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一)

07 第六篇:刘正琴居士

字号+ 作者:如来藏 来源:未知 2015-04-16 09:04 我要评论( )

第六篇:刘正琴 见道报告 一九九九年四月,到一所寺庙短期闭关,那时庙里有位师父 ── 宽道法师 ── 在正觉同修会上课,他送我几本书。当


  第六篇:刘正琴 见道报告

  一九九九年四月,到一所寺庙短期闭关,那时庙里有位师父 ── 宽道法师 ── 在正觉同修会上课,他送我几本书。当时读了《护法集》,非常震撼,也厘清了心中一些疑问。接著再读《无相念佛》,照著书本所说试著忆佛,竟能体会到书中所说之无相念佛境界,就更加深对这法门的信心,即迫不及待的把当时正智出版社的书,在短时间内全部读完。书中 萧导师把佛法解析得很详尽明白,引经据典将错误知见列出来,修行次第也一一铺陈。在短短几个月当中,佛法知见进步神速,以往几十年跑道场,听经闻法,看一堆书,加起来都没那几个月知见的十分之一,太神奇了!个中滋味,只能亲尝,难以言表;真个明师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天天充满法喜,有一段时间,平均只睡三个小时,竟然也不觉得疲倦,可能是想到修行有出路了,不再茫然,全身细胞充满活力;平日里常常自言自语:“天啊!我真的有这么好的福报吗?”

  二○○○年九月,带著一颗充满期待的心,毅然北上,到正觉讲堂听《大乘起信论》,初见极为崇拜的 萧导师,印象很深刻:个子虽小,却有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充满无限智慧。几次看见师母,也随和朴素、平易近人,总是默默站在一旁;不出锋头,很难得。

  接著十月上禅净班,游老师律己甚严,讲佛法亦不敢稍有含糊,一发现讲得不对,隔周就向大家忏悔,并作修正。上起课来轻松又活泼,常提出问题要我们思惟、整理;且从来没请过假,除春节外,不论任何假日,都全心全意、无私奉献,令人感动。何师姊对每位学员用心呵护,并常带领我们作义工,以培植福德,下课时还有她准备的热腾腾的包子可吃。两年半的课程即将结束时,一想到游老师与何师姊,就泪流满面,心中充满感激。世人做任何事,多为一己之私,而且还你争我夺,若非菩萨,怎能只一心付出而不求回报?

  以往跑道场,财物布施不遗余力,但从没做过义工;到正觉来,因为没上班,失去经济来源,供养较少而勤做义工。每周二、三,提早到讲堂帮忙;若有助念,有空一定前往,有时亦抱病参加。二○○二年六月,身体不适,心跳每分钟一百二十次,手脚发抖,整天冒汗,上下楼梯像软脚虾,无法使力,也无法礼佛;因为不能做连续动作,活像机器人,动作一顿一顿的;整日精神亢奋、无法成眠,体重骤减。这期间仍没请过假,照常做义工。熬了三个多月,经抽血检查,才知是甲状腺亢进。连续服药控制,数月下来,先前症状获得大幅度改善;但是体重却增加十公斤,有些水肿现象。还好,生病的事没在心里产生多大的困扰,也就报名二○○三年的禅三。

  还没到讲堂上课时,看 导师的公案拈提,读著读著,忽然有所领悟:祖师的作略,在“○”的部份不少;密意在○○○○、○○○○,因此有些公案却也看得懂 (自以为懂) 。但是对此事含含糊糊,不当一回事,从来不知道要进一步厘清;这知见从原点到基础班结束,都没进展,是福报、因缘不具足吧!

  参加第一次禅三期间, 导师叫吃水果,问:“吃什么?”当时有股冲动,想使点机锋:○○○○○。但心又虚虚的,只好按兵不动,煞是苦闷。第三天早上经行时,监香老师说:“○○!○○○○○,○○○○○。”当时一阵悸动,就找监香老师小参。我说:“世尊降生时,走七步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有,禅师说:‘有人口咬树枝,吊在树枝上,树下有人问禅师西来意,口里答不得’, 导师说如果换作是他,也只会七手八脚乱把捉。”○○○○○○,监香老师打断我的话,很严肃的把脸凑近我的面前,直直盯著我说:“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不知怎的,当时好像吓到,就杵在那儿,蹦不出一个字。监香老师说:“那些都是你想出来的,全部把它丢掉,回座位去,好好礼佛、求佛菩萨让你一念相应。”

  回到座位,像泄了气的皮球,激不起一丝动力;呆坐了一会儿,开始一直不停地礼佛,脑筋一片空白。轮到我进小参室,就直接向主三 导师报告:“我找不到如来藏。”蒙 导师慈悲指导:如何将真心找出来。回到座位,将 导师指引的话: 1 、公案中,○○○○○和○○○○○○○○○○的。 2 、○○法,礼佛时,一一○○,○○见闻觉知的心○○○○○○○○,○○○○○○○○,承担下来,智慧就会慢慢出现。 3 、○○○,○○○,○○○○○○,○○的看。一一都做了之后,仍然没有新发现,不知如何是好?快解三前,见 萧导师在禅堂巡视,竟冒失的跑去请示他:“参禅时,可以用语言文字吗?” 导师回答:“明心这一关,无妨用到语言文字。”用语言文字推敲的结果,仍是没有新的发展,真是业障深重!解三时,监香老师很慈爱的拍拍我的肩膀说:“没关系,下次来,因缘较熟,会更好。”感到很窝心。

  对这次没有破参,心里也不难过,只是有点失落感。能参加禅三,得到宝贵经验,要感谢 萧导师、监香老师及所有参与护三的菩萨们,马上到佛前一拜再拜。

  下山途中,忆及禅三前有几位同修叮咛我:要拜忏、消业障,好好发愿、回向。说这点很重要,当时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也只是听听;此时有点后悔 (没照做) 。回到家,和寄居处的朋友谈笑风生,早早就寝,一夜无梦。隔日一大早,忽然从床上跳起来,自动爬行至佛案前,开始从古到今、从小到大,一五一十的在佛前痛骂自己一顿,就好像佛菩萨在数落我一样,重覆一直忏、一直忏,整个嘴巴、手、脚都麻掉,泪水不知流了多少,眼眶肿得像核桃。勉强收拾心情,晚上上课去。回家又自动的跪在佛前一直数落自己的不是,好多罪状,隔日又继续忏。近中午,可能是因缘成熟了,拿起笔记,游老师说:“八识和合运作,前七识是妄,剩下的就是真心。”又想到 主三导师说:“○○时,○○○○○○,○○看○,思惟○○○○○?重覆○○○。”坐在椅子上,○○○的○○,一边思惟著:七转识是妄心,是见、闻、嗅、尝、……不待往下想,已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心里一阵狂喜,奇怪!如此显而易见道理,过去怎么没发现?就像隔著一张薄纸,却一直无力戳过去。以前的答案含糊不清,真妄没能区隔开来,可说是一丈差了九尺,怪不得对监香老师的作略会傻了眼,死在句下,无言以对;这时节因缘还真奇妙啊!

  接著数天,心情一直很舒适、宁静,什么事也不想做,只喜坐著不动,有时轻轻○○○,慢慢○○○、○○○。偶而看看窗外的浮云,微风轻挑叶尖,蝴蝶在飞舞。 佛说:“自心所见身器世间,皆是藏心之所显现,刹那相续、变坏不停……。”“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污染,德相具足如我无异。”眼前的景象多么亲切、温馨,佛法真的是可以亲证的。供佛时动作变得轻轻柔柔,拜佛时首次有“自性佛在礼佛”的感受,很特别。偶而也思惟起宇宙人生,明代一首警世诗:“急急忙忙苦苦求,寒寒暖暖度春秋;朝朝暮暮营家计,昧昧昏昏白了头。是是非非何日了,烦烦恼恼几时休;明明白白一条路,万万千千不肯修!”无始时来流转六道,头出头没、忽男忽女,贪瞋痴疑。一期生命终了,如来藏很快就会再变现一个五蕴身来,戏码又重复上演,生死、死生。感觉这人事物都这么虚幻,富贵荣华、五更春梦,转眼成空,为何金枷套头、玉锁缠身?不满百年寿、常怀千岁忧?我又何尝不是这等愚痴人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04 第三篇:林钦源居士

    04 第三篇:林钦源居士

    2015-04-16 09:05

  • 05 第四篇:邱美芳居士

    05 第四篇:邱美芳居士

    2015-04-16 09:05

  • 06 第五篇:谢秀蓁居士

    06 第五篇:谢秀蓁居士

    2015-04-16 09:05

  • 08 第七篇:洪美珍居士

    08 第七篇:洪美珍居士

    2015-04-16 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