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修证

五、究竟位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5-07-08 19:20 我要评论( )

五、究竟位 究竟位即是成佛之位。最后身菩萨(等觉位菩萨)住兜率天,观察世间时节因缘;当众生法缘成熟的时候,最后身菩萨,即降神母胎,人间受生,隐其威德神力,现如凡夫,方便善巧示现出家修行,终于菩提树下明心,大圆镜智及上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现前,

  五、究竟位
  究竟位即是成佛之位。最后身菩萨(等觉位菩萨)住兜率天,观察世间时节因缘;当众生法缘成熟的时候,最后身菩萨,即降神母胎,人间受生,隐其威德神力,现如凡夫,方便善巧示现出家修行,终于菩提树下明心,大圆镜智及上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现前,确定必将成佛;复于夜后分,曙光将显,明星出时,睹见明星而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圆成佛道。诸佛如来,断尽烦恼障一切习气种子,断尽所知障一切随眠,永断分段生死种及变易生死无明,成就四种涅槃,四智圆明。人间舍寿后,报身常住色究竟天利乐十方地上菩萨,以诸化身利乐有请,永无尽期,成就究竟佛道,是名大慈大悲大雄大力无上正等正觉——十号具足之人天导师。
  藏密之“即身成佛”,迥异于佛教最后身菩萨成佛之过程,今将藏密“即身成佛”的法门略披露一二,以便读者知悉。
  (一)、密宗的法身“成佛之道”
  道然巴洛布仓桑布《那洛六法》中如是说:
  “死时之明光,先见红光赛如闪电,是后丹田火炽(原注:丹田火为内火,温暖乃丹田火之力),热力上升,于是顶上见一月轮(原注:藏语称此月轮为小兔。西藏秘密经中此种密语甚多,苟无上师口传,万难明了。此处所谓月轮者,精点之别名也),丹田火之力,用时即修‘空安无二无别’;如知空安无二无别,则抱明母之时至矣(意谓可以观想而修证双身法也)。抱明母者即阴阳交合之道也,抱明母能生安乐,同时视‘一切法空’,使空安不分,此之谓‘空安无二无别’也。抱明母时并非实际上抱一明母,乃心中想象抱一明母也。此是虚之明母(注:抱明母即空安意思,安者己心,空者明母;二者互合,是谓空安无二无别,空安二者永不分离。),否则人死之时,何来真实明母可抱耶?不过作此观想而已矣。此时心中想‘一切法空’,则自己得到法身焉。”《那洛六法》(270、271、273页)
  “夫修死时之光,必须好好观看,方能知之;平日时时刻刻修,想自己死去,四大次第融入,空来之时:见白妙空来时,见红大空来时,见黑一切空时,气往上升,命即外出,于是明光显现,获得法身等等。”(《那洛六法》294、295页)
  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要人在死时观想双身修法,再在心中想“一切法空”,认为如此“自己(能)得到法身”。此即是密宗之“中阴成就法身佛”之道。此说一无是处。佛的法身即是真如,无形无相,性如虚空,其体不生不灭。密宗的上师误认明光心为法身也,然而明光之心仍是意识所成境界,无关法身;一切大乘经中所说法身乃是第八识。佛子要想证得佛地的法身,先要经修行,以参禅开悟的方式,一念相应,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证得第八识以后,还要修习道种智,经历长劫的修行,将此阿赖耶识内无量的染污的种子完全转化清净,乃至辨正了知八识所蕴一切种子,一切种智具足,才是证得诸佛之真如法身。非是在死时观想双身修法,再在心中想“一切法空”而能证得。
  (二)、藏密报身“成佛之道”
  1,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在《那洛六法》中说:
  “此外尚有法报化三身成佛之道,譬如生前修法之际修第四个空(原注:即一切空)时,明光前来,于是想‘自己死矣!我死无常,一切法空’,空中现一本尊自己,与此本尊无二无别,此即报身成佛之道也。”(《那洛六法》264页)
  “修法之人天天作‘我死想’,八十种风气融入二十五种,二十五种融入三种,三种者即是三遍融化也。……将来死时亦想“我死矣,我死无常,一切法空”,空后放光,见大亮光;一切亮光皆是佛光,遍一切处无非此光;光即是空,于是想空中上变成一佛、如平日所修之本尊样子(原注:此本尊与自己无二无别)。一切庄严既备,乃从心间吽字放光(原注:此光乃自己所修之光),奉请智慧佛,奉请之后佛光前来;此时自己所修之光,一见此佛光即甚害怕,因佛光明亮无比、不可逼视;但勿畏惧,应如子遇母相近相亲,立即迎上,与佛光融合。是即报身成佛之道也。”(《那洛六法》271、272页)
  2,密宗黄教至尊宗喀巴上师于《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所述的“即生成佛”之道:
  黄教至尊宗喀巴上师的所谓的成佛之道,乃是以观想所成的明点,配合气功,在男女双修时,将性快感扩充到全身,名为证得报身佛,这就是密宗的无上瑜伽之乐空双运。无上瑜伽之男女双修乃是密宗各大派皆有之思想,亦是密宗一切宗派之根本思想。西藏密宗一切宗派之修行理论,及实修之法门,悉皆以此男女双身合修之法门为最后标的,无一宗派能自外于此双身修法。(相见《密宗的灌顶》一节)
  如是藏密报身“成佛之道”,所“证得”者绝非佛说之诸佛所得报身,乃是密宗自己施设之妄想法,套用佛法“报身”之名而说,绝非真正之诸佛报身也。诸佛的报身,乃是具足诸地之三种意生身,具足诸地之增上慧学、增上定学、增上戒学,然后断尽烦恼障一切习气种子,断尽所知障一切随眠,福德圆满,然后方能现起报身;此是最后身菩萨之修证所得,非诸地菩萨之所能知者。密宗的以自己所修的光与佛光相合而成就报身佛,欲通过男女双修,获得“大乐”遍身,以成就报身,何其荒谬无知!
  (三)、密宗的化身“成佛之道”
  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在《那洛六法》中说:
  “两光合后虽已成佛,尚须灌顶方有权力。犹如尔等请得一尊佛像,必求喇嘛为之开光,盖非如此,是佛智慧不具,不能利益众生也;故报身成佛后,心间吽字复又放光奉请佛会灌顶,迨灌顶后方有权力化身利生矣,此理不可不知。报身得后,化身始来;如无报身,何来化身?昔时之释迦牟尼佛是为化身之例。报身庄严,如受法时头戴五佛冠,身穿菩萨衣也。法身系光体,非肉眼所能见。”(《那洛六法》272、273页)
  如是密宗所说化身“成佛之道”,原来只是中阴境界中之观想与“佛光”合并所得“境界”,其实并非佛法中所说之化身,唯是密宗祖师依于自意所解释之“化身”,其实只是妄想之法。如是而言化身成佛之道,皆是妄想,无关佛法之化身。
  (四)、藏密的观想“成佛之道”。
  密宗自编的《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七)中,密宗之“大日佛”如是开示:
  “微妙金刚相应故,即当观想于自身,自身现月影像中,净菩提心应观想。复于净妙月轮中,如应观想于自身,自身即是金刚像,萨埵金刚想无异。微妙金刚法相应,如应观想于自身,自身萨埵金刚心,萨埵金刚想无异。如应观想于自身,所有诸相皆具足,自身即是佛影像,诸佛菩提应观想。……微妙金刚法相应,观想金刚住心中,自身即是佛影像,由是观故即成佛。”
  藏密经典说:密宗的行者若于打坐时观想自己心中出现本尊,再将本尊身逐渐修改,使之越来越庄严;若观想自本尊身成为金刚萨埵时,自身便是金刚萨埵;若观想自身本尊,使之越来越广大、越来越庄严,逮至观成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成功时,自己便是究竟成佛,与佛无二。藏密观想成佛之法,完全是臆想的法,譬如乞丐,观想自己就是国王,而对宰相王臣起慢,令人喷饭!
  (五)、藏密观想“阿”字“成佛之道”
  在密宗自编的根本经典《大日经》(卷五)中密宗之“大日佛”如是开示:
  “所谓阿字者,一切真言心,从此遍流出,无量诸真言,一切戏论息,能生巧智慧;秘密主何等,一切真语心?佛两足尊说,阿字名种子,故一切如是,安住诸支分,如相应布已,依法皆遍授。由彼本初字,遍在增加字,众字以成音,支体由是生,故此遍一切,身生种种德。今说所分布,佛子一心听:以心而作心,余以布支分,一切如是作,即同于我体。安住瑜伽座,寻念诸如来,若于此教法,解斯广大智,正觉大功德,说为阿阇梨,是即为如来,亦即名为佛。”
  如是《大日经》是以所观想所成之“阿”字为真言心、诸佛心,迥异佛说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为诸佛心。又言观想此阿字成就者,即同于佛,成为如来。完全是荒诞不经的说法。
  (六)、藏密中阴“成佛之道”
  1、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在《那洛六法》中所开示的中阴两光相合“成佛之道”:
  “在此(死后的)四十九天之内,天天佛来引导;佛来之时,光芒万丈、明亮无比,生前不修之人,此时一见是光,无不畏逃而不愿近之也。惟有生前常修之人,此时识得佛光,不畏而亦不逃,当即自观为佛,心间放光,即与佛光融合;两光一合,立地成佛矣!是乃中阴身成佛之法也。”(《那洛六法》281页)
  密宗的中阴身替代成佛之道。
  2、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在《那洛六法》中开示的中阴替代“成佛之道”:
  “修得好者,中阴身替代可以成佛。若云中阴身可以成佛,是说不然,须知此乃中阴身替代成佛;如取中阴身,必无成佛之可能。至于中阴身替代成佛者,即(观想)变成一佛之样子而后成佛也。”(《那洛六法》281页)
  密宗之修法中,一贯主张观想明点与明光,冀于死时观想自己“心间放光”,将此观想之光与佛光合而为一,以此为“立地成佛”之妙道,也是荒诞不经的说法。至于中阴身替代成佛之说,有其大过。一切有情之中阴身,皆依其果报而有大小胜劣之别,非由观想之胜妙而可转易之;不论行者生前观想之本尊如何广大,死后之中阴身仍须受其业力限制而有其一定之大小,不能藉由死前之观想而转易之也;故说密宗欲藉观想之法,以令中阴身胜妙广大庄严者,名为妄想。转易中阴身尚不可能,何能藉观想之法而于中阴之际成佛?
  (七)、藏密的虹光身“成佛之道”
  藏密之人,以为要“即身成佛”,需要练成虹光成就,也就是通过气脉、明点等修炼,将色身转化为光体,死了以后,不需要将色身火化,直接以化光消失了,或者仅留下毛发、指甲等,以此证明其“即身成就”。
  密宗对于成佛之道,完全不知不解,妄自以为修成虹光身就是究竟成佛。藏密之“虹光成就”,其实就是色身的自燃现象。报纸上也偶有报道某人身体自燃的现象。道家传说之中,亦复不乏其人。于世间法中古今皆有如是异能者,绝非唯有密宗某师方能有之,亦非极为稀奇之事,是故此事绝非即是成佛之证据也。藏密中人谓肉体径化为虹光身者,应系犹如古今密宗诸师之以讹传讹多世之后,加以确认,其实并非真有其事,所以者何?谓马尔巴并未修得任何四禅八定功夫,生时亦无其它神异证量可言,云何死时而有如是异能?世尊于舍寿时,多人欲燃香薪而不能起火,等大迦叶尊者临场参与时,佛自由内起火而燃,故意遗留碎身舍利与众多遗法弟子,而稍解弟子思念之情。又所留碎身舍利,其量达八斗之巨,远超色身之量,此岂密宗之“佛”所能为之?故密宗所言修证“明空双运大手印、乐空双运大手印”,而能成就虹光身者,皆与佛法无关,本质乃是外道法也。
  (八)、藏密听经、诵经“成佛之道”
  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在《那洛六法》中所开示:
  “金刚勇识即是你师,如此想念供养而不得功德、不速疾成佛者,未之有也。有一种《上师供养经》异常秘密,听者即使不修,如听七遍亦必成佛,此乃佛菩萨加被之力所致也。莲花生大士曰:‘信仰坚固之弟子,我必佑之;因其对师恭敬供养,一切由其师担负了,故行者只要一心供养恭敬其上师,其它均可不用。’此乃天下第一等便宜事,亦为最秘密之法术,因修法中上师第一重要也。”(《那洛六法》33、35页)
  “余尚有一经,诵之七天,即可成佛。此经用于闹鬼之处,只要一念,即可将鬼超度成佛焉。”(《那洛六法》324页)。
  如道然巴洛布仓桑布上师开示之不需修行,听经七遍,或者诵经七天即可成佛,完全是异想天开。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