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拈提

入不二门(序)

字号+ 作者:本地风光 来源:未知 2015-04-12 21:27 我要评论( )

《入不二门》 ——公案拈提集锦[选录 平实居士公案拈提诸书中之二十则拈提,合辑为一册流通之) 平实导师 著 修学佛法者,应有明确之目标,


  《入不二门》

  ——公案拈提集锦[选录 平实居士公案拈提诸书中之二十则拈提,合辑为一册流通之)

  平实导师 著

  修学佛法者,应有明确之目标,然后应有到达此一目标之方法,以及完成初期目标后进修之次第;而此方法与次第,必须是确实可行者。如是学佛,方能有成,不致浪掷一世宝贵之生命时间与精神、钱财,空修一世佛法。能如是者,方属有智之学佛人也! 此书以拈提公案之方式,藉由辨正禅宗参禅知见,提供大乘见道之锁钥,愿我佛门四众弟子皆能由此书中获得大乘入道之功德。----平实导师

  版工按:平实导师以拈提公案之方式,显示星云法师之外道见。

  代 序— —从“迎佛牙”到信基督

  公元2002年12月28日,于基督教福音电视台之节目中,由早期享有盛名之演艺人员“娃娃”所主持之福音节目中,有此一醒目之标题:《从“迎佛牙”到信基督》,于基督教电视台之节目上,竟会提及佛光山之迎佛牙事相,引起余一时好奇,当时便随顺观察其所言何事,由是而知佛光山之重要信徒中有如斯事:

  有曹永松先生者,从事房屋建筑业,为普门建设公司总经理(曹先生于节目中曾言:公司名称乃因信仰佛光山星云法师,故依佛光山之普门寺而取名为普门建设公司),乃是归依于佛光山二十五年之信徒,亦曾是护持佛光山之重要信徒,身为佛光山之五品功德主(闻佛光山对于护持其道场之居士,评定等级为九品,与慈济功德会之分定等级类似),若到世界各地之佛光山道场,凭其五品功德主之身分,皆可免费享受食住之权利(曾闻九品功德主住宿佛光山之食住待遇,随其品等高下而有差别);并曾身任国际佛光会会长或某分会会长一职,常与星云法师互相过从,节目中并出示夫妇二人皆各自与星云法师单独合摄之照片。因曹先生颇受看重之身分故,于佛光山从大陆迎请佛牙来台时,得以亲捧佛牙,有如是光采之往事。然而依止佛光山星云法师“学佛”二十五年之后,却不能深入佛教法义,不知三乘菩提之内涵,由此缘故,终至因事业不顺故,转而信奉基督教,弃舍星云法师而去。 转信基督教后,其妻并曾于佛像前倡言:“希望释迦牟尼佛能信受(归依)上帝,能接受上帝确是创造世界万物、创造人类之造物主。”有如是荒谬之言语。

  探究曹先生伉俪所以致此转变者,咎在佛光山将佛法世俗化及浅化所致,咎在星云法师将佛教定位于信仰、而非定位于三乘菩提之修证所致,咎在星云法师以世俗信仰之内涵取代三乘菩提所致;因此缘故,导致曹永松伉俪在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之后,仍于佛法之二乘解脱道正理、大乘佛菩提道正理,全无所知。更因星云法师一心欲与外教攀缘示好,不肯解说基督教之上帝所住境界低下,故令曹先生伉俪无法知悉基督教之上帝实仅是三界中之欲界众生尔,尚不能修入色界无色界之凡夫境界,何况能知阿罗汉之解脱境界?何况能知禅宗开悟菩萨之境界?更何况能知地上菩萨境界?佛之知见则更无论矣!由星云不懂三乘菩提,以致所教导之知见粗浅故,使得曹先生伉俪完全不知上帝只是欲界天境界中之凡夫,所以因于无知,而敢要求 释迦牟尼佛归依基督教之欲界天神耶和华。被星云法师所误导故,便以浅薄之知见而倡言:在佛光山亲近二十五年后,对佛法之道已经完全知解。

  彼以为佛教亦只是种种宗教信仰中之一种,与其他宗教信仰并无差别,不知佛教之内涵其实是函盖三乘菩提者,不知佛教是以出离三界生死苦为主要内涵者;不知世间所有宗教中,不曾有一宗教能令人亲证三乘菩提中之一种,何况具足?亦不知基督教之上帝耶和华,仍是欲界中轮回生死之凡夫众生,尚不能知色界天境界,何况能知阿罗汉之解脱证境?更何况能知菩萨境界?当知永远不能稍知诸佛菩提也。故说曹先生伉俪在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之后,竟仍然完全不知有三乘菩提,完全不知信仰佛教之目的在于修学三乘菩提,故有如是堕于民间信仰层次之知见,而于事业不顺之时导致退信之事。如是过咎,不应归责于曹先生伉俪,此过唯在佛光山之星云法师一人,曹先生伉俪只是受害者罢了。

  何故平实作是言说?谓星云法师极力与一神教交流,藉此交流作为提升一神教与自己地位之手段,因此而令人误以为一神教在三界中之地位与佛教并无差异;星云法师更于书中主张儒、释、道与天主教同是一家,可以一以贯之,故佛光山信徒往往不知佛教之大异其他宗教所在。观乎星云法师一生所为,与慈济之证严法师相同,皆在将佛法加以世俗化及浅化,皆在将佛教改变为信仰之宗教,而非修行之宗教,引导信徒走向人间世俗化宗教之层次;是故星云从来不言二乘菩提之解脱道正理,从来不弘大乘佛法之佛菩提道正理;偶或言及解脱道正理,则以世俗法解说二乘菩提,或以印顺之藏密应成派中观无因论邪见,解释二乘菩提,严重背违二乘菩提正义;偶或言及佛菩提、临济禅宗之理,则以“我所”缘起性空之世俗法,解说临济禅宗所悟之证境,或以世俗道理解说大乘佛菩提,或将误会后之解脱道用来解说大乘法之般若。

  然而大乘佛菩提方是般若,二乘菩提非是般若,唯是解脱道,是故不回心之俱解脱大阿罗汉,亦不能知大乘菩萨所证之般若智慧;乃至第七住贤位菩萨所证之粗浅般若智慧––禅宗之破参明心之根本无分别智––大阿罗汉亦不能知之;是故般若绝非唯是二乘菩提所修证之解脱道,而是函盖解脱道在内之佛菩提道;佛光山之星云法师,实不应以解脱道解释大乘般若,何况彼等所知之解脱道法义复又严重误会,堕于我见常见之中。

  佛菩提道之内涵,实以亲证如来藏为主,要因亲证如来藏方得发起,而二乘菩提所修证之解脱道,只是佛菩提道一切种智中之一小部份尔,只是修证大乘般若所得之副产品尔。然今星云法师尚且不能了知粗浅之二乘菩提,从来皆在我所上教人远离,却从来不教人断除我见––认为意识心常住不坏、认为意识一念不生时便是真如心,我见从来不断,何况能断我执?而彼所言无我者,皆以远离我所作为实证无我,作为断我见,其实尚未能断我见,皆堕常见外道之凡夫知见中。如是,星云其人对于二乘菩提正理,尚且不能了知,何况能了知大阿罗汉所不能知之大乘菩提般若?

  星云法师知见之粗浅,至今仍然如是,未曾改变,致令徒众随其同堕我所之上而用其心;于宣说般若佛法时,依然如是,未改邪见,犹堕印顺所倡导“一切法空、离如来藏可有缘起性空”之邪见中,皆成大乘法中之恶取空者,皆是无因论、兔无角论者。如是不具佛法知见之星云法师,如是领导佛光山四众弟子“学佛”,导致座下之法师二众误会三乘菩提正理,亦导致佛光山之信徒对于佛法正理完全不能理解,完全不能知悉三乘菩提正理,知见普遍极为浅薄,而将外道知见认作佛法知见;甚至将佛教当作一般宗教而信仰之,以为佛教亦只是求感应、求平安、求富足、求家庭和乐之宗教。由如是误会佛法之缘故,将错会之知见教导信徒,致使曹永松伉俪,依止佛光山“学佛”二十五年,成为“五品功德主”,成为星云法师之重要支柱以后,却因世俗法上之不如意,而对佛教失去信仰,后来更对往日之佛光山等“同修”说言: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