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文化

西藏文化谈(一):巫术,作为政治手段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5-05-09 13:29 我要评论( )

西藏文化谈(一):巫术,作为政治手段 十四世达赖喇嘛可以算是当今世界上的一个大红人了,每每见他张口就是人权民主,言论自由,科学精神等等等等,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是理性主义者,而事实上藏文化的传统是迷信非自然力量,认为神鬼巫术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关键

西藏文化谈(一):巫术,作为政治手段
 
十四世达赖喇嘛可以算是当今世界上的一个大红人了,每每见他张口就是人权民主,言论自由,科学精神等等等等,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是理性主义者,而事实上藏文化的传统是迷信非自然力量,认为神鬼巫术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关键。
 
呼唤魔鬼
 
自古以来在西藏巫术和政治就是不分家的,而绝大部分巫术是用来毁灭政治上的敌人的。而这就需要魔鬼的帮助。藏文化也许在很多方面有缺乏,但最不缺少的恐怕就是魔鬼了,翻开喇嘛经文,到处都是魔鬼,按照德国藏学家MatthiasHermanns的话:“佛教中良性的一面全被盖住了。”(参阅Matthias Hermanns: Das Nationalepos der Tibeter,Gling Koenig Ge Sar, Regensburg 1965)这种杀人巫术不是什么少见的例外,也不局限于私事上,正相反,它通常是喇嘛的主要任务。所谓的“鬼学”是西藏喇嘛寺庙里面的一门重要“科学”,有关这些魔鬼所举行的各种各样的仪式,是喇嘛政权的一项重要工作。想要招唤魔鬼现身,必须给魔鬼献上其喜欢的贡品,不同种的魔鬼有不同的口味。下面列了几项喇嘛的贡品:
 
---用黑面和人血制成的饼;
---五种肉的混合,其中人肉;
---一个乱伦而生出的小孩的头颅骨,装满血和芥子;
---小男孩的皮;
---人血和人脑装在碗里;
---人油灯,灯芯由头发做成;
---用人胆,脑,血及内脏做成的大面团。
(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 of 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 deities, Kathmandu 1993)
 
如果魔鬼接受了这些牺牲,它就会听命于作法的人。有个四只手的魔鬼Mahakala 被认为是很有助的杀敌者,它的六只手的变种,更血腥的Kshetrapala则在有国家大事时被呼唤。魔法师用金墨水或刀刃上滴下来的血把咒语和愿望写在一张纸上,法力就应起作用了。
 
解放西藏前夕黄教喇嘛曾唤Kshetrapala来打解放军,喇嘛把这个魔鬼关进一个三米高的大饼(Torma)里,放在拉萨郊外点燃,这个魔鬼冲出牢笼后就带着它的手下奔往边界,和一条“九头怪龙”打了起来。为了完成这个仪式有二十一人被杀,他们的内脏被用来做牺牲大饼(Torma)。(参阅A. Tom Grunfeld: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New York,1996)
 
本世纪中期黄教的桑耶寺(Samye)曾受当时西藏政府之命造了四个巨大的“十字网”去抓一个教Tsan的红色魔鬼军,以用它来攻打“西藏的敌人”。这是一张四方形的大网,由四种颜色的线织成,网上挂满了密宗的神秘物质:
 
---墓地的土;
---人头;
---杀人武器;
---不自然死亡的男人的鼻尖,心,嘴唇;---毒草等等。
 
这些混合物据称对Tsan有吸引力,就象蜡烛对飞蛾有吸引力一样,Tsan来了以后就会陷在网里。一个活佛大喇嘛坐关七天后说,这些魔鬼现在可以受命去攻打敌人(汉人)了!(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 of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deities, Kathmandu 1993)
据称相似的作法以前也曾奏效,如当尼泊尔人攻入西藏的时候,尼泊尔就发生了地震。但是法术经常要很常时间才能生效,如1904英国人入侵西藏,二十年后,在印度比哈尔发生地震,几个英国士兵死亡,藏人称这是活佛以前所做之法的结果。
 
Voudou法术
 
大家都知道海地的Voudou,做一个和敌人相象的玩偶,毁掉或折磨这个玩偶,使敌人的真实肉体也受同样的打击。这种法术其实在藏文化中是极普遍的。通常需要在玩偶中附上敌人的头发或衣物,有时也需要更多,如下面描绘的一个仪式:“划一个红色的半月形的魔力图案,在一个痨病鬼的裹尸布上,写上那个人的名字和家谱,墨水是一个黑皮肤的小女孩的血。把这块布举在黑烟里,同时呼唤你的守护神。然后把布放进魔力图案里,手里晃动着痨病鬼骨头做成的匕首,念十万遍咒语。然后把这块布放到那人睡觉的地方。”这一方法可以置敌死命。(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of 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 deities, Kathmandu 1993)
 
另一个使敌人变疯的方法:“在一个山顶上划一个白色的魔圈,把用有毒的树叶做成的敌人偶像放进圈里,在这个偶像上用白树浆写上敌人的名字和家谱。把偶像举在人油灯的烟里,当你念咒语的时候,用右手握着骨头做的匕首摩擦偶像的头部。最后把偶像放在魔鬼Mamo喜欢出没的地方。”(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 of 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 deities, Kathmandu 1993)
 
这些巫术绝不是什么少见的宁玛巴或Bonpo的歪道,它是自五世达赖起国家最高政策的一部分。五世达赖制作了一本“方法书”(《金册》),用黑色唐卡做成,内容全是用巫术杀人。比如其中所绘的gan tad法术:一个圆圈中间画着一男一女,是作法的对象,手上和脚上系着铁链,人物的四周是密宗喇嘛写下的咒语:“命被割掉,心被割掉,身子被割掉,权力被割掉,来源被割掉(意为敌人的亲属也要被灭绝)。”然后将娼妓的经血滴在图案上,将头发和指甲放在图案里的人物上,做法的喇嘛将图案折起来,和一些藏文化中特有的物质,一起塞进一个□牛角里。(至于这些藏文化中特有的物质是什么,大家读到这里一定也可以想象了,我就不再数罗了)做这个法必须戴着手套进行,否则对法师身体有害。在一个墓地里,行法者将大群魔鬼呼唤进牛角,再将牛角埋在敌人的领地里。敌人便会死去。(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 of 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 deities, Kathmandu 1993)
 
五世达赖曾在甘丹寺作法,毁灭Kagyupa和藏巴汗,藏巴汗的像被放进大面饼里(Torma),面里还有一个被杀死的年轻男子的血,人肉,啤酒,毒药等等。(参阅Zahiruddin Ahmad: Sino-Tibetan relations in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in: Serie Orientale Roma XL, Roma 1970)
 
十八世纪时,对尼泊尔作战期间,西藏喇嘛也曾对尼泊尔军队指挥官实施此类巫术。
 
 
关于La(bla)
 
藏巫术认为每个生命有一个叫La(bla)的能量源泉,这个源泉不一定在体内,而在别的地方如山上,湖里,野兽身上。一个人可以有不止一个La(bla)。大人物如大喇嘛,贵族的La(bla)在高贵的动物身上,如雪狮,熊,虎和象;中等人的动物是牛马羊驴之类;下等人的动物是老鼠,狗,蝎子之类。La(bla)也是一个家族,一个部落,一个民族生命的源泉,比如羊卓雍湖就被称为是藏人的能量源泉,传说如果它的水干枯了,藏人就会全死光。流亡藏人曾经传播谣言,说汉人要排干羊卓雍湖水。(参阅Tibetan Review, Januar 1992)
 
如果想消灭敌人,应将敌人的La(bla)摧毁。每个喇嘛都应该有能力通过占星和算命的方法算出一个人的
 
La(bla)的所在。
 
超级武器
 
据称五世达赖曾有极其利害的武器,八齿之轮,可以在一瞬间将敌人成百上千地杀死。(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 of 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 deities, Kathmandu 1993)
 
另一件超级武器,在十四世达赖手中也曾使用过,就是在拉萨城外的黄教寺院Kardo Gompa里,被称为“魔鬼之磨”的两块圆石。据Nebesky-Wojkowitz称,1950年当时西藏政府曾用此武器来攻击解放军:“一个精通黑巫术的喇嘛受命操作此物。在好几个星期的坐关里,他试将敌人的能量源(La)引入几个芥子中去。当他从征兆里发觉成功后,他就把芥子摆进石磨里碾碎。。。石磨的巨大毁灭力使行法者都受到伤害,有些喇嘛在转过石磨后死去了。”
 
五世达赖是一个疯狂的巫术崇拜者,他的巫术仪式,分为每年定期举行的,和突发举行的(杀敌法)。他认为他政治上的胜利主要是由于他的巫术,而蒙古人的帮助则是次要的。(参阅Zahiruddin Ahmad: Sino-Tibetan relations in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in: Serie Orientale Roma XL, Roma 1970)
 
Kagyupa的文件则称五世达赖将九个恶魔从牢笼中放了出来,让它们将蒙古军队引入西藏进行屠杀。五世达赖的巫术记载在他编写的两本书里:《密封的秘密传记》和《金册》,有兴趣者可以去看Samtsen Gyaltsen Karmay所写的 Secret visions of the fifth Dalai Lama. The gold manuscript in the fournier collection, London 1988.
 
五世达赖是当今十四世达赖的最高榜样,那么十四世达赖的巫术作法是如何呢?这是西藏流亡政府中一个讳末如深的秘密,但我们仍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到它的踪影。在达赖的自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他在毛泽东去世时所做的和《天轮经》(Kalachakra Tantra)有关的仪式:
 
“在三天的作法中,毛死于第二天,第三天的早上一直下着大雨,然而到了下午,却出现了我一生中所见到过的最美丽的彩虹。我相信,那是一个很好的征兆。”(参阅Dalai Lama XIV, Das Buch der Freiheit, Bergisch Gladbach 1993)
达赖的宫廷御用文人Claude B. Levenson说此次仪式是“一个很严格的法事,事前有几个星期的隔绝坐关,特别按照五世达赖定下的法则进行。”(参阅Claude B. Levenson所写的《达赖喇嘛传》)
 
在喇嘛教的圈子里确实是将毛的死亡“归功”于达赖的巫术。邓小平死于1997年2月12日,而在此之前不久他曾见过达赖的兄弟,Gyalo Thondup,此人也是“活佛”( Tulku),按照喇嘛教的教义,这之间是有必然联系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西藏文化谈(楔子):也说六世达赖仓央加错逸事

    西藏文化谈(楔子):也说六世达赖仓央加错逸事

    2015-05-09 13:30

  • 西藏文化谈(二):热振喇嘛(Reting)

    西藏文化谈(二):热振喇嘛(Reting)

    2015-05-09 13:28

  • 西藏文化谈(三):金刚乘

    西藏文化谈(三):金刚乘

    2015-05-09 13:28

  • 西藏文化谈(四):从Kailash的说法谈开去

    西藏文化谈(四):从Kailash的说法谈开去

    2015-05-09 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