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公案故事

第五一八则 云岩驱驱

字号+ 作者:佛教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5-09 12:57 我要评论( )

潭州云岩 昙晟禅师 道吾问:“大悲千手眼如何?”师曰:“如无灯时把得枕子,怎么生?”道吾曰:“我会也!我会也!”师曰:“怎么生会?”道吾


  潭州云岩 昙晟禅师 道吾问:“大悲千手眼如何?”师曰:“如无灯时把得枕子,怎么生?”道吾曰:“我会也!我会也!”师曰:“怎么生会?”道吾曰:“通身是眼。”

  师扫地次,沩山云:“太驱驱生!”师云:“须知有不驱驱者。”沩云:“恁么即有第二月也。”师竖起扫帚云:“是第几月?”师又低头而去。(玄觉闻云:正是第二月。)

  星云法师解说“死生觉悟”之道理,举偈开示云:《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来时欢喜去时悲,合眼蒙胧又是谁?这是清朝顺治皇帝的诗偈。他说,哪一个人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父母未生我之前,谁是本来的我?我出生了以后,我是什么?不知道。“来时欢喜去时悲,合眼蒙胧又是谁?”人家添丁、生孩子,我们恭喜恭喜;人家死人了,我们悲伤,所以生之喜、死之悲,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一个有智慧的人,就不是这样看法。……。所以我们应该想到:人生百岁,在无限的时间里,一百岁也只是刹那而已。人也不是到了百年之后才死,你每天晚上合眼蒙胧的时候,那时的你又是谁呢?因此在每天的生活里,对于迷悟、对于生死,都应该有一番警觉才是。》(台视文化公司《禅诗偈语》页44~45)

  平实云:清朝与蒙古皇室所传承之“佛法”,与藏密无异,而迥异南传与北传之佛法。南传佛法乃是上座部所传之二乘菩提,向南传至南洋地区,专在解脱道上用心,专求解脱生死轮回,从来不晓般若正理;然而久传而至今日,亦已失去解脱道之正理,如今彼诸南传佛法大师,亦皆以意识心之不执“我所六尘等法”,令觉知心住于不起烦恼、不动妄念之境界,如是而求安住,以之为涅槃境界,同于常见外道无异。

  中国、日本、高丽所传之北传佛法,则是大乘佛法之般若实相智慧,函盖二乘法之解脱道;然而传至今日,非唯失去般若正义,亦已失去大乘法中本所兼有之二乘解脱道正理,是故今时海峡两岸所有大师与居士,悉皆同以“不起六尘我所烦恼而不起妄念之觉知心”,作为禅宗般若所证悟之实相心,作为涅槃之真际。同皆误会三乘菩提正义。

  至于清朝与蒙古人所信受之“佛法”,则是印度后期“佛教”之密宗法门理论与行门,即是西藏密宗“佛教”之法,是故元朝皇帝皆信奉“欢喜佛”,以双身法中之“大日如来”淫乐双身法像,作为供奉之“佛”像;由是缘故,后宫之淫乱情形,中国佛教史之研究者罕有不知者。蒙古皇朝如是,明末及清廷皇朝亦复如是,皆以“欢喜佛”之双身淫乐报身“佛”,为其所供奉及修行之理论与行门。如是蒙古地区、元朝、明末、清朝皇室,皆因或多或少之政治因素而信奉藏密之“欢喜佛”(详见《狂密与真密》第二辑封面图示),本非真正之佛教,却假冒佛教之名、之教相、之出家僧宝相,藉政治势力公然取代真正佛教之显教,令真正之宗门正法,于当时之中原地区不能弘传。

  既以双身法之淫触第四喜作为修证之标的与内容,则知必定须以意识心之一念不生作为修证之标的,则必须以淫乐之专心享受淫乐触觉作为助道之法,以求住于一念不生,不起我所烦恼之境界中;然而淫乐有时强、有时弱、有时停灭,则导致一念不生之境界随之变化,则不能常时住于第四喜大乐境界中,则不能永保一念不生之境界,是故必须勤练气功提降功夫,以摄住精液不泄,以此得住于永不射精之状态中,藉以常保最大乐触之第四喜境界不断,常住于一念不生之境界中,是故必须借助于淫乐,是故必须修行双身法。元、清及明末之皇帝既然如是信奉、如是“修行”,如是支持藏密,则知皆是以意识觉知为真如佛性者;然而真正之实相心如来藏,则是从来离见闻觉知者,永远不堕于知觉性中,焉得与淫触相应而了知之、而常住淫乐之境界中?无是理也!

  是故,顺治皇帝之偈所云:“来时欢喜去时悲,合眼蒙胧又是谁?”唯是意识觉知心尔,根本未曾证得永离见闻觉知之如来藏也!来时欢喜者,以及去时悲哀者,皆是意识心之知觉性故。由是缘故,顺治皇帝之偈中所云“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当然亦是意识知觉性也。顺治如是,康熙、雍正…等历代皇帝亦复如是,悉是认取藏密所误认为真之意识知觉性也。由于明末与清朝所有皇帝皆信奉藏密“佛教”所奉之“欢喜佛”故,便使禅宗真正证悟之人所说法义,必定与彼等皇帝相违,有所抵触;彼诸历代皇帝当然必定加以破斥压抑,以免损及皇帝在佛教界之权威;雍正之造《雍正御选录》,将古来真悟之禅宗祖师加以贬抑,并引错误祖师误认意识觉知心而宣说之公案加以表扬者,其目的在此。

  由是缘故,明清两代之真悟者,皆不能正大公开弘传真正如来藏正法,必与皇帝所“悟”互相抵触故,只得依佛之命而投生于西藏地区,希望从西藏内部改变西藏“佛教”法义,导归正法,虽然仍因藏人薄福及业力而归失败。然而由此亦可证知元、明末、清朝之显教正统佛教遭受政治压迫,正理无法弘传而受压抑之实情。然而星云法师浑然不知此理,不能了知顺治皇帝之堕于意识心之知觉性中,犹引顺治皇帝之偈,以为佛法修证上之好偈,却成为星云未悟之旁证;又不肯与平实和睦相处,无根诽谤平实,今日不免遭致拈提而出丑也!

  复次,星云引顺治之色身无常偈,以如是无常之观行,作为临济禅宗之禅法知见,去临济法道实远!何曾了知临济正道?如是误以意识心之知觉性,作为佛性,作为真如者,皆是常见外道见,与常见外道曾无差异,焉可作为佛法而教授四众弟子耶?

  星云既然劝勉四众弟子,认为应该探讨实相心,故作是语:“因此在每天的生活里,对于迷悟、对于生死,都应该有一番警觉才是。”如今阅读平实之著作已,已知一念不生之知觉性乃是意识心之自性,乃是缘起性空之法,非是实有常住之金刚法,四阿含诸经明说之文俱在,第三转法轮诸唯识经佛语现在,则应殷勤探究第八识实相心之所在,求觅自身本有之空性实相心,求觅从来本离见闻觉知之实相心,求觅本来不曾稍起烦恼、本来不起妄念之第八识实相心,方能入于证悟贤圣之列,方入菩萨数中。

  若仍如今日之尚未证得实相心者,则汝星云实是迷人,非是悟者;一切同于星云之未证得实相心者,皆是不通般若之凡夫故。星云自身既未证得实相心,复又出书开示:“期望四众弟子于‘迷悟生死’皆应有所警觉”,则当勉励四众弟子及与自身:同皆戮力求证第八识实相心。既如是,又何可故作违心之说而谤平实?何得以凡夫未悟之身而谤平实所弘正法?心口相违如是,非是真正大师应有之心行也!佛光山四众弟子,于此应当有所警觉、有所探究,方免误修法道之余,复又随于星云法师广造破坏正法、诽谤证悟贤圣之重罪。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第五一二则 翠微恶水

    第五一二则 翠微恶水

    2015-05-09 12:58

  • 第五一三则 道吾坐卧

    第五一三则 道吾坐卧

    2015-05-09 12:58

  • 第五一四则 道吾同道

    第五一四则 道吾同道

    2015-05-09 12:58

  • 第五一五则 道吾即非

    第五一五则 道吾即非

    2015-05-09 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