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期

邪箭呓语--破斥藏密外道多识喇嘛《破魔金刚箭雨论》之邪说

字号+ 作者:佛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4-18 02:37 我要评论( )

陆正元老师 (连载二十) 第三目 藏传佛教外道说“意识可去至未来世”是 佛陀诃责之荼帝比丘的翻版 在《中阿含经》卷54(第201 经〈大


  陆正元老师

  (连载二十)

  第三目 藏传佛教外道说“意识可去至未来世”是 佛陀诃责之荼帝比丘的翻版

  在《中阿含经》卷54(第201 经〈大品荼帝经〉第10)中有记载荼帝比丘因为执著“意识为常,可往生至未来世”之恶见,而被佛陀诃责之故事,今以略述如下:

  当荼帝比丘对诸比丘说:“诸贤!我实知世尊如是说法:

  今此识往生,不更异!”之时,诸比丘即诃责他,说:“汝莫作是说,莫诬谤世尊,诬谤世尊者不善,世尊亦不如是说。荼帝比丘!今此识因缘故起,世尊无量方便说识因缘故起:有缘则生,无缘则灭。荼帝比丘!汝可速舍此恶见也!”

  但荼帝比丘仍强力执其恶见,而再三说:“此是真实,余者虚妄。”

  众比丘见无法令荼帝比丘舍此恶见,就向 世尊禀报,世尊即唤荼帝比丘前来询问,荼帝比丘仍不改其语。

  世尊问说:“你所说的是哪个识啊?”

  荼帝比丘答曰:“世尊!就是这个能说、觉、作、教作、起、等起的识啊!衪会作善恶业而受报。”

  世尊即诃责他说:“荼帝!汝云何知我如是说法?汝从何口闻我如是说法?汝愚痴人!我不一向说,汝一向说耶?汝愚痴人!闻诸比丘共诃汝时,应如法答:‘我今当问诸比丘也。’”

  随后 世尊即开示说:“我说:‘识因缘故起,识有缘则生,无缘则灭。’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犹若如火,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

  木生火,说木火也;缘草粪聚火,说草粪聚火;如是,识随所缘生,即彼缘,说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缘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

  世尊并说:“此荼帝比丘愚痴之人,颠倒受解义及文也!彼因自颠倒受解故,诬谤于我,为自伤害,有犯有罪,诸智梵行者所不喜也,而得大罪。汝愚痴人,知有此恶不善处耶?”

  古今之藏传佛教外道诸师,正是佛世荼帝比丘之翻版,坚执意识可去至未来世之恶见而不肯弃舍,完全背离诸佛菩萨“意识不可去至未来世”以及“诸法无我”之圣教量、圣法印,正是我见最为深重之外道;而今圣教俱在,藏传佛教(喇嘛教)诸活佛、喇嘛竟然视而不见,原因无他,乃因藏传佛教本质就是外道喇嘛教,根本不是佛教,只是想混充成佛法中人而吸取佛教资源,套用佛法名相、表相,实际上真正乃是要破佛正法,正是佛所预告之“狮子身中虫”,更是佛于《楞严经》中所破斥预记:“赞叹婬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婬婬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1有志佛子应同心将藏传佛教(喇嘛教)这些魔师、魔弟子逐出佛教之外,以免有心修学之佛子被其误导,不但无法成就解脱道、佛菩提道,死后反而可能堕入魔民、魔眷之中,冤枉造下破谤三宝而沦堕三涂之大恶业啊!

  注1 :《大正藏》册19,《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 9,页151,中3-6。

  第五节 涅槃寂静法印

  第一目 涅槃寂静法印之正理

  三法印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涅槃寂静印,故说“涅槃为上首”2,但由上两节之说明,可知藏传佛教外道诸师完全无法了解,而且背离佛教二乘法中“诸行无常、苦法印”及“诸法无我法印”,怎么可能懂得连二乘无学阿罗汉都无法了知内涵的“涅槃寂静法印”呢?因为二乘有学知道蕴处界无我后,即努力断除对蕴处界我的执著及三界爱等烦恼,当完全灭尽蕴处界我而入无余涅槃之时,已无意识存在,故无法观察无余涅槃中的内涵。此处限于篇幅关系,不多作说明,欲详细了知此中深妙义理,请阅读思惟平实导师于《邪见与佛法》、《宗通与说通》、《大乘无我观》等诸书中之说明。

  注2 《大正藏》册30,《瑜伽师地论》卷20,页388,中14。

  当二乘有学听闻解脱道正法后,了知生死轮回的根本即在于我见与我执等无明烦恼,因造作诸染污业行,致使在三界中虚受生死无量苦果。亦了知因缘所生之蕴处界诸法“无常、苦、空、无我”,当蕴处界法完全灭尽之后,方是无余涅槃解脱境界。如《中阿含经》卷2 (第6 经):

  云何无余涅槃?比丘行当如是:我者无我,亦无我所;当来无我,亦无我所;已有便断、已断得舍、有乐不染,合会不著。

  行如是者,无上息迹,慧之所见,而已得证;我说彼比丘不至东方,不至西方、南方、北方、四维、上下,便于现法中息迹灭度。3

  注3《大正藏》册1,《中阿含经》卷2,页427,下16-21。

  下段经文更清楚说明:蕴处界法皆是因缘而生的有为法,本质上就是会生、住、异、灭。但更为甚深难见的是“非因缘所生”的无为法,因为祂是本来就在的常恒法,所以不像有为法一般,有生、住、异、灭之体性;这就是:当比丘们经过如实观察修行后,断除了身口意诸行的寂灭涅槃。当所有造成苦集的因都灭除之后,相应而生的苦就灭了;所有世间的相续法皆灭尽之后,就称为苦的边际。当已证至有余涅槃之后,于灭除微苦所依的五蕴身后,即是清凉、息没的一切取灭、爱尽、无欲、寂灭的无余涅槃境界了。

  《杂阿含经》卷 12(293 经):

  此甚深处,所谓“缘起倍复甚深难见”,所谓一切取离、爱尽、无欲、寂灭、涅槃。如此二法,谓有为、无为;有为者,若生、若住、若异、若灭;无为者,不生、不住、不异、不灭。是名比丘“诸行苦寂灭涅槃”:因集故苦集,因灭故苦灭,断诸迳路,灭于相续;相续灭灭,是名苦边。比丘!彼何所灭?谓有余苦,彼若灭止、清凉、息没,所谓一切取灭、爱尽、无欲、寂灭、涅槃。4

  注4 《大正藏》册2,《杂阿含经》卷12,页83,下13-21。

  再举一段经文,能更清楚了知,若要证得无余涅槃,是要先灭尽五阴的,当然包括意识在内的所有识阴都是可灭、当灭的。《杂阿含经》卷3(59 经):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受阴,云何为五?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观此五受阴,是生灭法,所谓此色、此色集、此色灭;此受、想、行、识,此识集、此识灭。云何色集?云何色灭?云何受、想、行、识集?云何受、想、行、识灭?爱喜集是色集,爱喜灭是色灭,触集是受、想、行集,触灭是受、想、行灭,名色集是识集,名色灭是识灭。比丘!如是色集、色灭,是为色集、色灭;如是受、想、行、识集,受、想、行、识灭,是为受、想、行、识集,受、想、行、识灭。”5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