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公案故事

第五三二则 德山畜生

字号+ 作者:佛教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5-09 12:56 我要评论( )

只如德山禅师上堂如是开示,究竟有无慈悲为人处?未悟之人,本该请问堂头和尚:“如何是佛?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如是商请堂头和尚助悟,方是正理;如今德山禅师却教示弟子众等:“问即有过。”既然有过,理当不问,却又言:“不问者亦是乖违。


  朗州德山宣鉴禅师 师上堂曰:“问即有过,不问又乖。”有僧出礼拜,师便打。僧曰:“某甲始礼拜,为什么便打?”师曰:“待汝开口,堪作什么?”

  师令侍者唤义存(编案:即是雪峰义存禅师),存上来,师曰:“我自唤义存,汝又来作什么?”存无对。

  师见僧来,乃闭门,其僧敲门,师曰:“阿谁?”曰:“师子儿!”师乃开门,僧礼拜,师便骑项曰:“遮畜生,什么处去来?”

  星云法师举偈:“深山毕竟藏猛虎,大海终须纳细流;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开示学人面对“是非”时应如何自处云:《猛虎很凶猛,但是……。大海所以成其大,因为……这是说明我们人如果要大,必须要包容、要能容纳。世间是非之多,主要就是由于我们讲话不慎,制造了好多的是非。烦恼从哪里来的?烦恼是从我们自己争强好胜而来,因为我们不肯输别人、不肯吃亏,太爱讨便宜、争强好胜,所以就有很多的烦恼。贪欲、瞋恨、愚痴、傲慢、怀疑、邪见,这就是佛教所谓的六大烦恼,六种根本烦恼。这一首偈语是……。关于是非,我平常总觉得有个原则,我们第一不说是非,第二不听是非,第三不怕是非。所谓“是非朝朝有,不听自然无”,是非止于智者。是是非非别人嘴中搬来弄去,我何必那么认真?那么计较?所以没有用的人就不会处理环境、处理垃圾,甚至把家里弄得很混乱;有用的人他就会处理是非,解除烦恼,像贪瞋痴慢疑邪见,只要用教里面所谓“戒定慧”,三学四无量心都可以化解的。》(台视文化公司《禅诗偈语》页102~103)

  平实云:佛光山若要继续维持大格局,依星云自语,可得有包容心,要能容纳别人。如今平实多年来不曾拈提星云种种是非,亦不曾拈提星云种种法义上之错误,更不曾一句言及早年星云被党外杂志所刊登之种种性丑闻等事;然而星云竟容不得平实宣说完全符合世尊教义之正法,只因为平实之法义迥异其意识心境之说,只因为平实破斥藏密种种邪法,使其以往修证藏密法门之事行难以自圆其说,是故凭藉其佛教界之大名声、徒众之广大、政治上夤缘所得之势力,便自恃无恐,对平实无根诽谤,诬为邪魔外道,诬为法义有毒。如是,星云其人,口说包容,却因私心而对真实法义及人,加以排挤,口是心非,全无包容心,焉得以如是“包容、容纳”之语训示诸徒?更梓行天下以训天下人?

  今者平实仍以星云自语劝导星云其人:“……这是说明我们人如果要大,必须要包容、要能容纳。世间是非之多,主要就是由于我们讲话不慎,制造了好多的是非。烦恼从哪里来的?烦恼是从我们自己争强好胜而来,因为我们不肯输别人、不肯吃亏,太爱讨便宜、争强好胜,所以就有很多的烦恼。”且劝星云法师:“未真实证悟却又不肯服输,太爱未悟示悟而讨便宜;争强好胜,欲作天下第一大师、天下第一大道场,则必生起烦恼。复又由于此诸烦恼,导致心中不能安忍,讲话不能忌口,便诬谤平实,制造是非,则难免今日平实之公开苦劝。补救之道,唯有消除争强好胜之习性:法义不正便须服输,不应再作狡辩。若欲平实停止对尔星云之辨正者,唯有公开认错、道歉,别无他法;所遣座下法师二人来托我会某师,劝余停止如是事相及法义上之辨正者,绝无实质意义可言。继续强言狡辩者,必定欲盖弥彰故,绝无利益。止谤莫如自修:自有过失,则当改之;自身未悟,则当求悟;狡辩之言,终无所益。”

  至于平实法义是否有毒?平实其人是否为邪魔外道?自有四阿含解脱道之教典正义为证,自有般若系及唯识系诸多方广如来藏教典为证,自有身行之清净无贪无瞋为证,自有解脱与般若之实证智慧写于平实所造诸书中为证,岂是星云信口胡言所能横加扭曲者?至于六种根本烦恼之内涵,尔星云至今尚且未能真知。乃至其中浅如邪见五利使中之身见、我见,乃是见道所断之惑;如是粗浅之见道所断惑,尔星云尚且未知,犹堕于“缘起性空而绝无真实体性之意识心”中,执以为真,未曾断得见道所断惑之“身见、我见”,何况能断“边见、见取见、邪见、戒禁取见”等见惑?何况能知断除五利使后修道所应断之思惑?星云自不能知,自不能断,竟于书中教示徒众如何断此见思惑等六大烦恼,正是痴人之说梦者也!

  如今平实更以星云自语而劝星云:“关于是非,我平常总觉得有个原则,我们第一不说是非,第二不听是非,第三不怕是非。”是故请尔星云谨守自言:此后不说平实之是非、不听他人妄言平实之是非。

  星云既然如是说言:“有用的人他就会处理是非,解除烦恼,像贪瞋痴慢疑邪见,只要用教里面所谓‘戒定慧’,三学四无量心都可以化解的。”是故平实劝尔星云不说是非已,如今面对自己所招惹来之是非,应当实现自语:“不怕是非。”对于自己所招惹来之言语及法义上之是非,不应害怕,应当加以消灭:或者运用名声、教界势力、政治界势力,强压于平实而消灭之。或者运用智慧及忏悔之心──尔星云所言之戒定慧三学及四无量心──而化解之。未审星云然余此言乎?不然余此言乎?能履行自言乎?或逃避自言乎?能面对实行自己所言乎?或唯能逃避之乎?

  是故,论人是非虽易,举证事实则难;论人法义邪谬则易,举证他人法义邪谬之教上理上证据则难;是故,尔星云嗣后若欲再评他人者,当以此事为监,莫再犯之。特别是对真悟之人所作诬谤,尔星云舍报之时,纵言无力能受以求免受,仍须勉力自受,乃是自己所作者故,非干他人之事与业故。今劝星云法师已,且举德山畜生公案,共诸佛光山信众,宣说临济正统之禅宗法义:

  朗州德山宣鉴禅师一日上堂开示曰:“未悟之人,若开口请问法义,那就有过失;若是不开口问的话,却又错了。”开示甫毕,有一僧出列礼拜德山禅师,德山见状便打。那僧不服曰:“我才刚刚礼拜师父,为什么便打我?”德山禅师答曰:“等到你开口的时候才打你,那我这个师父在禅宗度人的法门上,还能作得了什么?”

  老禅师之见地与机锋,由于智慧深利之故,总是迅捷无比,常似石火电光;一般人总是后知后觉、不知不觉,根本无从测度老禅师之见地,亦无从了知其机锋涵意。便似前些年,有部份寡闻少见之法鼓山弟子,见平实在法会上使机锋,见之不解,根本不懂何谓机锋,当场嘲笑平实是疯人、是乩童起乩;如是而言在法鼓山学禅十余年、而言会禅,却成禅门笑话,可以传为千古笑谭也!

  只如德山禅师上堂如是开示,究竟有无慈悲为人处?未悟之人,本该请问堂头和尚:“如何是佛?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如是商请堂头和尚助悟,方是正理;如今德山禅师却教示弟子众等:“问即有过。”既然有过,理当不问,却又言:“不问者亦是乖违。”且教未悟之弟子众等,欲待如何是好?不问者有过,尔星云以意识思惟,当可知之,我则不问;且道:问即有过者,过在什么处?尔星云还答得否?料尔不知也!纵使答得,亦是言不及义之语,不须说与平实知之,免得痛棒。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第五一二则 翠微恶水

    第五一二则 翠微恶水

    2015-05-09 12:58

  • 第五二二则 百颜尊贵

    第五二二则 百颜尊贵

    2015-05-09 12:57

  • 第五二九则 德山诃佛

    第五二九则 德山诃佛

    2015-05-09 12:56

  • 第五三○则 德山问话

    第五三○则 德山问话

    2015-05-09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