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净土集

庐山净土集 东林十八高贤传

字号+ 作者:佛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4-12 22:27 我要评论( )

东林十八高贤传 [南宋]志磐法师增修 慧远法师 法师慧远,姓贾氏,雁门楼烦人。幼而好学,年十三,随舅令狐氏,游学许、洛。博综《六经》,尤


东林十八高贤传
[南宋]志磐法师增修
慧远法师
  法师慧远,姓贾氏,雁门楼烦人。幼而好学,年十三,随舅令狐氏,游学许、洛。博综《六经》,尤善《庄》《老》。宿儒先进,莫不服其深致。二十一,欲渡江从学范宁,适石虎暴死,南路梗塞,有志不遂。
  时沙门释道安,建刹于太行常山。一面尽敬,以为真吾师也。初闻安师讲《般若经》,豁然开悟,叹曰:“九流异议,皆糠秕耳!”遂与母弟慧持,投簪受业。精思讽诵,以夜继昼,因求直道场。沙门昙翼,每给灯烛之费。安师闻之曰:“道士诚知人。”师神明英越,志与理冥。至二十四,大善讲贯。有客闻说实相义,往复问难,弥增疑昧。师为引庄子之说以相比类,惑者释然。安师因许令不废外典,常临众叹曰:“使道流东国者,其在远乎!”后随安师南游襄阳,值秦将苻丕为寇。乃分张徒属,各随所往。耆德临岐,皆蒙诲益,唯师不闻一言,即跪请曰:“独无训敕,惧非人类。”安师曰:“如汝者,复何所虑!”
  师乃与弟子数十人,南适荆州,居上明寺。念旧与同门慧永,约结屋于罗浮。太元六年(晋孝武帝)至浔阳,见庐山闲旷,可以息心,乃立精舍。以去水犹远,举杖扣地曰:“若此可居,当使朽壤抽泉。”言毕,清流涌出。浔阳亢旱,师诣池侧,读《海龙王经》,忽见神蛇从池而出,须臾大雨,岁竟有秋,因名“龙泉精舍”。永师先居庐山西林,欲邀同止,而师学侣寖众。永乃谓刺史桓伊曰:“远公方当弘道,而贫道所栖,隘不可处。”时师梦山神告曰:“此山足可栖神,愿毋他往。”其夕大雨雷震。诘旦,林麓广辟,素沙布地,楩、楠、文梓充布地上,不知所自至。伊大敬感,乃为建刹,名其殿曰“神运”。以在永师舍东,故号“东林”,时太元十一年也。此山仪形九叠,峻耸天绝,而所居尽林壑之美。背负炉峰,旁带瀑布,清流环阶,白云生栋。(《庐山记》:“匡裕先生,殷周之际受道于仙人,即岩成馆,人称‘神仙之庐’,因名‘庐山’。”《浔阳记》:“山高三千三百六十丈,周二百五十里,其山九叠,水亦九派。”《郡国志》:“叠障九层,包藏仙迹。”)别营禅室,最居静深。凡在瞻履,神清气肃。
  师闻天竺佛影,是佛昔化毒龙瑞迹,欣感于怀。后因耶舍律士叙述光相,乃背山临流,营筑龛室,淡彩图写,望如烟雾。复制五铭,刻于石。江州太守孟怀玉、别驾王乔之、常侍张野、晋安太守殷隐、黄门毛修之、主簿殷蔚、参军王穆夜、孝廉范悦之、隐士宗炳等,咸赋铭赞(见《庐山集》)。
  先是浔阳陶侃刺广州,渔人见海中有神光,网之得金像文殊,志云“阿育王所造”。后商人于海东获一圆光,持以就像,若弥缝然。侃以送武昌寒溪。主僧僧珍,常往夏口,夜梦寺火,而此像室独有神护。驰还,寺果焚,像室果存。及侃督江州,迎像将还,至舟而溺。荆楚为之谣曰:“陶唯剑雄,像以神标。云翔泥宿,邈何遥遥。可以诚至,难以力招。”及寺成,师至江上,虔祷之,像忽浮出。遂迎至神运殿,造重阁以奉之,因制《文殊瑞像赞》。
  尝谓:“诸教三昧,其名甚众。功高易进,念佛为先。”既而谨律息心之士,绝尘清信之宾,不期而至者,慧永(同师安公,先居西林)、慧持(远师同母弟)、道生、昙顺(并罗什门弟)、僧睿〖校注:应为慧睿,见后注〗、昙恒、道昞、昙诜、道敬(并远师门人)、佛驮耶舍(此云“觉明”,罽宾国人)、佛驮跋陀罗(此云“觉贤”,迦维卫国人)、名儒刘程之(号遗民)、张野、周续之、张诠、宗炳、雷次宗等,结社念佛,世号十八贤。复率众至百二十三人,同修净土之业。造西方三圣像,建斋立誓,令刘遗民著《发愿文》。而王乔之等,复为《念佛三昧诗》以见志。
  师神貌严肃,瞻仰者则心战。沙门有持如意致献者,不敢陈白,窃留座隅而去。法师慧义,强正少可,谓师弟子慧宝曰:“诸君肤浅,故于远公望风推服。”尝至山,值师讲《法华》,欲致难,辄内悸流汗。出谓慧宝曰:“此公言貌,诚可敬服。”殷仲堪任荆州,入山展敬,与师俱临北涧松下,共谈《易》道,终日忘倦。仲堪叹曰:“师智识深明,实难庶几。”师亦曰:“君之才辩,如此流泉。”(后人名其处曰“聪明泉”。)司徒王谧、护军王默,并钦慕风德,遥致敬礼(王谧有书往反)。
  卢循据江州,入山诣师。师少与循父遐,同为书生,及见循,欢然道旧。其徒谏曰:“循为国寇,得不为人疑?”师曰:“我佛法中,情无取舍。识者自能察之,此何足惧。”及宋武进讨循,设帐桑尾,左右曰:“远公素王庐山,与循交厚。”宋武曰:“远公世表之人,何可疑也。”乃遣使驰书,遗以钱帛。
  有行者来侍师,善驱蛇,蛇为尽去,因号“辟蛇行者”。有一虎往来,时见行迹,未尝伤人,人号“游山虎”。师与社众,每游憩上方峰顶,患去水远。他日有虎跑其石,水为之出,因号“虎跑泉”。又于一峰制《涅槃疏》,因名“掷笔峰”。
  初是大教流行江东,经卷未备,禅法无闻,律藏多阙。师乃令弟子法净、法领等,远越葱岭,旷岁来还,皆获梵本。昔安公在关中,请昙摩难提,出《阿毗昙心论》。其人未善晋言,颇多疑滞。后僧伽提婆至,即请重译,及《三法度论》。于是二论乃兴,师即制序,以贻学者。闻鸠摩罗什入关,遣书通好。什答书曰:“传绎来贶,粗闻风德。经言:‘末代东方有护法菩萨。’钦哉仁者,善弘其道。”昙摩流支入秦,师遣弟子昙邕,请于关中出《十诵律》,流传晋国。西土诸僧,咸称汉地有大乘开士,每东向致礼,献心庐岳。及佛驮跋陀罗至,师即请出禅数诸经,于是禅戒典出自庐山,几至百卷。先是此土未有“泥洹常住”之说,但言寿命长远。师曰:“佛是至极,至极则无变。无变之理,岂有穷耶?”乃著《法性论》十四篇。罗什见而叹曰:“边方未见经,便暗与理合。”秦主钦风,以《大智度论》新译,致书求序。师以其文繁广,乃抄其要为二十卷,而为之序(罗什译《智论》凡百卷)。
  桓玄征殷仲堪,要师出虎溪,称疾不往。玄将入山,左右曰:“昔殷仲堪礼敬于远,请公勿屈。”玄曰:“仲堪死人耳。”及玄见师,不觉屈膝,所怀问难,不复敢发。及语至征讨,师即不答。玄后以震主之威,劝令登仕。师正辞以答,玄不能强。既而欲沙汰众僧,下教僚属曰:“沙门之徒,有能申述经诰、禁行修整者,始可以宣寄大化。其有违于此者,悉当罢黜。唯庐山道德所居,不在搜简之列。”师因致书,广立条制。玄悉从之。
  初庾冰辅政,以沙门应敬王者;何充奏不应礼。及玄在姑熟,复申冰议。师答书曰:“袈裟非朝宗之服,钵盂非廊庙之器,尘外之客,不应致敬王者。”乃著《沙门不敬王者论》五篇:一、明在家者有天属之爱,奉主之礼。二、明出家以求志,变俗以达道,岂得与世典同其礼敬。三、明求宗不顺化。“宗”谓泥洹不变,以化尽为宅(“泥洹”即“涅槃”,翻“不生不灭”)。“不顺化”者,其生可灭,其神可冥。冥神绝境,谓之泥洹。而不随顺于生生化化、流动无穷之境。斯所以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岂复有所礼敬者哉。四、明体极不兼应。谓历代君王,体极之主,但务方内,而不可并御于方外,故曰“不兼应”。天地之道,功尽于运化。帝王之德,理极于顺通。与夫独绝之教,不变之宗,优劣明矣。若夫如来之道,则无所不应矣。五、明形尽神不灭。谓火之传于薪,犹神之传于形。火之传异薪,犹神之传异形。方生方死,往来无穷。但悟彻者反本,惑理者逐物耳。有顷,玄纂位,即下书曰:“佛法宏诞,所未能了。初推奉主之情,故令兴敬。今事既在己,宜尽谦光。诸道人勿复致礼也。”桓玄西奔,安帝自江陵还京师。辅国何无忌劝师候迎,师称疾不行。帝遣使劳问,师上书谢病,帝复下诏慰答。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庐山净土集 念佛三昧诗集序

    庐山净土集 念佛三昧诗集序

    2015-04-12 22:29

  • 庐山净土集 问念佛三昧并答 慧远法师问 鸠摩罗什答

    庐山净土集 问念佛三昧并答 慧远法师问 鸠摩罗什答

    2015-04-12 22:28

  • 庐山净土集 万佛影铭

    庐山净土集 万佛影铭

    2015-04-12 22:28

  • 庐山净土集 沙门不敬王者论(节录)

    庐山净土集 沙门不敬王者论(节录)

    2015-04-12 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