭关去了,因而开始有点儿急了,想要依书中所教练习,可是不会拜佛终究无法跨出第一步;又因慢心不肯就教于人,最后拜佛的动作还是从网路上学来的呢,真是有够……。之所以想先行自我练习而没有直接报名参加共修,也是耽心会跟不上进度,才想先偷偷练习,等有了一些基本功夫之后才敢报名,而同时也担心无法坚持每个星期都到台北上课,因此迟迟未报名参加。

  一直到后来写信请教 萧 老师问题,承蒙 萧 老师不嫌弃,在其法务冗忙之中亲自回信,并于信中附上报名表后,才决心报名参加共修。只是心仍犹豫,并无立刻付诸行动,直到第二次由 张 老师代为回信时,才敢寄出报名表,那时已是 1999 年十月了。而这辈子活到四十岁,未破参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报名参加了共修。报名表寄出之后,本以为离四月上课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先行偷跑、自行加强练习功夫 (那时已开始依书中所教用功) ,免得到时跟不上就麻烦了。谁知不久之后有一位师姊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参加十月的班?虽然已经上了一阵子,但她说才刚开课不久,没关系,不会跟不上的。可惜当时弟子在心理上、功夫上根本还没有准备好 (其实参加共修哪须先行偷跑?亲教师自会教导) ,连忙婉拒师姊的好意,也因此而成就了跟 张 老师学法的因缘。

  进了正觉之后,才知道自己离悟原来这么近,似乎是垂手可得;可是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却又觉得遥不可及,真是既远又近,似近却远。共修不到半年, 萧 老师开始讲授《大乘起信论》,且不限制听讲资格,因而又有此殊胜因缘能亲闻 萧 老师的开示;可惜受限于时间,无法常来,但只要一有时间,一定坐火车换捷运赶来听课。而听了 萧 老师的课不久后,竟然接二连三梦见 萧 老师,至今恐怕已有七八次之多,而梦见 张 老师的次数亦是不少,想来过去生定与两位大善知识有些因缘,否则岂能光看几本书就来共修?且一来就粘住!

  在禅净班两年半的课程,弟子非常感 谢张 老师这期间不辞辛劳、风雨无阻、既慈悲又威严的教导摄受,弟子不但于佛法的正知正见有所增益,在 张 老师清净身口意的身教言教下,耳濡目染、性障及习气也能在日常生活中历缘对境渐渐消除。功夫方面,在老师的督促下,也能慢慢进步,由初期的每天拜一个多小时,到每天两三个小时,一直到最后禅三前的每天五六个小时以上;平常忆佛或看话头的时间也能渐渐拉长,如此一路锻链下来,功夫也小有成就。

  而在报名禅三时,弟子也一直犹豫该不该报名?总觉得自己的功夫还做得不够,看话头的定力也还不足,万一报了、录取了,不是占了大家的名额吗?但回过头来又想:两年半的修学,不就是为了能参加禅三破参明心吗?况且弟子求悟的心一直提得很高,也常想起 高 老师心得报告时的一句话:“你没碰上这个法门也就算了,既然碰上了,就一定要把他弄出来。”所以心也都绷得很紧,从没放弃过。 张 老师也说:“报名是自己的权利,不报就一定没机会。”为了给自己一个机会,鼓起勇气,最后一刻,报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