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拈提

06 鹅湖点空

字号+ 作者:本地风光 来源:未知 2015-04-12 21:26 我要评论( )

第二十三则 鹅湖点空 信州鹅湖 大义禅师 唐宪宗召师与诸师论义。有大法师问云:“欲界无禅,禅居色界。此土凭何立禅?”师云:“法师只知欲界


  第二十三则 鹅湖点空

  信州鹅湖 大义禅师 唐宪宗召师与诸师论义。有大法师问云:“欲界无禅,禅居色界。此土凭何立禅?”师云:“法师只知欲界无禅,不知禅界无欲。”大法师云:“如何是禅?”师以手点空,大法师无对。帝云:“法师讲无穷经论,只这一点,尚不奈何!”

  星云法师举韩愈参大颠禅师公案:《韩文公一日相访,问师:“春秋多少?”师提起数珠曰:“会么?”公曰:“不会!”师曰:“昼夜一百八。”公不晓,遂回。次日再来至门前,见首座,举前话,问:“意旨如何?”座扣齿三下;及见师,理前问,师亦扣齿三下。公曰:“原来佛法无两般。”》如是举已,星云法师便说禅云:《韩愈问春秋多少?其实人生岁月何用挂心?要紧的是人天合一,心佛不二,所谓道的大统;儒也、佛也,一以贯之也。是故禅师以手珠示意:佛儒一统也。及昼夜一百八,意旨岁月无多,莫为佛儒争论,佛道、儒道,共襄携手。》(佛光《石头路滑》页48)

  平实云: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说诗。若不是真悟底人,千万莫说公案,否则难免他时异日有个真悟底人,依照禅门祖师古风加以拈提,那时须不好看,老脸无处可摆也!岂不是求荣反辱之举?焉是有智之人?

  平实往年不曾片言只字评论于星云大师,非因不知其落处,只是因为心存与人为善之念,是故不曾拈提之,私下亦不曾评论之;奈何星云大师仗其道场广大、徒众巨万、名声震天、势力强大,竟对毫无恶意之平实居士加以“邪魔、外道、法义有毒、必下地狱”等恶言。今日平实为护正法,不令佛教真实了义正法之弘扬受损,不得不加以响应,亦因是故而将星云大师列入拈提之对象,虽非平实本意,殆是势所使然耶!

  韩愈参访大颠禅师,询问禅师年岁;大颠禅师却提起数珠问云:“会么?”韩愈不晓,次日又问大颠禅师座下弟子之首座,首座只是扣齿三下;韩愈依旧不会,又来问大颠禅师,大颠亦只是扣齿三下。那韩愈不会,只道得一句:“原来佛法无两般。”离禅犹自遥远也!可那星云法师根本不知大颠禅师之意,亦不知首座之意,更道:《韩愈问春秋多少?其实人生岁月何用挂心?要紧的是人天合一,心佛不二,所谓道的大统;儒也、佛也,一以贯之也。是故禅师以手珠示意:佛儒一统也。及昼夜一百八,意旨岁月无多,莫为佛儒争论,佛道、儒道,共襄携手。》

  然而儒家之学自是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学,乃是世间圣贤之学;虽有中庸之道,亦只是世间中庸,从来不曾与中国禅宗之佛法中道相应;虽有正心诚意之学,从来不曾言及法界实相之第八识如来藏,皆属意识层面之世间法,与禅宗所悟第八识之法有什么相干?与中国禅宗所触证之出世间玄旨有何相干?星云法师却浑然不知,更道“儒也、佛也,一以贯之也”,一心要作世俗乡愿之人;如是偏斜之心行、口行、意行,落实于文字书籍之上,一切真悟之人读之,都不免要哂之!由是之故,平实便以星云大师所曾举说之偈,返赠星云大师: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说诗。

  今且先举鹅湖点空公案,共尔星云大法师说禅,说已再来返征韩愈之公案,便得会通也!唐宪宗一日召请信州鹅湖大义禅师入皇宫,与诸大法师当面讨论法义。有大法师提出考问云:“欲界之中并无色界之禅定,禅定境界居于色界,此人间国土凭何建立禅定境界?”那法师自以为精通佛法,其实根本不懂,乃至粗浅的通于外道之禅定境界亦复错会,说得此语,益显自己之无知也!所以者何?谓色界定境界虽属色界所有,然而在人间之众生,若有因缘及正确行门,欲证色界定者无难,是故人间亦能证得色界定;虽在人间,不能住入色界天之境界中,然却可以住入色界天人所入之等至位中,境界无二无别;唯是异熟果之缘故,不能住在色界天人之日常生活境界中,不能了知色界天人之生活环境尔。

  然而如是禅定正理,于禅宗之证悟而言,非属重要之事,是故鹅湖大义禅师闻彼法师如是问已,却不针对如是错误加以辨正,仍本于禅宗法旨而评论云:“法师你只知道欲界无禅,却不知道禅界无欲底道理。”不与伊说明禅定与禅宗之禅有何同异,但言其不知禅宗所悟境界不在欲界中之道理。那大法师闻鹅湖禅师如是答,便扣住此一答题,紧追著问:“如何是你所说底禅?”以为鹅湖禅师答后,即可加以破斥。不料鹅湖禅师口中不言,却伸出手来,往空中一点,更无二话。那大法师见状,根本不知鹅湖禅师之心行,由是不知所对。唐宪宗见状便评论云:“法师讲得无穷无尽底经论,只是对鹅湖禅师这一点,尚且不能奈何啊!”

  禅宗之禅乃是般若智慧,非是世间禅定境界法门,根本无境界、无所得。禅门学人不知,或因被大师所误导故,便多学习静坐,以禅定之修法,寻求一念不生之境界,以之为悟;多以为觉知心一念不生时即是离分别,以为觉知心不触外境时便合经中所说离见闻觉知之真心境界,更有人坐至未到地定之深定中,暗无觉知、亦不知自己之存在,便以为如是境界已经符合大乘经中所说之离见闻觉知之真心境界,便将住在暗无觉知境界中之觉知心认作真心如来藏。若是有人问著时,便答道:坐至不知自己存在、不知有六尘时,便是能所皆离,便是开悟境界。如是自以为悟。

  然而经中所说无念、离见闻觉知等,其实并非灭却觉知心之见闻觉知,而是在觉知心之见闻觉知历历不昧之际,有一离见闻觉知、离一切语言妄念之第八识如来藏心同时存在运作。而此离于六尘见闻觉知之如来藏心,其实并非完全无觉无知,只是其觉知之行相、其了别之行相极为深细,非是觉知心所有之六尘中之了别及六尘中之觉知也。由是缘故,六祖开示云:“真如起念,非眼耳鼻舌能知。”一般人之眼耳鼻舌身意识,无法了知此真心之起念行相也,唯有真悟之人方能知之,故说真实心并非全如石头木块之完全无知,而是拥有能了知众生心行、能了知世界根身之觉知也。然非六尘中之觉知也!

  大法师们以禅定之理而测度禅宗禅师所悟,不免错会,便以一念不生之法作为修证禅悟之境界,难免专在一念不生之禅定境界上揣摩,以为鹅湖禅师将会与彼等探讨禅定修证之境界,却不料鹅湖不是以禅定境界说禅,只是望虚空一点,大出彼等大法师之所料,是故难知鹅湖禅师之般若智慧境界也!只如鹅湖大义禅师以手点空,这一点意在何处?岂是意在一点之际一念不生?

  彼大法师以为自己读得经论百部,可以问倒鹅湖禅师,不料鹅湖以手点空,壁立千仞,教伊无下手处,在这一点之下没了手脚,岂况能有言说?尔星云大法师如今还能会得鹅湖禅师这一点么?若会不得,平实教尔三招禅法:一者每日持一数珠,且于佛光山中到处游走,见人便提起数珠问云:“是什么?”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