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公案故事

24 神山过水

字号+ 作者:真心 来源:未知 2015-05-09 12:50 我要评论( )

第九十三则 神山过水 潭州神山 僧密禅师 师在南泉打罗次,南泉问:“作什么?”师曰:“打罗。”曰:“汝以手打?脚打?”师曰:“却请和尚道


  第九十三则 神山过水

  潭州神山 僧密禅师 师在南泉打罗次,南泉问:“作什么?”师曰:“打罗。”曰:“汝以手打?脚打?”师曰:“却请和尚道。”南泉曰:“分明记取。向后遇明眼作家,但恁么举似。”后云岩闻云:“无手脚者始解打。”

  师与洞山渡水,洞山曰:“莫错下脚。”师曰:“错即过不得也。”洞山曰:“不错底事,作么生?”师曰:“共长老过水。”

  星云法师说禅云:《有一位无果禅师深居幽谷一心参禅,二十余年来都由一对母女护法供养,由于一直未能明心,深怕信施难消,故想出山寻师访道,以明生死大事。护法的母女要求禅师能多留几日,要做一件衲衣送给禅师。母女二人回家后,马上著手剪裁缝制,并一针念一句弥陀圣号。做毕,再包了四锭马蹄银,送给无果禅师做路费。禅师接受了母女二人的好意,准备明日动身下山;是夜仍坐禅养息,忽至半夜,有一青衣童子手执一旗,后随数人鼓吹而来,扛一朵很大的莲花到禅师面前,童子说:“请禅师上莲华台!”禅师心中暗想:我自修禅定功夫,未修净土法门,就算修净土法门的行者,此境亦不可得,恐是魔境。无果禅师就不理他,童子又再三地劝请,说勿错过;无果禅师就随手拿了一把引罄,插在莲花台上。不久,童子和诸乐人便鼓吹而去。第二天早上,禅师正要动身时,母女二人手中拿了一把引罄,问无果禅师道:“这是禅师遗失的东西吗?昨晚家中母马生了死胎,马夫用刀破开,见此引罄,知是禅师之物,故特送回,只是不知为什么会从马腹中生出来呢?”无果禅师听后,汗流浃背,乃作偈曰:“一袭衲衣一张皮,四锭元宝四个蹄;若非老僧定力深,几与汝家作马儿。”说后,乃将衣银还给母女二人,一别而去!

  佛教的因果业缘,实在是难以思议的真理,即使悟道,若无修证,生死轮回,仍难免除;观夫无果禅师,可不慎哉!》(佛光《活得快乐》页198、199)

  平实云:尔星云法师如是之语,正应以之自勉,然后勉众:“佛教的因果业缘,实在是难以思议的真理,即使悟道,若无修证,生死轮回,仍难免除;观夫无果禅师,可不慎哉!”如今尔星云法师,自身实无般若证量,如来藏--阿赖耶识--至今未证,未曾悟道;亦无禅定证量,初禅迄今未得;岂不正应以此自勉?当知“因果业缘,实在是难以思议……观夫无果禅师,可不慎哉!”而汝星云法师数十年来广受供养,建得全球金碧辉煌之寺院数十座,生活优裕无比,复受数万四众弟子尊敬推崇、恭敬奉侍,而自身并无丝毫修证,信施已自难消;加以推广“印顺法师否定如来藏正法之人间佛教”之谤法行为,及与无根诽谤平实所弘阿赖耶识正法之谤法行为,舍寿后当如何自处?夜深之时颇曾思之?

  复又极力推广藏密邪淫法教,至今不肯远离邪淫之藏密之邪教,使得护持尔星云之在家二众所造善行,翻成与尔共业之破法恶业;又支持印顺法师否定极乐世界、琉璃世界、天界等佛教弘传之事实,使得护持尔星云之弟子四众,已经与尔共成破法之恶业,翻使四众弟子之护持尔佛光山之善心,变成破法之恶业,尔若夜里扪心之时,颇曾为诸弟子之未来而思之?受供之时颇曾为佛光山广大徒众思之?

  收受弟子红包供养时可曾为供养尔之弟子福利思之? 夜眠高广大床时颇曾为广大信徒思之? 彼诸广大信徒护持汝之身口意行以后,已经与汝共同成就谤佛坏法之大恶业故;彼等以善心护持供养汝之后,却成为帮助汝星云大师破法之重业故。如是,以善心而造善行之结果,却是未来世多劫之极不可爱果报,岂非世间最大之冤枉乎!尔星云法师对得起这些尽心尽力护持尔之四众弟子乎!

  尔星云法师若有良善之心者,即应广思、深思,然后起而作诸补救之正行,正应猛力精进作诸弥补正行也!否则如何对得起广大信众之鼎力护持?莫使广大信众于汝身上修持善行之后,却获得帮助汝破

  佛坏法之恶果也!否则焉有资格身任人天福田之职?

  然而星云法师有一段话说得极好,正可以之自勉:《“谦受益,满招损”,自以为满了,实在就是自己最不足的时候。活到老,学到老,世间永远学不满。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禅师用石子、砂、灰、水为喻,自满自大者,不知可否以此为诫乎?》(佛光《活得快乐》页210)

  如是正语,汝星云--佛光禅师--正应取来自勉,戮力求悟;莫再以世俗法上数十年营造所得之大名声,笼罩尔座下四众弟子,同堕谤佛坏法之大恶业中;弘传印顺所说之人间佛教邪思者,即是谤

  佛坏法之大恶业故;否定平实所弘如来藏正法为邪魔外道法者,即是破佛坏法之大恶业故,皆是否定如来藏阿赖耶识之破法大恶业故;四阿含诸经中说:造作此等谤法之大恶业者即是谤佛故;如来藏阿赖耶识是三乘佛法之根本故,谤阿赖耶识实相心体者即是成就谤法根本重罪者故。尔星云大法师对于自己严重谤法之事实,不可效法鸵鸟埋首沙中、故作不闻不见之状,应当火速为尔自己及四众弟子所共同造作之破法大恶业,速谋补救之道。平实此语至诚,大师莫因平实此语而起大瞋!

  观乎无果禅师,唯受母女二人供养衣食,便难消得信施,几乎沦堕畜生道中;更何况星云大师数十年来已经受纳广大信众数百亿台币之信施,然而自身却于三乘菩提之任何一种,俱皆未悟、未修,如何消得数百亿之信施?更支持印顺之邪说而造下诽谤正法之大恶业,未来世中如何还得?

  尔星云若道数百亿元信施,非是尔星云一人独受,则尔星云大师正应为彼等追随于尔之众多法师顾念:当如何消得广大信众数十年来数百亿元之信施?当如何为诸出家二众弟子寻求弭补之道?彼等亦是为了护持汝星云大师而作彼彼诸业故。

  当知未来世时,彼等布施于尔星云及座下众法师之居士等人,或者因是布施而谨言慎行,不造谤法之大恶业,可能来世生于欲界天中,受诸福报;尔星云及座下出家二众,却须忍受更甚于无果禅师几乎亲受之果报;未来多世之后,恐将犹如阿含诸经中所说者:彼等居士天福享尽之后下堕人间为人,尔等将如佛所说,身任牛马之职,酬偿彼等居士之信施。此是经中

  佛语亲说者,尔星云法师岂能不知、不思? 纵使不为自己思之,亦当为座下出家二众思之也! 为令尔星云法师及座下二众出家法师能消众人信施,且举神山过水公案,共尔等说禅;若得悟入,便可消得信施也:

  潭州神山僧密禅师悟前在南泉,一日打锣集众时,南泉禅师来问曰:“你在作什么?”神山禅师答曰:“打锣。”南泉又问曰:“你是以手打锣?还是以脚打锣?”神山禅师当时会不得,却向南泉请求道:“还是请和尚为弟子说了吧。”南泉开示曰:“你可得清楚地记住这个公案。以后遇见了已经开眼的行家时,便像这样提出来说吧。”后来云岩昙成禅师闻得此一当代公案,便代神山禅师答伊南泉:“没有手脚的人才懂得打锣。”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