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一瓣

抉择与回归——从一贯道到正觉

字号+ 作者:真心 来源:未知 2015-06-19 18:51 我要评论( )

末学出生于民间信仰鼎盛的台湾南部,从小就在庙宇看着神明起驾,以及乩童、桌头让人问事情。在这过程当中,常常会看到乩童所扮演的神明,因信众听



  末学出生于民间信仰鼎盛的台湾南部,从小就在庙宇看着神明起驾,以及乩童、桌头让人问事情。在这过程当中,常常会看到乩童所扮演的神明,因信众听不懂“祂”的意思而大发雷霆。当时心里就对这样的情形颇不以为然,觉得这些好像是迷信,但又搞不清楚神佛之间的差别,所以心中就一直对神佛存在著敬畏。虽然曾经想过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但随即被其他的念头给掩盖过去,因此也就不曾有过要修学佛法的想法。

  一直到大四时,因所修的课程较少,多出了很多空闲的时间。有一次在学校宿舍串门子时,看到隔壁班同学的书架上有本圣严法师所著《正信的佛教》一书。一时好奇就向同学借了这本小册子,花了一些时间慢慢的阅读,书中对佛教的描述与末学从小对佛教的看法不同,因而开始有兴趣想要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正信佛教”?不过,虽有这样的念头兴起,却也没有急著想要去亲近那一位法师来修学佛法。

  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学期,因同学的引荐而进入一贯道台北的道场求道。当时为公元一九八九年,台湾政府已对一贯道解禁,加上自己对宗教有一点点的兴趣,就这样跟著所属佛堂的坛主及自己的同学,去到南投明善寺参加三天的法会,以及到台北县市多处的佛堂去听课。在这些课程当中,听到很多有关所谓的“人生真谛”,也学到了一些佛法的名词,包括儒、道、释的意义,甚至标榜一贯道是多么的殊胜等等。虽然在法会中,有三才借窍是“某某仙佛”临坛,起初以为跟小时候所看到的乩童情况一样,但经由“板书”的办事人员将这位“仙佛”所讲的道理写在黑板上(此即一贯道批训文的由来),让末学有股说不上来的奇妙感觉:

  第一、眼前这位“仙佛”的外貌是个国中或高中女生,与家乡乩童易怒的形像不同;第二、“他”所讲的道理与所批的训文,又比自己在学校所学的人生道理来得深,甚至好像还有点小小的他心通;第三、这些日子以来,已被灌输“求道”是可以让人超生了死的、可以不用再来人间受苦了,也包含所谓“一子得道,九玄七祖尽超生。”……等这样的理念。就在这些因缘之下,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正信”,可以解开对人生的疑惑,因而决心想要进入这样的道场来修学。

  在认同一贯道的观念下,于一年后也跟著立了“清口愿”茹素。因台北的坛主来自新竹,就想来看看坛主的原先道场是怎么个样子,所以在大学毕业后选择离开台北,来到当时还没有名气的新竹科学园区上班。经由台北坛主的介绍,认识了新竹道场的道亲前贤,也因如此而在新竹落地生根。就这样一边上班,一边配合新竹道场的运作,在一贯道修学的历程也经过了将近十八年。在这些年中,因对一贯道的信仰及坚持,自己于二○○○年时辞掉了繁忙的IC设计工作,让自己投入更多的时间在一贯道道场。这一段不算短的岁月中,末学从单身到结婚生子;也从一般的道亲慢慢的当上了讲师、坛主。曾经进入新竹道场的道务中心,参与整个道务与班务的规划运作,也带过人才训练班及道德培育班。在这修学讲办的过程中,为了宣扬一贯道的理念和种下道苗,末学的足迹曾经到过的地区,国外的有马来西亚、泰北、新加坡、印尼、香港及纽西兰;国内的话,则南北很多地方都有。因此末学对一贯道新竹道场有一定的涉入,以及一定的感情存在。

  末学虽说忙于道务的工作,却也不曾忘情当初对探求“正信佛教”的热衷。是以只要道场上有一些佛学的课程,一定会想办法挪出空档去听。自己也会找时间看看佛经,但对于经中所提到的真实义,真的是有看没有懂。利用自己在道场上所学的观念套套看,有时会通,有时根本就不通。当时只觉得是自己太愚痴、看不懂,而不曾怀疑自己所学的法义是否如法、是否究竟?只因为相信道场所讲的“道真、理真、天命真”、“只要尽心去做就对了,不要太多的疑问,上天是不会亏待你的。”……云云。然而在一贯道普遍的道场里,对于佛经的涉猎本就不深,加上常常以自己的意思来解释经义,当然就会出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见解,甚至有时会南辕北辙。自己也常常仗著比别人多读一点佛经,就恣意的在他人面前卖弄文章,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很惭愧。但也因多读了些许的佛经,已经让末学在修学佛法的想法,和道场上资深的点传师及讲师有着很大的差异。再说也因为福报的不足,总认为别人与自己对佛法的观念差异这么大,那是他人对一贯道真实的法义不够深入了解,但从未想过这是末学自己的正知见不足,以致无法去对一贯道的法义做出正确的探讨与分辨。

  但因不舍于对真实义的探求,学习大乘法的因缘总算让末学遇上了。大约于二〇〇三年在道场的课堂上听到某位讲师(可能该讲师有读过平实导师的著作)谈到“如来藏即是真实义”、“如来藏离见闻觉知”,当下末学有着如雷灌耳之震撼,心中便起了很大的疑惑?这位讲师所讲的与末学平常所学的不一样,自己认为的真心是“能知能觉”之心,而且一直认为是要把现在这个“能分别”的妄心修成“无分别”的真心,而且又天真的认为这个变成“无分别”的真心依然可以“能知能觉”。如今听到说“离见闻觉知”、“对六尘万法不了别”,虽不敢说那位讲师胡说,但着实起了很大的疑惑,就这样把这个疑惑深深的藏在心中。不久过后,在一位年轻的点传师家中发现平实导师所著的《心经密意》(注一),当时觉得好奇,就翻开来看看里面写些什么密意?结果翻开没几页,就觉得这位居士的口气不同于一般的学佛者,当时就暂时耐著性子继续读下去,此时惊人的字眼又再度浮现眼前:“离见闻觉知”!这下又着实吓了一跳,难道自己以前所学的都错了吗?头脑开始一阵晕眩,等回过神来,决定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弄错了?接着又看到书中写说:“意根即是末那识”,这又好像被人打了一拳,因末学一直以来认为意根就是大脑,从不会扯上是末那第七识!这下非同小可,为求慎重起见,向点传师借了这本书,请回家要好好的详读一番,以确认自己在修学佛法的道路上是否走错了方向?

  说来真有点巧合,这实非末学心中所愿,当时正好是SARS(大陆称为非典型肺炎)流行期间。因道场上的道务暂时停顿,末学刚好利用这空档好好读一下 平实导师所著的《心经密意》。因对书中有关扶尘根及胜义根的描述有兴趣,就详记下来和自己手边有关中枢神经的书籍比对。结果一比对下来,不由得赞叹!平实导师又不是脑科或神经科的医生,为什么这么清楚这其中的运作情形!当时心中就起了这样的念头:“这位居士一定是有证量的!他说的法应该不会有错。”就这样开始收集有关 平实导师的结缘书,或者去借、去购买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书籍。在一边阅读 平实导师书籍的同时,也一边在期待著正觉同修会何时在新竹开班。但当时的心中又存在着矛盾,虽然很想去正觉同修会修学真正的佛法,却又舍不得离开一贯道的道场。因末学当时还不认为一贯道的法义是有问题的,总认为一贯道只不过是以另一种讲法来陈述而已。加上这么多年来,末学所认识的朋友几乎都在一贯道,所以对一贯道的新竹道场有着很深的情感,一旦离开这里,是不是有很多事情都要重新来过?这着实困扰着末学好长一段时间,不过这个困扰却也让末学开始去思索,一贯道的法义是否真的有问题?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迥异于中国传统佛教文化的一贯道

    迥异于中国传统佛教文化的一贯道

    2015-06-19 1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