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谈

一贯道覆灭记

字号+ 作者:真心 来源:未知 2015-04-22 21:19 我要评论( )

【背景】 一贯道,起源于明朝中叶,盛行于明末清代。最早的教派是明朝的“罗祖教”,从佛教的旁门左道滋生而出。一贯道信奉儒、释、道、耶、回“


【背景】
一贯道,起源于明朝中叶,盛行于明末清代。最早的教派是明朝的“罗祖教”,从佛教的旁门左道滋生而出。一贯道信奉儒、释、道、耶、回“五教同源”,中心主神为无极老母(又称无生老母,明明上帝)。一贯道认为,五教教主是无极老母的五个儿子,他们各自创立了宗教系统。
清末王觉一将一贯道整合为五教合一后,稳固了一贯道的理论体系;20世纪30年代,张光壁篡夺了掌道权,与日伪政府靠拢,一时间,大小汉奸纷纷入道。从历史上看,这个在明清时都能独立的宗教团体从这个时候开始“站错队”,先是依靠日伪,日本投降后,又投靠了国民党政府。
到1949年,这一中国最大的道门在华北已发展到20万之众,成为1950年代初中国各会道门组织中势力最大的一个。建国后,中国政府开始严厉取缔反动会道门,而一贯道是当时最主要的取缔对象。至1955年,一贯道在中国大陆几乎销声匿迹,现主要兴盛于台湾地区。
文┃杨东晓
建国前后,有数十万之众道徒的一贯道,一直试图挑战新生的政权。新生政权掀起的取缔一贯道运动,用了3年多时间使这一中国最大的地下组织彻底瓦解。
对峙1949
1949年5月15日下午,驻守武汉的国民党华中军政负责人白崇禧弃城南下,次日解放军进驻汉口。第三天,开进汉阳和武昌,武汉三镇全部解放。一周后武汉市人民政府成立。
形势急转直下,一贯道“金线派”的“武汉枢纽”第一组组长王效峰接到上层指示,各坛口暂停一切会道活动,观望新政权的动向。王是一贯道武汉“中和坛”道长,是一个有15年道龄的“老前人”(即当地办道负责人)。1949年初,兼起了“武汉枢纽”第一组组长。
但是一直观望到7月,武汉新政府打击一贯道的动静并不大,王效峰决定试试能否开展地下活动。
在这种非常时期,稳住青年会众的情绪是最重要的,一贯道的头目们意识到,青年男女的思想变化最快,容易受外界时事变幻的影响。因此,在7月的一次联席会上,王效峰提出,要开设“天才班”,统一“天才”的思想,以抵御共产党的宣传攻势。
所谓“天才”是一贯道内被尊为“传法官”的人,一般由20岁以下青少年男女道徒担任,他们被认为能代天宣传道法。后来的情况证明,这个班在武汉解放初期,对稳定一贯道“天才”的情绪起到了重要作用。
王效峰等待着自己的最后时刻。
就在王效峰开办“天才班”的同时,中国东北的辽北省,正在把暑期放假的中学生召集返校。
这一年的7月10日,15岁的江厚与同学们在铁岭联合二中开始了为期20天的“彻底取缔一贯道”学习和培训。铁联二中的校长谭伯是县委委员,这一政治任务由谭校长直接从县里带进学校。这个暑假里,像江厚一样返校的,还有该市数千名学生。
1949年前后,中国产生了上百种地下组织和宗教团体,一贯道是1950年代初各道门、会门中势力最大的一个,一贯道最盛行的是华北地区。
原北平市长彭真曾经毫不避讳地说:“一贯道是北平的第一‘大党’”。事实上,拥有几十万信徒的一贯道一直“跃跃欲试”,对刚刚成立的新政权来说,这的确是一种威胁。在山西,一贯道总道首薛洪还提出“以道治国,以道化党”的主张。
而在中南部省份,则暗中传递一贯道“师母”孙素珍的“母谕”:真人快出世了,千万可要好好修呀,特别要防备七十二个假祖师出来”。
1936年,张光壁自命一贯道“师尊”,他的妻子刘率贞和妾孙素珍被尊为“师母”。图为孙素珍。
早在1948年,中共东北局和华北局,就已分别发出指示,要求各地政权机关依法取缔反动会道门。先期解放的北中国,率先开始了对会道门的取缔。这项运动很快就跨过了长江,遍及全中国。一贯道的脚步也在这把铁扫帚的追赶下,开始从北方一路向南,再向南。
而1950年的全国公安会议上,共和国第一任公安部长罗瑞卿指出:“由于会道门主要是利用群众的迷信落后进行活动,因此,农村取缔会道门必须在土地改革完成以后,城市必须在民主改革以后,即必须在广大群众具有初步的政治觉悟,经济生活亦有初步改善的基础之上。”
北京市委制订了具有地区针对性的方针:逮捕点传师以上的重要分子及其他有政治破坏活动者;登记点传师以下,包括三才在内的家坛主以上分子;对一般道徒一经声明脱离组织,停止一切活动则免予追究。(《北京取缔反动“一贯道”纪实》,许圣义、许圣道、许昌浩)
8月1日,江厚和同学们来到辽河以西地区,白天走访受害者和普通民众。晚上向公安大队汇报情况,在每个村子都举行揭批现场会。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先培养学生,再由学生来发动群众的做法,切实可行见效也很快。
隐道1950
1950年正月里,一贯道“师母”孙素珍在上海富民里25号一贯道“上海公馆”分批召见了各地负责人,布置秘密活动章程。这是一贯道对于新政府取缔政策最初的反应。
“武汉枢纽”的郭昆兰向王效峰等人传达了“母谕”:佛事一律停止,一切形象要丢掉。停止点道,烧毁书训、名册、账簿、相片和通讯地址等。马上就要“天考揭晓”,“天考”就是新政府要取缔一贯道,“这是天考人的志向,千万别拉出前人,扯带后学”,其他还有“魔考”、“财考”等多种惑众方式。
在她发给各地道坛的信中,定下“修道是为灵性出苦”的基调。说为了“灵性”出苦,对新政府要抗拒到底,坐牢、枪毙、妻离子散、家败人亡、身心遭受任何严重痛苦都要“看淡”。等一贯道的“祖师”李文斯出来就好了。
她认为能“好了”的日子,定在1950年端午节前后。到了1951年,“魔考”就过去了。
为了使道徒更好地隐蔽下来,“形象”要这样改变:说话走路不能再斯文;要改变原来剃光头、留胡须、穿长袍的外形,西装制服都能穿了,也可以打领带、留长发、穿皮鞋,偶尔看个戏、抽两口烟也被允许。家门口要挂鱼挂肉,让周围邻居知道他们不是吃斋的;各组长由新人出面,老人退到二线用化名,比如武汉的王效峰改为王义成,郭昆兰改名学仁。
在称呼和通信方面,改用商业语言。这期间孙素珍亲自规定了隐语的打法,点传师叫“经理”,吸收教徒叫“收货”、渡大仙叫“鲜货”,放点传师为“吃股份”,道徒被抓叫“因病住院”,释放叫“病愈出院”,被取缔叫“生意不好做”。(《地下神秘王国:一贯道的兴衰》,秦宝琦)
此后,每周一次的联席会、小组会改为不定期。不久连不定期的会也停了。有事改用写小字条的方式相互传递。这种方式也没维持多久,1950年底镇反开始时,武汉一贯道停止了自己全部活动。
停止活动前宣传纪律中要求,要认定取缔一贯道天考,不要相信“坦白从宽”,那是假的、是套取口供的,最后,抱一问三不知、软拖和硬抗的态度,或装作无辜受害,大不了坐牢、枪毙,为道牺牲是光荣的,“肉身丢掉,灵性出苦,玄祖超升,有何惧哉。(《一贯道内幕》,王效峰)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追寻真理的动人的故事--从一贯道出发

    追寻真理的动人的故事--从一贯道出发

    2015-04-22 21:19

  • 50年代中国铲除最大邪教“一贯道”

    50年代中国铲除最大邪教“一贯道”

    2015-04-22 21:19

  • 建国初 如何铲除邪教“一贯道”

    建国初 如何铲除邪教“一贯道”

    2015-04-22 21:19

  • 司南讲述-1950年北京如何铲除中国规模最大的邪教一贯道

    司南讲述-1950年北京如何铲除中国规模最大的邪教一贯道

    2015-04-22 21:19