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定

修止观——能令心速疾得定的九种加行

字号+ 作者:佛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5-02 14:51 我要评论( )

云何名为白品所摄九种加行。一相应加行。二串习加行。三无倒加行。四不缓加行。五应时加行。六解了加行。七无厌足加行。八不舍轭加行。九正加行。


云何名为白品所摄九种加行。一相应加行。二串习加行。三无倒加行。四不缓加行。五应时加行。六解了加行。七无厌足加行。八不舍轭加行。九正加行。由此九种白品所摄加行故。能令其心速疾得定。令三摩地转更胜进。又由此故。于所应往地及随所应得。速疾能往能得。无有稽迟。黑品所摄九种加行。不能令心速疾得定。不令三摩地转更胜进。又由此故于所应往地及随所应得。极大稽迟。不能速疾往趣获得。
第一:相应加行
云何名为相应加行。谓若贪行者应于不净安住其心。若瞋行者应于慈愍安住其心。若痴行者应于缘起安住其心。若憍慢行者应于界差别安住其心。若寻思行者应于阿那波那念安住其心。若等分行者或薄尘行者。应随所乐攀缘一境安住其心。勤修加行。如是名为相应加行。
略解:判断自己是哪种行者,以及对治的具体方法,请学习鸠摩罗什大师所译《坐禅三昧经》
至于净土行人,不修上述对治法,专修念佛一门亦可,大智度论说:
复次,念佛三昧能除种种烦恼及先世罪;余诸三昧,有能除淫不能除瞋,有能除瞋不能除淫,有能除痴不能除淫、恚,有能除三毒不能除先世罪。是念佛三昧能除种种烦恼、种种罪。
复次,念佛三昧有大福德,能度众生;是诸菩萨欲度众生,诸余三昧无如此念佛三昧福德,能速灭诸罪者。如说:昔有五百估客,入海采宝;值摩伽罗鱼王开口,海水入中,船去駃疾。船师问楼上人:“汝见何等?”答言:“见三日出,白山罗列,水流奔趣,如入大坑。”船师言:“是摩伽罗鱼王开口,一是实日,两日是鱼眼,白山是鱼齿,水流奔趣是入其口。我曹了矣!各各求诸天神以自救济!”是时诸人各各求其所事,都无所益。中有五戒优婆塞语众人言:“吾等当共称南无佛,佛为无上,能救苦厄!”众人一心同声称南无佛。是鱼先世是佛破戒弟子,得宿命智,闻称佛声心自悔悟,即便合口,船人得脱。以念佛故,能除重罪、济诸苦厄,何况念佛三昧!
复次,佛为法王,菩萨为法将,所尊所重唯佛世尊,是故应常念佛。
复次,常念佛得种种功德利。譬如大臣特蒙恩宠常念其主;菩萨亦如是,知种种功德、无量智慧皆从佛得,知恩重故常念佛。汝言“云何常念佛,不行余三昧”者,今言“常念”,亦不言“不行余三昧”;行念佛三昧多故言“常念”。
第二:串习加行
云何名为串习加行。谓于奢摩他毗钵舍那已曾数习乃至少分。非于一切皆初修业。所以者何。初修业者虽于相应所缘境界勤修加行。而有诸盖数数现行。身心粗重。由是因缘不能令心速疾得定。如是名为串习加行。
略解:就是说修习止观,不是于所有的法门都刚开始修习,而是之前已经数数地修习了,至少也是少分的修习过。什么是少分修习呢?就是修习了相作意,意思是听闻正法,如理思维其义。比如说修念佛的,就要时常思维娑婆世界之五痛五烧之苦,思维极乐世界依正庄严之事,以及见佛闻法,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的法喜之乐。由如理思维作意,就会深心厌离娑婆,至心愿求极乐。
为什么初修的不叫串习加行呢,是因为刚开始修止观的人,虽然精进、勤苦地修习相应加行(或者是修烦恼对治法门,或者修念佛法门),虽然如此努力,但是止观过程中,时常有贪欲盖、瞋恚盖、昏沈盖、睡眠盖、掉举恶作盖、疑盖,种种烦恼盖缠数数的现行。出现这些烦恼,就会使身心都没有轻安之妙感受,会感觉到身体沉重、痛、酸等,令身心不舒服,坐不安稳,因为这些原因,不能令你的心速疾得定。(注:未能证得心一境性的,都属于初修。瑜伽师地论说:初修业补特伽罗安住一缘,勤修作意。乃至未得所修作意,未能触证心一境性。)
总之,从了相作意、胜解作意、远离作意,这七种作意开始修行,就叫串习加行。初修者经过精勤数数修习止观,直至诸盖不再数数现行,得身心轻安,触证心一境性。
第三:不缓加行
云何名为不缓加行。谓无间方便。殷重方便。勤修观行。若从定出或为乞食。或为恭敬承事师长。或为看病。或为随顺修和敬业。或为所余如是等类诸所作事。而心于彼所作事业不全随顺。不全趣向。不全临入。唯有速疾令事究竟。还复精勤宴坐寂静修诸观行。若有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刹帝利。婆罗门等。种种异众共相会遇。虽久杂处现相语仪。而不相续安立言论。唯乐远离。勤修观行。又能如是勇猛精进。谓我于今定当趣证。所应证得。不应慢缓。何以故。我有多种横死因缘。所谓身中或风或热。或痰发动。或所饮食不正消化。住在身中成宿食病。或为于外蛇蝎蚰蜒百足等类诸恶毒虫之所蛆蠚。或复为人非人类等之所惊恐。因斯夭没。于如是等诸横死处。恒常思惟修无常想。住不放逸。由住如是不放逸故。恒自思惟我之寿命傥得更经七日六日五日四日三日二日一日一时半时须臾或半须臾。或经食顷。或从入息至于出息。或从出息至于入息。乃至存活。经尔所时。于佛圣教精勤作意修习瑜伽。齐尔所时于佛圣教。我当决定多有所作。如是名为不缓加行。
略解:什么是不缓加行?就是修止观的人,他会不间断地一直修行,很专心、诚恳,用心仔细思惟观察,这样精进、勤奋修习止观。
这位修止观的人,因为一些原因要从定里出来,比如要乞食;或者奉事自己的师长;或者生病了看医生;或者随顺佛陀的教导修和敬业;或者有其它一些事情,必须出定。但是在做这些事情时,其内心都不会完全投入进去,而是念兹在兹的想着专修止观,所以只想赶紧把这些事都做完,好再去继续精进修止观。
如果有比丘、比丘尼、男女居士,白衣俗人等种种不同的人,相遇聚会在一起了。虽然修止观的人会和这些人在一起时间稍久一点,或者和他们恭敬和气的说说话,但是不会投入进去,不断地讲个不停,而只愿乐远离这些人,再回去勤修观行。
修止观的人,又能勇猛精进的静坐修行。心里告诉自己,我现在决定当趣证,一定能证得所应证得的三昧。所以不应该很缓慢的用功,而应该精进的勇猛修行。为什么呢?因为我有很多种横死因缘,比如所谓身中或风、或热、或痰发动;或所吃的饮食,不能好好消化,留在肠胃中成宿食病;或为于外蛇蝎蚰蜓百足等类诸恶毒虫之所蛆螫;或复为人非人等类之所惊恐,因为这些横死因缘,我就寿命还没有到,就死掉了。修止观的,会经常于前面说的这些横死之处思惟分析,修习无常的观想,思维寿命不是永久存在的,有很多意外的因缘能致死,所以要趁着生命还没结束,赶紧用功修行,精进勤奋,安住于不放逸。
由于内心安住在不放逸的缘故下,常常这样思惟,我假设还有七天的寿命,或者是六日、五日、四日、三日、二日、一日,或者是一时。半时,须臾,或者只有吃饭的片刻时间,或者寿命存活的时间只在呼吸之间。在我的生命还存在的这些时间里,即使只有须臾,我也要对于佛陀所宣扬的圣教,精进勇猛的去观察思惟,修习止观,我不应该浪费时间,于佛的圣教,我应该决定能够有很多很多的成就。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