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止

断欲去爱,超凡入圣--难陀出家证果记

字号+ 作者:佛教文化网 来源:未知 2015-05-03 10:19 我要评论( )

尔时世尊。教化难陀释种之子。舍家出家。数数为说出家因缘。亦复赞叹出家因缘。而作是言。汝来难陀。当就出家。作是语已。释子难陀白言。世尊。我


尔时世尊。教化难陀释种之子。舍家出家。数数为说出家因缘。亦复赞叹出家因缘。而作是言。汝来难陀。当就出家。作是语已。释子难陀白言。世尊。我不出家。所以者何。我以四事。供养世尊及比丘僧。乃至尽其一形。供养衣服卧具饮食汤药。如是世尊。第二第三。教化难陀。赞叹舍家出家功德。乃至数数说其出家因缘之事。及以赞叹劝其出家。而彼难陀。不肯出家。犹言求以衣服卧具饮食汤药。尽形供养佛及众僧因缘之事。

(世尊为度弟弟难陀出家,多次和他讲述出家的巨大功德,可是难陀不愿意,总是和世尊说:我不想出家,我愿意尽形寿以衣服、卧具、饮食、汤药四事供养佛陀和僧众。)

  尔时世尊。经于少时。饭食讫已。将一侍者。徐徐向彼释种童子难陀之家。然彼释种童子难陀。当于彼时。在重阁上。共孙陀利。升楼观看。游遨而坐。尔时难陀。在楼阁上。遥见世尊。将至其所。速即惊起。下于重阁。往至佛边。顶礼佛足。却立一面。因白佛言。善来世尊。何从远至。唯愿垂神。入我堂室。升座而坐。
  尔时世尊。入彼堂室。升座坐已。慰喻难陀。慰喻已讫。默然而坐。
  尔时难陀白佛言。世尊。唯愿今者于此受供。我遣备办肴膳饮食。佛告难陀。我已食讫。不须备办。
  尔时释种童子难陀。复白佛言。今有蜜浆。非时饮不。佛告难陀。我随汝意。尔时难陀。复白佛言。唯然世尊。于是难陀。执持佛钵。盛非时浆。奉与世尊。于时世尊。未为受取。
  尔时释种童子难陀。即持彼钵。将与侍者。而彼侍者。复不受取。
  尔时世尊。从座而起。与诸侍从相逐而还。欲向本处。其释童子。亦从重阁。持彼蜜浆。欲随佛去。
  尔时释种女孙陀利。见释难陀执其满钵非时蜜浆从世尊行。其孙陀利。梳头未讫。便即高声。唤难陀言。圣子难陀。欲何去也。尔时难陀。指彼钵言。欲将此钵奉送如来。至彼即还。孙陀利言。圣子速来。莫久住彼。

(有一天,世尊吃过午饭,带着侍者去难陀家。难陀正和夫人孙陀利在楼阁上坐着,远远的看到世尊走过来,赶紧起座下楼,走到世尊跟前顶礼佛足,然后站在旁边对佛说:世尊远道而来,请世尊到我家里坐一坐。世尊于是来到难陀家里坐下,对难陀慰问一番。难陀说:我让人准备膳食,请世尊受供。佛说:不用准备,我已经吃过了。难陀又问:那您喝点蜂蜜吗?佛说:随意吧。于是难陀拿着佛的钵,盛上蜂蜜向佛奉上,世尊没有接受。难陀又将钵递给侍者,侍者也没有接受。这时,世尊站起来,准备和侍者回住处,难陀手持装着蜂蜜的佛钵,准备随佛回去。难陀的夫人孙陀利看到后,头还没梳完,就大声问道:难陀,你要去哪儿?难陀指着佛钵说:我要把这个钵送还给如来,送到了就回来。孙陀利说:速去速回,不要在那待太久了。)

  尔时世尊。出难陀家。为难陀故。步行东西。在于街巷。欲令城内一切人民。见彼难陀执非时浆随逐于佛是时人民。见此事已。各相谓言。今者世尊。必令难陀舍家出家。
  尔时世尊。至僧伽蓝。唤一比丘。密以手指。作其相貌。令取难陀手中蜜钵。时彼比丘。知解佛意。从难陀边。即取其钵。
  尔时难陀。顶礼佛足。白言。世尊。我今辞佛。欲还向家。佛告难陀。汝莫还去。尔时难陀。复白佛言。世尊。我今思惟。不欲出家所以者何。我欲四事。尽其一形。供养如来及众僧故。

(世尊从难陀家出来后,有意穿街过巷,为了让城里的人们都看到难陀手持蜂蜜跟随佛陀,大家见此情形,都说世尊今天一定是要让难陀出家的了。世尊回到住处后,叫一个比丘从难陀手里接过盛蜜的钵。难陀见钵已送还世尊,就顶礼佛足说:世尊,我要先回家去了。佛说:你不要回去了。难陀说:世尊,我不想出家,因为我想尽形寿四事供养如来和僧众。)

  尔时世尊。复告难陀。作如是言。此阎浮提世界。纵广七千由旬。北面广阔。南面狭小。犹如车箱。满中罗汉。稠若甘蔗竹苇麻稻。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供养彼等诸阿罗汉。尽其一形。四事不阙。彼等罗汉。入涅槃后。复更供养。起舍利塔。于其塔上。各施幡盖。及宝铃幢。复以香华。及诸油灯。种种供养。于汝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功德多不。难陀白言。得福甚多。
  尔时世尊。复告难陀。若有罗汉。满此阎浮。有人尽形。四事供养。乃至香华。然诸油灯。若复有人。供养一佛功德果报。倍胜于彼。
  复次难陀。若人能入佛法教中。乃至出家。一日一夜。行于清净。梵行之法。此之果报。倍多于彼。是故难陀。必定出家。莫复贪受五欲乐也。
  复次难陀。诸欲少味。多有苦患。诸欲无常。是可厌离。是大苦本。是大疮疣。是大恶刺。是大厄缚。是大苦恼。是损减相。是破坏相无常不住。无时暂停。是不牢固。危脆易坏。多有怖畏。苦空无我。汝今必当谛观诸欲如是过患。难陀。汝今应善思惟五欲过患。莫贪着也。
  尔时世尊。虽向难陀说此过患。然其难陀。心故不欲愿乐出家。但敬佛故。低徊俯仰。白言。世尊。我当出家。

(世尊对难陀说:如果有人供养一佛,其功德果报要远远超过尽形寿四事供养充满整个阎浮提的阿罗汉;如果有人于佛教中出家一日一夜,守持清净戒律,那么功德果报又要远胜于供养佛陀。所以难陀你一定要出家,不要再贪着五欲之乐了,五欲有众多的过患,是无常的,应当厌离,五欲是痛苦的根本,就像脓疮一样,你要好好思维观察五欲的过患,不要贪着啊。虽然世尊向难陀宣说了五欲的种种过患,难陀心里还是不愿意出家,但由于敬畏世尊,只好不情愿地答应了。)

  尔时世尊。且因经行。以指作相。招一比丘。来语之言。汝当唤一剃发师来。时彼比丘。即唤众中一剃发师。在难陀前。手执剃刀。欲为难陀剃其须发。尔时难陀。捉拳向彼剃除发师。作如是言。汝今何力敢剃我头。
  尔时世尊。正念正意。告难陀言。来汝比丘。入我法中。行于梵行。尽诸苦故。尔时如来。作是语已。难陀须发。即自堕落。犹如比丘。剃其须发。始经七日。自然体着袈裟色衣。手执钵盂如法之器。而彼长老。即成出家。受具足戒。于时难陀。可喜端正。诸人乐观。有三十相。具足不阙。身体金色。高下四指。不及如来。所作袈裟。与佛衣服。等无有异。作已受持。或诸比丘。遥见来者。皆谓难陀即是世尊。欲起迎逆。及至知非。始还本座。以此因缘。而诸比丘。嫌恨筹量。而作是言。长老难陀。云何与佛衣服一等。而用受持。时诸比丘。即往白佛。

(于是世尊让一个比丘请理发师来,准备为难陀剃度,谁知难陀举起拳头对理发师说:你是何许人也,敢来剃我的头?这时,世尊对难陀说善来比丘,须发自落,难陀就现出了比丘相。难陀具有三十种大丈夫相,只差如来两相,他做的袈裟和佛陀的一模一样,当他穿上袈裟,比丘们从远处看去都把难陀当成佛陀,当迎上去的时候才发现不是。比丘们因此心里很不高兴,说难陀为什么和佛陀穿一样的衣服,就去告诉佛陀。)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