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谈

【武威旧闻】武威“一贯道”覆灭记

字号+ 作者:本地风光 来源:未知 2015-04-22 21:18 我要评论( )

武威“一贯道”覆灭记 文/李元辉 (2014年5月2日在《甘肃广播电视报-武威周刊》登载发表) 一贯道是封建反动会道门之一,源于清光绪三


武威“一贯道”覆灭记
文/李元辉
(2014年5月2日在《甘肃广播电视报-武威周刊》登载发表)
一贯道是封建反动会道门之一,源于清光绪三年(1877年)山东青州人王觉一创立的东震堂,1905年,道首路中一取《论语》“吾道一以贯之”之句,改名一贯道。1940年,一贯道传入甘肃,随即传入武威地区,成为国民党统治阶级掌握与利用的反动组织,至解放前后,武威一贯道活动达到高潮。解放后,武威对一贯道采取了取缔和打击,经过长期斗争,武威一贯道最终走向覆灭。


武威解放后,所辖各地发现的一贯道反动组织,其道徒人数之多,活动范围之广,为武威地区反动会道门之首,其上层分子绝大多数是特务、地主及恶霸等。他们除造谣、诈骗外,还组织“中央人民救国军”等反动组织,阴谋叛乱,而且以伪善面貌或利用亲友等社会关系,打入部队、机关等单位,收集情报,组织哗变等,企图破坏新生政权。个别地区一贯道头子还担任村长,把持农会,气焰十分嚣张。为此,打击和取缔一贯道便摆在了解放后武威镇压反革命行动的突出位置。
在武威活动的一贯道道徒李性悟(李老道),是甘肃一贯道头目之一,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就给日军做情报工作,后来又参加了蒋匪特务组织,任武威特务组组长。解放后,李性悟时常以“看相”“摸骨”为名,煽动敌伪流散军人、挑拨诱骗回藏同胞为匪。1950年5月14日,武威县公安局警卫队队长万国良受李性悟唆使,率7人携带枪支弹药逃往南山为匪。5月23日,李性悟组织反革命组织“中央人民救国军”数百人,袭击武威县张义区人民政府,枪杀堡子乡乡长李鞠青。武威县公安局警卫队接到情报后,派出一个排,在民兵配合下进行围剿,很快歼灭该反革命集团,活捉反革命分子120多人,缴获电台2部,步枪、手枪近百支。5月27日,李性悟被捕获,于次年2月被处决。
同时,民勤县的一贯道也在那时发展迅速。1941年一贯道传入民勤后,1950年活动达到了高潮,共发展道首2026人,道徒27174人,共有道坛办事处268处。1951年3月29日,民勤县环河区小西沟村,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流血事件,奉命前来包围该村庄的战士开枪打死村民三人,击伤三人,两个妇女上吊自杀,两个正在病中的小孩因无人护理而相继死去。这次事件,就与小西沟村的一贯道有关。


从1950年12月起,经过宣传教育,武威一贯道徒群众性的退道运动逐步展开。1951年1月12日,甘肃省公安厅遵照西北局指示,根据甘肃各地的情况,制定了取缔一贯道的方针。武威等地首先重点进行宜传揭露,给全面取缔创造条件,争取年内基本打垮一贯道活动,限止其发展。对道首中证据确凿的反革命分子及危害极大的骨干分子,进行逮捕、法办或长期管训,改造其思想。对一贯道用欺骗诱惑等手段向人民诈骗来的道产,在取缔时,原则上应予没收。
当时,不仅武威一地,全省、全国一贯道活动也很猖狂。1951年3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坚决取缔一贯道》,社论指出:“一贯道是被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匪帮所掌握与利用的反革命工具,是反动的封建迷信的组织,是欺骗与陷害落后群众的组织。其首要分子,多是汉奸、特务、流氓头子、反动地主、恶霸之流。他们利用这一组织,欺骗勒诈道徒,敛聚财物,以供自己挥霍;有不少道首,奸污入道妇女,使不少受骗道徒人死财空。更主要的是他们进行反革命的政治破坏活动,甚至策动胁迫落后群众参加武装叛乱。基于一贯道的这种反革命性质,人民政府早就确定了严厉取缔的政策,藉以镇压少数首恶分子,并挽救受骗道徒。”为此,各地人民政府对一贯道等会道门,先后发出了布告,明令宣布取缔。
1951年甘肃省开展第一次“镇压反革命运动”时,全省有一贯道道徒66万。武威各地镇压的反革命分子中,其中就有一贯道的公共坛主、中心坛主,也有个别一般道徒。他们造谣破坏,扰乱社会治安,活动较为嚣张。据1952年的有关文字载,潜伏张掖城内一贯道的头子张玉、刘朝定(均系武威人),于6月15日由天水经武威到张掖,隐藏在田大玉家中(田系武威古城区人),进行暗中造谣活动,民兵卢海元(田大玉外甥)报告区人武部,将张玉、刘朝定擒获交公安局处理。9月下旬武威永昌区张家上庄一贯道集合道徒,在沙窝内练刀法邪术,自称“刀枪不入”。此外,武威、张掖均有晚上打枪、打信号弹的活动。
更严重的是,反革命分子以最毒辣的手段,在秋收中将群众一年辛勤劳作而收到场的麦子用火烧掉。全分区据张掖、武威、永昌、民乐、民勤、永登县不完全的统计,先后发生火烧案30余件,烧毁群众的麦子1982捆,麦垛2个,青稞345捆。一贯道的破坏活动和嚣张气焰,到了非取缔不可的地步。
据不完全统计,武威军分区在1952年上半年,共扣捕了一贯道道徒121名(内有道匪8名),扎门道131名,特务43名,缴获短枪1枝,步枪9枝,其它物体480余件。


1953年2月25日,甘肃省委指示全面取缔一贯道,甘肃各地迅即开展了取缔一贯道的斗争。1953年4月,武威地区(除天祝外)统一行动,开展集中打击和取缔反动会道门活动,被取缔的会道门有“大道队”、“无极道”、“一贯道”(又名孔孟道、金兰同盟)等组织。
在取缔一贯道活动中,基本采取了“打头、拦腰、挖根”的办法。所谓打头,是组织专门力量,通过调查研究,摸清情况,掌握材料,作好充分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办法,抓获一批有影响、作恶多端的道首。所谓拦腰,就是一面宣传政策,一面揭露一贯道的罪行,并号召中小道首登记,参加集训,不少中小道首迫于形势压力纷纷表示悔过自新,登记退道。所谓挖根,就是在取缔工作中,普遍开展了发动受害道徒诉苦退道工作。采取让已经觉悟自省的道徒现身说法的办法,揭穿一贯道扶乩、借窍、仙佛赐丹、超拔亡灵等骗人把戏。
在取缔活动中,一贯道大小头目有的被镇压,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戴上反革命分子帽子,交群众监督改造。至1953年,全省共逮捕道首和骨干分子8000多人,管制200多人,登记道首3.6万多人,登记退道的道徒62.7万多人。通过严厉打击,基本上摧毁了一贯道在武威的基础,也基本取缔了一贯道这一反动会道门在武威的公开活动。
经过大规模的取缔工作,武威一贯道的组织迅速萎缩,人数急剧下降,活动的范围受到极大限制,但由于一贯道具有顽固性与欺骗性,因此对一贯道的取缔未能完全彻底,1954年,省内残存的一贯道势力又进行秘密复道活动。1954年11月16日,武威全区又进行了打击一贯道复道活动的斗争。1955年第二次“镇压反革命运动”时,将一贯道复辟活动再次列为打击重点。经过两次“镇反”,武威基本取缔了一贯道反动会道门组织。但是,仍有极个别一贯道分子秘密开展活动。对此,武威地区继续对一贯道活动形成打压态势,1958年1月19日,武威县人民法院召开宣判大会,对一贯道道首陈顺堂宣判死刑,执行枪决。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追寻真理的动人的故事--从一贯道出发

    追寻真理的动人的故事--从一贯道出发

    2015-04-22 21:19

  • 50年代中国铲除最大邪教“一贯道”

    50年代中国铲除最大邪教“一贯道”

    2015-04-22 21:19

  • 建国初 如何铲除邪教“一贯道”

    建国初 如何铲除邪教“一贯道”

    2015-04-22 21:19

  • 司南讲述-1950年北京如何铲除中国规模最大的邪教一贯道

    司南讲述-1950年北京如何铲除中国规模最大的邪教一贯道

    2015-04-22 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