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语录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三十四

字号+ 作者:本地风光 来源:未知 2015-04-12 21:09 我要评论( )

《古尊宿语录》 卷三十四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颂古 外道问佛 杲日连天照有无。孰云善逝坐跏趺


《古尊宿语录》
卷三十四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住南康云居嗣法善悟编)
△颂古
外道问佛
杲日连天照有无。孰云善逝坐跏趺。如今要见当年事。邪正犹来在半途。
世尊升座文殊白槌
法王法令若为酬。潦倒文殊强出头。负累释迦犹可事。至今千古闹啾啾。
世尊拈花迦叶微笑
百万人天望举扬。拈花微笑大乖张。几多业识茫茫者。问着劳生沸似汤。
二祖请达磨安心
若有丝毫付与人。可师何得更全身。人间天上迷逢处。八两元来是半斤。
六祖风幡
非风幡动唯心动。大海波澜常汹涌。鱼龙出没任升沉。生死圣凡无别共。
无别共底怎么样。祖佛傍观空合掌。
国师三唤侍者
潦倒江湖上。竿头事可吩。一回浮子动。又是上钩来。
百丈野鸭子
草里寻常万万千。报云飞去岂徒然。鼻头是甚闲皮草。十字纵横一任穿。
百丈归与同事坐次。忽然哭。事问曰:“忆父母耶?”丈云:“无事。”曰:“被人骂耶?”丈云:“无事。”曰:“哭作什么?”丈云:“问取和尚。”事往问大师。大师曰:“你去问取他。”事回至寮中。见百丈呵呵大笑。事曰:“适来为什么哭,而今为什么却笑?”丈曰:“适来哭而今笑。”同事惘然。
一回思想一伤神。不觉翻然笑转新。云在岭头闲不彻。水流涧下太忙生。
马祖升堂百丈卷席。
挂得帆来遇便风。须臾千里到家乡。临门上岸逢妻子。欢喜情怀不可当。
百丈再参马祖
挂拂遭呵耳便聋。衲僧奚若验宗风。金刚脑后抽生铁。华岳三峰倒卓空。
黄檗一日问百丈曰:“和尚在大师处。有甚奇特言句。乞师不吝。”丈遂举再参马祖因缘。乃曰:“我当时被大师一喝。直得三日耳聋。”黄檗不觉缩项吐舌。丈曰:“子已后莫承嗣马祖么?”檗曰:“不然。今因和尚。得见马祖大机大用。要且不识马祖。若承嗣马祖。恐已后丧我儿孙。”丈曰:“如是如是。”
家肥生孝子。国霸有谋臣。拳头劈口槌。未到无儿孙。
百丈开田说大义
开田说大义。后人莫容易。百丈总持门。淡而还有味。
黄檗问百丈:“従上宗乘苗裔,此间如何商量?”百丈默然。檗曰:“教后人如何委悉?”丈云:“我将谓你是个人。”便起去。檗随后入方丈曰:“某甲得得而来。败要个印信足矣。”丈曰:“若恁么,他后不得辜负老僧。”
打阛还他州土麦。唱歌须是帝乡人。现成财本成家者。多见饥寒在子孙。
百丈一日问黄檗。何处去来。檗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丈曰:“还见大虫么?”檗便作虎声。丈便抽斧作斫势。檗约住便与一掌。丈便休。至晚上堂谓众曰:“大雄山下有一虎。汝等诸人好看。老汉今日亲遭一口。”
大雄山下斑斑虎。触着伤人谁敢顾。亲遭一口老婆心。何曾用着腰间斧。
百丈问黄檗:“甚处来?”檗云:“开田来。”丈云:“辛苦不易。”檗云:“随众作务。”丈云:“有劳道用。”檗云:“争敢辞劳。”丈云:“开得多少田?”檗遂酴地数下。丈便喝。檗掩耳而去。
相见言谈理不亏。等闲转面便相辉。毕竟水须朝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
黄檗示众:“汝等诸人。尽是鼻酒槽汉。”
大唐国里无禅师。不许会兮败许知。着肉汗衫如脱了。方知棒喝诳愚痴。
黄檗一日在南泉位中坐。南泉遂问:“长老是甚年中行道?”檗云:“威音王佛已前。”泉云:“犹是王老师孙在。”檗遂归本位坐。
彼此老来谁记得。人前各自强惺惺。一坑未免俱埋却。几个如今眼子青。
南泉问黄檗:“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檗云:“某甲十二时中不依倚一物。”泉云:“莫是长老见处么?”檗云:“不敢。”泉云:“浆水钱且置。草鞋钱教什么人还?”檗不对。
问答分明是切磋。几人于此见病讹。少年俱决龙蛇阵。潦倒同吟稚子歌。
南泉门送黄檗。泉曰:“如许大身材。戴椰子大笠子。”檗云:“三千大千世界。总在里许。”泉曰:“王老师?尔。”黄檗戴笠子便行。
相见锦江头。相携上酒楼。会医还少病。知分不多愁。
百丈问南泉:“何处来?”泉曰:“江西来。”丈曰:“还将得马师真来么?”泉曰:“败这是。”丈曰:“背后底?尔?”泉拂袖便出。
八面当风败这是。拂袖之谈动天地。堪爱卖身王老师。不作贱兮不作贵。
南泉坐次。一僧叉手而立。泉云:“太俗生。”僧合掌。泉云:“太僧生。”僧无对。
南北东西无不利。令人深爱老南泉。眉毛撕系如相似。鼻孔辽天不着穿。
洞山谓云居云:“昔南泉问座主:‘讲何经论?’主云:‘《弥勒下生经》。’泉云:‘弥勒几时下生?’主云:‘现在天宫。当来下生。’泉云:‘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时云居遂问洞山。败如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未审谁与他安名着字。洞山直得禅床震动。乃曰:‘膺庠黎。’”
禅床惊震被搽糊。惹得儿孙不丈夫。拄杖劈头连打出。也教知道赤须胡。
南泉示众云:“马大师道:‘即心即佛。’又云:‘非心非佛。’老僧却不恁么。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么道。还有过也无?”赵州出礼拜归众。僧问:“赵州适来礼拜归众。意作么生?”州云:“却问取和尚。”僧上问南泉:“适来谂上座意作么生?”泉云:“他却领得老僧意旨。”
祖佛场中不展戈。后人刚地起病讹。道泰不传天子令。时清休唱太平歌。
南泉斩猫儿
五色狸奴尽力争。及乎按剑总生盲。分身两处重相为。直得悲风动地生。
晚赵州従外归。泉举前话问之。州脱草鞋戴头上而出。泉云:“子适来若在。即救得猫儿。”
安国安家不在兵。鲁连一箭亦多情。三千剑客今何在。独许庄周致太平。
南泉归宗麻谷三人去礼忠国师
同气相求事可论。一回见面一欢情。两行何处闲文字。一队谁家好弟兄。
大隋葢龟。
骨里皮兮皮里骨。大隋老子无窠窟。上士闻之笑未休。中流特地生疑惑。
俱胝竖指。
老大宗师竖指头。一生用得最风流。玄沙拗折无人会。年来年去冷飕飕。
德山参见,龙潭吹纸烛。
黄金为骨玉为冰。莫把他家此日寻。多少従来悟心匠,尽将底事继威音。咦!
鲁祖面壁
池阳何处得扪摸。后代商量苦也无。古人刚地成多事。敢问如今会也无。
雪峰示众云:“望州亭与上座相见了也。乌石岭与上座相见了也。僧堂前与上座相见了也。”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七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七

    2015-04-12 21:10

  •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八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八

    2015-04-12 21:10

  •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九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二十九

    2015-04-12 21:10

  •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三十

    舒州龙门(清远)佛眼和尚语录 卷三十

    2015-04-12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