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拈提

13 不思善恶 之二

字号+ 作者:如来藏网 来源:未知 2015-04-12 21:25 我要评论( )

第四十则 不思善恶 之二 卢行者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阿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将军大悟,行者又云:“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


  第四十则 不思善恶 之二

  卢行者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阿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将军大悟,行者又云:“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

  星云法师对此公案,也曾解说:《慧(惠)明在六祖惠能言下觉悟,但如果没在弘忍大师门下多年,可能不会有今日的觉悟?木有本,水有源,当下的一刻,原来是从历史时间中得来的。所谓“因缘成熟”,也就是这个意思了。》(佛光《没时间老》页211)

  平实云:星云法师其实不懂禅宗之禅意,亦只是依文解义之徒。惠明将军因卢行者而开悟之后,即认卢行者为师;为尊师重道故,避开惠能大师名讳,改名道明禅师,不复名为惠明。星云所说此一段语,虽非正说,然而亦有正理:“慧(惠)明在六祖惠能言下觉悟,但如果没在弘忍大师门下多年,可能不会有今日的觉悟?木有本,水有源,当下的一刻,原来是从历史时间中得来的。”正可提示那些忘恩负义、欺师灭祖之学人:“木有本、水有源”,是故星云所说如是之语非无正义。然而开悟之事,并非唯此长时熏习便能得悟也!且观星云法师肩负临济禅宗之正统传承,又有数十年之禅宗公案语录熏习,今以佛光禅师之名义,示人以证悟之姿,然而至今却仍然落在意识觉知心上,仍然落在世俗法所臆想之禅法上,与禅悟仍然无缘也!由此事实,可知禅悟之事,非唯久时熏习便可得悟也!要须亲证之人给与正确知见之后,再加之以机锋或言语指示相助,而后得之,方得正受也!由是缘故,说尔星云法师----佛光禅师----不懂禅宗之禅也!

  只如六祖道:“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阿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当下大悟,却是久参之人碰壁无数,历经甚多参究过程之后,在卢居士之帮助下,方有悟处。不可一闻之下,便得悟去也!然而六祖如是传于后世之“明说”公案,其实“居心不良”,众人极易被误导至“意识觉知心不思善恶”之境界上故。而我禅门四众弟子,却绝不可因此而心生不满;

  佛已告诫不可明说密意故,五祖传法当时必已殷切交待故。是故后时宣说坛经之时,不得不隐其密意,故意作是言说,令当时及后世诸多悟缘未熟之人,暂住未悟之境界中,以免谤法而堕地狱,亦是苦心一片也。

  是故惠明禅师之开悟,说句难听底话:其实是卢居士明言相告所知者,绝非自己参究所得者故。然而六祖宣讲坛经之时,却因先前与惠明将军相遇时,事在紧急而不得不明讲,所以将当时明言之语在坛经讲座中作了改动,然后在述说“不思善恶”等法时,故意加此一句以为补救:“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在此作了伏笔,以备有缘之人得以照见,亦避免后世悟者之诃责。虽有如是补救之作为,仍然难免后来无门慧开禅师之嫌言也,且录《无门关》公案中无门禅师之语为证:

  《六祖因明上座趁至大庾岭,祖见明至,即掷衣钵于石上云:“此衣表信,可力争耶?任君将去。”明遂举之,如山不动,踟蹰悚栗;明曰:“我来求法,非为衣也!愿行者开示。”祖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明当下大悟,遍体汗流,泣泪作礼问曰:“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意旨否?”祖曰:“我今为汝说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明云:“某甲虽在黄梅随众,实未省自己面目,今蒙指授入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今行者即是某甲师也。”祖曰:“汝若如是,则吾与汝同师黄梅,善自护持。”

  无门曰:六祖可谓是事出急家,老婆心切;譬如新荔支剥了壳、去了核,送在尔口里,只要尔咽一咽。颂曰:描不成兮画不就,赞不及兮休生受;本来面目没处藏,世界坏时渠不朽。》

  无门慧开禅师举示《六祖坛经》之言曰:“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意旨否?”即可知必有明说之言,可知六祖当时事出急迫,欲迅速了断,以免再有人追上来横生枝节,是故将密意明告惠明将军,是故惠明将军乃有“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意旨否”之言,当知绝非后来宣讲坛经时表面上所见之“不思善恶”之言也!是故后来六祖将“不思善恶”一言在岭南公开讲之,岂真是当时所说之密语密意?

  君不见坛经道“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那惠明上座当时明闻密意了,以为还更有密意可以言说者,是故更问:“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意旨否?”不知更细密之要义,都要在日后自己去作观行,是故六祖开示云:“汝若返照自己面目,密却在汝边。”惠明将军闻此一言,方知恩德大于天,乃自愿降低一辈,改认五祖为师公,改认卢居士为己师,由是缘故,为避六祖“惠”字,将原名惠明改为道明。六祖出世度众之后,道明禅师座下凡有弟子悟入者,尽皆遣送岭南,往谒六祖告喜及重受印证。

  今观此时诸方大师读坛经已,不曾见有人因读此六祖明说之语而得真悟,皆是堕在意识觉知心上,尽在意识心上作文章。既如是,当知“不思善恶”一语,绝非明说密意之语,其实别有明说密意之语;无门禅师亦道六祖当时是为惠明将军明说密意者,故道:“六祖可谓是事出急家,老婆心切;譬如新荔支剥了壳、去了核,送在尔口里,只要尔咽一咽。”所以“不思善恶”一句,只是对世人交待之语,并非当时为惠明开示之真言也。所幸惠明将军宿具慧根,闻而不疑不退,否则将如今世听闻平实明说者之退失而生疑诽谤也!

  六祖当时为免随后继续有人追上来夺取衣钵、横生枝节,必须迅速了断,是故当时为惠明将军明说了,后来宣讲坛经时,不得不隐覆密意而作了这么一段开示,使得当时及后世多少大禅师死在六祖这一句下!尽在不思善恶之觉知心上广作文章,今时台湾四大法师悉不能免。千年来之诸方大师尽皆死在句下之后,无门慧开禅师却来下个脚注:“描不成兮画不就,赞不及兮休生受;本来面目没处藏,世界坏时渠不朽。”语译如下:“任凭你怎么描也描不成功,怎么画也不成就;正当开悟时,你想要用语言来赞叹祂的时候,其实都来不及了,也赞叹得不完全;你听到了这个密意的时候,可别硬生生地就接受了。这个本来面目是那么分明地一直在显示著,根本就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藏匿;世界坏了的时候,祂还是不会朽烂毁坏的。”

  既然特地吩咐:“你听到了这个密意的时候,可别硬生生地就接受了。”便知明闻之人极难信受之,往往心生疑惑:“那么神圣而不可明说之密意,竟然那么分明地显现?竟然那么平实而又现成?”确实令人难以相信也!既然是如此令人难以相信之事,焉得明说之?更何况五祖忍了数十年,仍然不肯传与追随他数十年之神秀大师之密法,岂有可能不告诫惠能行者保密?六祖又岂有可能在法性寺之讲座上,广对大众明讲?岂有可能白纸黑字写在坛经中?岂有可能梓行天下而广流传?由此可知不思善恶一则公案,其实大有密意存焉!如今还有哪位大师能晓此中密意?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