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菩提路(一)

03 第二篇:释善藏法师

字号+ 作者:如来藏网 来源:未知 2015-07-22 14:52 我要评论( )

第二篇:释善藏 见道报告 自许要文字简洁、重点陈述下列报告,虽尽全力,仍难逃钜细靡遗之陋;文采不彰,言词拙劣,纯以诚挚恭敬、叙述事实,以


  第二篇:释善藏 见道报告

  自许要文字简洁、重点陈述下列报告,虽尽全力,仍难逃钜细靡遗之陋;文采不彰,言词拙劣,纯以诚挚恭敬、叙述事实,以表心声;篇幅冗长,久视辛劳,祈祷 恩师见谅。

  受业弟子 释善藏 叩首谨述 2004/4/25

  学佛及出家因缘与过程

  记忆中的童年是在自卑恐惧中度过,生性愚笨,不善言辞,数理科的课业成绩特别差,使我自卑而沉默寡言。父亲年轻时即忍受长年失眠而不服安眠药、多种慢性病痛轮流缠身,母亲求神问卜,最后发愿:“若父亲得以延年益寿,则愿在父亲有生之年,到行天宫里做义工,并吃早素与花素来报答神明。”父亲是个无神论者,视母亲此举为迷信无知,母亲则抱著诚心一片,日日夜夜奔忙于寺庙与家庭之间,又得尽量避免父亲之不悦。因此,使我随时准备不知哪天会顿失依怙,无法上学,要负起生活重担之恐惧。

  父亲一介公务人员,小康之家,父母所能想到给子女的,仅有衣食照料,如此而已。我是长女,只有一个小我两岁的弟弟,他聪明会读书,学业成绩都在前三名,从小学顺利到研究所毕业;可能是共业,弟弟虽然会读书,可是也很忧郁。我自小爱看书,喜爱文艺,常梦想能坐拥书城,享受阅读之乐;亦好钢琴之音,但知家中状况,始终隐藏在心,不敢要求,只能羡慕同龄有能学习者。孤独自怜、郁郁寡欢,日记中所载尽是愁苦。幸老天怜悯,小学五年级时开我一扇之门,识声乐之机可以暂时解忧,方知自己并非无用之才,从此之后直到大专毕业,合唱团不但是心灵寄托之地,更是兴趣之所在,即使是在学佛之后。

  从小因常随母亲到庙里帮忙,受母亲友人兼老师陈阿姨多年注意而不自知。陈阿姨年龄与母亲相仿,但未婚;一九八一年,陈阿姨弃道入佛、皈依三宝后,一九八二年也鼓励同在行天宫众多道友们连袂皈入佛门,专一学佛;母亲虽然皈依我 佛、开始吃素,但因誓愿在先,仍然如常到庙里服务。同年,我为求联考顺利,自愿素食应考,感觉素食令身心清净舒畅,故考后仍然不舍开荤,持素不辍。

  此时陈阿姨送了二本佛书,要母亲转我阅读;读后方领悟过往心灵苦闷,实乃 佛言之人生八苦,学佛之心油然生起,想求解脱痛苦烦恼之道,立愿随母亲终身茹素。考后放榜,高级中学落榜,失望之余,在重考或专科学校之间犹豫不决。父亲说:“若读专校,政府会补助学杂费,无须担心。”后来进了专科学校,选科系之际,因想多学习英文,拟读观光科;但陈阿姨说:“观光科毕业后的出路,很容易误入色情业。”后听从陈阿姨建议改选会计科,她说:“会计科,一来为工商业所需,谋职容易;二来可为佛寺帮忙记帐。”先前担忧数学差劲的头脑,却没想到会计对我居然是轻而易举。

  因为选科的因缘,跟陈阿姨开始接触;课余时间,帮忙陈阿姨校对经书、学习打字、编辑、排版,从之熏习一些道理,顿时、天地间似乎变得宽广,使我不再自卑恐惧。随后她为我办理通讯皈依在美国弘法的师父,正式成为三宝弟子。陈阿姨鼓励我将来要发心为佛教做事,故出资让我到中国青年服务社学习多项技艺,使我发觉自己的潜能,因此我才知道人生原来有另外的意义,从此变得较为自信开朗。或许是由于不断的校对经书,拨开烦恼,开启智慧,读书一向鲁钝的我,在进入专校后居然不再是难事,甚至可以领奖学金。藉经书校对之便,越读越多,萌起想出家之愿,心想:“出嫁只服务一个小家庭,出家却可以服务广大的众生,两者之间,出家比出嫁似乎更有意义。”

  我们所校对之经书来自美国,多年来由陈阿姨所领导二十多位婆婆妈妈们,三步一拜诚心祈求,师父在美国所阐释之经书能早日在全台流通,利益众生。终于天从人愿,一九八四年,得到美国总会的‘默许’,成立了“赠经会”,招收会员,印赠经书;我也顺理成章的从陈阿姨家移到赠经会,帮忙会务与继续校对经书的工作,成为当时一群婆婆妈妈中,唯一的年轻人,母亲亦多加一处做义工之地。为了有助于经书的修饰与润稿,曾动过插班大学念中文系的念头,后因实际情况不允而作罢。一九八六年,邀请美国洋人法师来弘法,法师离开后,留下讲法与唱诵录音带,无意间学习随即上手,自此从喜好艺术之乐,转为研究庄严祥和梵呗之音,并开始带领共修法会。

  一九八七年毕业后,为顾及父亲对我的观感,从义工身分变成全职半薪的职员,继续留在赠经会工作。一九八九年,赠经会邀请美国师父莅台弘法,原本是法会义工的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庄严,想要追随学习,就在法会当中落发出家。父亲观察我这几年‘异于常人’的行径,知道我迟早会出家,所以在我毕业典礼上,曾语重心长的说:“我所能做的也只有到这里了,以后你要好自为之。”所以法会过后得知我出家,伤心地一夜未阖眼;母亲自皈依三宝后,了解不能障人出家的道理,所以不敢阻止,只是说:“你要考虑清楚,如果真的要出家,就要把这条路走到底。”而赠经会经过大家多年的努力,会员茁壮成长,在此次师父弘法过后,终于得到美国总会的认可与接收,改名“印经会”,派人管理,收归版图,也正好解决我离去的问题。

  出家一个月后到了美国,那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初的事。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可以出家,只有想到要按照陈阿姨教的“躲在门后为佛教做事”的理念,更没有想到会飘洋过海来到异邦。如果当时选择高中重考,而后上大学,或许又将有另一番不同命运。

  出家后,师父曾要我们就禅、教、律、净、密,每人自选一宗修行。我不喜欢打坐,所以禅宗首先跟我绝缘(现在才知是‘以定为禅’的错误认知);“律宗”持戒太死板,虽然敬重弘一大师,他曾是我出家修行的榜样,但是我怕了那些待人律己都严苛到缺少慈悲心的同参,所以不敢选;对“净宗”念佛没有兴趣,宁愿去持咒还定心一点,况且师父从来没有叫我们去极乐世界(愚痴啊!);“密宗”?师父常常开示密宗双修法很邪,所以就淘汰。最后我选“教宗”!天知道“教宗”是什么?以为是要研究教典之类,那正合我意,以前跟陈阿姨学佛时,就发愿要“深入经藏,智慧如海”。师兄弟间多数是选禅与净,出家弟子中,唯有我一人不知天高地厚的选“教”门。师父虽然说道场里五宗并行,却又没有说明每一宗的内涵与修行方法次第,所以我们还是浑浑噩噩、照道场的功课表行事。

  顶著过去的经历,在道场里,长老前辈们爱护有加,提拔我负责法务、行政、编辑等工作,凡随团出国弘法必有我一份,令同参羡慕。严格训练梵呗法器,达一定水准方可上场;自认尽心竭力安排法务,使来到寺院的居士都能法喜充满,令寺院声誉蒸蒸日上。或许是年少刚强,不知人和为贵,一心只想为道场好,却不知做事要圆融以对、智慧善巧,无意间得罪不少师兄弟;得了大众的缘,却失了同侪的心!日积月累的结果,自觉修行应该是越来越无忧无惧,自在安然,却反而变得越来越罣碍、烦恼、道心减退、心量狭小。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01 平时导师语

    01 平时导师语

    2015-04-16 09:05

  • 02 第一篇:释悟圆法师

    02 第一篇:释悟圆法师

    2015-04-16 09:05

  • 21 第二十篇:张正萍居士

    21 第二十篇:张正萍居士

    2015-04-16 09:00

  • 22 第二十一篇:周子全居士

    22 第二十一篇:周子全居士

    2015-04-16 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